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节 执行力决定命运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节 执行力决定命运


  泣东流对干卓牛也比较了解,泣位安都市的副市长论能略有,也算是一个多面手,样样工作都接触过,现在在安都分管大农业这一块工作。

  关京山年前曾有意让卓宁出任市委常委兼安都高新技术产业区管委会主任一职,但是好像还没有获得孙连平的认可,两边还在争执不下,不过关京山已经在自己面前多次表达这个意愿,希望能够尽早调整安都高新技术产业区班子,担当起全市经济发动机作用,促进安都第二和第三产业的进一步加速。

  应东流并不反对卓宁出任宁陵市长,但是现在关键在于卓宁能否迅速融入到宁陵市的这个环境氛围中去,能不能迅速进入角色开展工作,这才是关键。

  赵国栋在给自己的建议中也曾经提及到,鉴于宁陵目前发展态势,如果省里边有意要对宁陵班子主要人选进行调整,也应当慎重,最好能够选择一个对宁陵情况较为熟悉的角色,以期能尽快进入状态,尽量减小带来的波动影响。

  这一步不容有失。

  韩度提及的焦凤鸣是赵国栋重点推荐人选,在这个问题上看来韩度和赵国栋并不一致,这也正常,如果因为私交不错,组织部长就事事与一个市委书记意见一致,那韩度就真的有些不合格了。

  正如韩度所说,焦凤鸡的优点和特点同样明显。

  焦凤鸣对宁陵全市情况熟悉,威信也比较高,而且也担任过县长、县委书记,对经济工作也不陌生,又担任过市委秘书长、组织部长和市委副书记,要说经历也很丰富,同样也是没有在条条上任过职,主要缺点就在于担任市委副书记时间太短,这个职务本来是一个很好的过渡和锻炼位置,但是短短几个月,的确有些太短了,虽然任用干部不以资历为主导,但是必要的经历还是要有,在这一点上,焦凤鸣的确单薄了一些。

  “为峰,你认为老韩介绍这几个人选怎么样?”应东流心念流转,把目光落在任为峰脸上。

  “呃,东流书记,杜宪我还是比较了解,这个干部能力也有,但是可能在性格上稍稍偏软了一点,我感觉弗部长大概也是有这方面的看法吧,到宁陵这个地方担任市长恐怕还嫩了点;卓宁相当不错,能力全面,样样工作都有一手,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但是也有一点需要考虑,就是情况熟悉和适应过程,而现在宁陵的情况是一日千里,可以说一天都耽搁不起,在这一点上还要请东流书记斟酌。至于焦凤鸣,我了解不太多,但是这个人据说在宁陵威信比较高,组织部长出来的,在执行力上比较有保障。”

  应东流不显山露水的一番话说得相当有水准,连韩度都不得不佩服这个对方在这方面是揣摩到了应东流的心思,虽然看不出有啥倾向性,但是韩度还是可以断言任为峰是支持焦凤鸣的,那一句执行力上比较有保障杀伤力极强,足以让应东流思衬再三,看样子赵国栋这小子也在任为峰身上下了些工夫。

  韩度猜得没错,应东流的确在考虑任为峰那一句焦凤鸣威信高,执行力强,这个评价很有些特殊意义,尤其是在这个关键职位上就更不一般。

  钟跃军在性格上略略有些偏软,这一点不仅仅是赵国栋提及过,应东流也有所了解。作为市长只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市委书记推动,那么这一点弱一点也能弥补,但是如果作为市委书记在这方面上弱一点,就必须要有一个既不能太强势,但是又在执行力上可以确保工作推进实施不出偏差的市长,否则市长太强势,会形成喧宾夺主,而执行力不足,那所有工作就无法保障推进了。

  只是卓宁也得到了不少人首肯,不仅仅是韩度,方才应东流就已经接到了一个电话,中央党校同学打来的,现在已经是国办要员了,这个,电话分量不轻,虽然老同学在电话里说得很客气,也只是随便问了一句,但是无论是谁也得掂量一下,哪怕是自己。韩度又重新详细的介绍了卓宁和焦凤鸣的基本简历和情况,也把两人的性格简单做了一个归纳,应东流没有表态,只是表示知道了。

  从应东流办公室出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应东流算是破例给了赵国栋和焦凤鸣四十分

  夜里清冷的空气让赵国栋和焦凤鸣的头脑都为之一清,两人的车都静静的停在楼后的停车场里,但是此时两人却都没有想要坐车的**。

  “走一走散散步吧,你也难得来省城一趟,我呢,也许这一走,就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一趟了。”赵国栋自我解嘲的笑了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一门心思想要变成真正的省城人,玩命的工作只想要在江口刑警队里表现出色,好有机会被安都市公安局给看上,这样就能光明正大的调到市里边,要不女朋友就得和我说拜拜,嘿嘿,这一晃眼就是十多年过去了,就像一场格外清晰的梦。”

  “哦?赵书记,您那会儿真还在刑警队工作过?”

  赵国栋并不常谈他以前在公安局的工作经历,宁陵这边的对他的了解大多也就是从他在省交通厅工作开始,对于他曾经在江口县工作的情形,连焦凤鸣这样相当亲近的人也只知道他在江口县开发区担任过副主任,但是也都知道他以前干过公安,后来调到政府里去的。

  “嘿嘿,货真价实,如假包换一边漫步一边喘嘘着,赵国栋不无感慨的道:“我是省警专毕业的,回来就直接分到了江口刑警队,干的就是刑警这活儿,后来到派出所,当过民警,干过所长,后来才算是脱了警服进了政府,当过开发区副主任,也干过乡党委副书记,嘿嘿,阅历算是丰富吧?”

  “赵书记还干过乡党委副书记?”焦凤鸣还真不知道赵国栋也当过乡官,有些惊奇的问道。

  “嘿嘿,看不出吧?不过我那乡党委副书记也是一个闲职,当时被领导一脚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撂到江口最偏远一个乡镇当副书记,而且还是第三副书记,人家是有党群副书记的,我就是一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多余角色,搁在那儿当摆设”小赵国栋回想起在岭东乡工行那一两个月时间,还真是有点恍然如梦的感觉。

  昔日的种种扑面而来,在这个月乌如水的夜里,却似那样的清晰,就像发生在昨天。

  “赵书记,您的去向定下来没有?”焦凤鸣也抛开自己的种种心思,反而问起赵国栋的动向。

  “我们这一批要动的估计不少,中央要统筹考虑安排吧,我马上就是自由身,等待组织分配吧。

  ”赵国栋满不在乎的摇摇头小“不过基本上可以确定的是要出安原了

  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去向,不过他是的确看得开,这一次调整实际上也是一个机会,对自己的一个锻炼机会,他感觉得到这一次中央恐怕是要有针对性调整,春节期间宁法和蔡正阳言语中流露出了一些意思,只是不确定而已,所以他也早就有思想准备,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得去闯一闯。

  “会不会到中央部委?,小焦凤鸣随即问道。

  “这种可能性也有,但是也不大,听说这一批调整主要以省市区为主,随遇而安吧。”

  赵国栋瞅了一眼面色沉静的焦凤鸣,这位市委副书记在应东流面前的表现也好算是入眼,没有多少出彩之处,但是也算中规中矩,这恰恰很好的体现了任为峰所说的执行力这一点,不需要太多花哨的豪言壮语,也不需要过多的宏图大略,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怎样来保证和贯彻宁陵既定的规划方略不折不扣的实施下去。作为市长候选人,你最需要做到的就是这一点。

  当傍晚任为峰给自己打电话时就若有所指的提了这一点,他不得不承认任为峰在某些方面比自己更精明,更能捕捉揣摩到领导心思变化,一句执行力的保障也许就要决定卓宁和焦凤鸣谁将能上位,一切都要取决于应东流对于这一点的看法。

  可以想象得到,以宁陵今日的耀目,想要来宁陵担任市长的人不知凡几,卓宁也是各种翘楚人物,能当到安都市副市长的角色,岂能没有人为其摇旗呐喊?

  方方面面的压力都要搁在应东流肩头。赵国栋突然感觉到这个省委书记位置其实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一言九鼎,应东流清瘪的面孔后面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无言的寂寞,就像那一日自己看到蔡正阳略显疲惫的背影一样。

  啥也不说,第四更,兄弟们俺兑现了爆发承诺,还将要奋力兑现冲刺加更承诺,兄弟们,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