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节 来临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节 来临

  昆州。

  三月的安都依然还有些料峭春寒,但是在北纬二十五度的昆州却早已是春意昂然,暖意融融了。

  滇南省人民政府白底黑字的牌子在大楼立柱上格外醒目,远远望去,总有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神圣威严感。

  站在窗前的男子静静的伫立着,凝视着窗外一片苍翠中的林荫,探手将窗户推开,扑鼻而来的清新气息让人心胸为之一敞,先前的积郁顿时消散不少。

  人算不如天算啊,本以为能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事到临头却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意外,这可其是让人五味陈杂。

  “笃笃!”的敲门声传来。

  “进来。”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略一踌躇,还是应了一声。

  进来的是他的秘书,“陶省长,宋省长过来了。”

  “请他进来吧。”中年男子当然知道对方的来意,看来这一个小变动让大家都有些措手不及,个中滋味,唯有自知了。

  走进来的男子龙行虎步,带起一股风来,只是瞟了一眼尾随而来的秘书,对方就像是被鞭子抽了一鞭般,赶紧递上皮包,疾步走了出去。

  “怎么一回事,省长?”杰尼亚的衬衣穿在精悍气息外露的男子身上更是凸显浓郁的男性气息,坚挺厚实的胸膛被合体的衬衣包裹,一股力量感让人几步之外就能感觉到,这显然是经常锻炼才能保持着身体拥有这种力量蕴藏感。

  “你问我,我问谁?问诸贤,还是凌正跃?”站在窗前的男子微微皱了皱眉,目光不动声色的扫了对方一眼。

  他很不喜欢对方这种故作昂扬的姿态,咄咄逼人的气势有时候只能让人感到反感和敌意,毫无必要的展露自己的肌肉给人感觉更像一个肌肉男,男人的力量和气度岂是依靠肌肉和穿着来体现?

  被对方毫不客气的反问问得一窒,再被对方有些清冷的目光一扫,杰尼亚衬衣男子略略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气势,但是这反而让他有些感到别扭,再加上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的愤慨,让他下意识的又一挺胸膛:“李腾是不是怵了?这个时候才来这一手,脚底下抹油——想溜了?”

  原本已经逐渐平静下来的心境被对方这一搅,又变得有些烦乱起来,中年男子轻轻哼了一声,“这恐怕也不是他自己的意愿,这一次是中央的统一调整。”

  “统一调整?我听说这一次主要是考虑新提拔起来的成长地回避以及异地交流原则,他李腾既不是我们滇南成长起来的干部,到我们滇南也不过四五年,这才刚刚调整了,为什么又突然变化了?”杰尼亚衬衣男子显然不信,脸上的怀疑表情更甚:“还奔了直辖市去了,怕是内心深处乐翻了天吧?”

  “国梁,你担心什么?李腾走了又怎么样?对我们影响很大么?我们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滇南工作不是哪一个人能够做得好,也不是离了哪一个人就不转了!”中年男子是真有些怒了,提高了语气。

  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态度上不太周正,杰尼亚衬衣男子原本魁梧的身体稍稍收了一收,语气也变得委婉许多:“省长,李腾这一走,就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啊,而且从安原过来这个姓赵的,分明就是那一位的打手,我们今后的工作恐怕就没有那么顺手了。”

  “你想些什么,难道说他还能把手伸到政府工作这边来?他如果真的想要干,那不正好?交给他干好了,我就怕他不干。”中年男子轻蔑的哼了一声,“杞人忧天!国梁,你多把心思放在自己手上工作上去,不要让别人戳你的脊梁骨!真要烦心那也是保国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杰尼亚衬衣男子听得中年男子这样一说,倒是真的有些放松了下来,脸上也浮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嘿嘿,那可真是,张保国他不是觉得高永坤要死不活阴阳怪气么?这下好了,高永坤到人大去了,现在却来一个姓赵的,瞧瞧,这不才三十五,阳光青年啊,张保国不是就喜欢用年轻干部么?这不正好合了他的意。”

  “够了,国梁,这种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来说这些!”中年男子真的生气了,脸色也变得阴寒骇人,“你自己好生掂量一下你手上的工作,下周办公会上我要听你分管几项工作的情况汇报,如果说不出子丑寅卯来,不要怪我不客气!”

  “省长,你啥时候见过国梁在工作上给你掉链子的时候?!”杰尼亚衬衣男子对这一点倒是不太在意,他敢于在对方面前撂大话,放厥词,自然有所仗特,工作上没的说,样样拿出来他宋国梁都能说个头头是道,落实下去也是他姓宋的分管这一摊从来没有拖过后腿。

  “哼,别把大话说满了,到时候我是要让你拿实际的东西出来。”中年男子冷冷的回应道。

  “省长,你就放心,我这方面的工作我心里有数。”宋国梁大大咧咧的道:“我就是担心李腾一走,咱们原来的许多构想都只有泡汤了,许多工作恐怕就没有那么好开展了,尤其是下边。”

  宋国梁的话捅到了中年男子内心的烦闷深处,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中央这一次调整怎么会把安原的干部调整过来,难道是觉得对方在滇南的工作不顺是自己从中在作梗,所以刻意要调整滇南的干部人事。

  “把自已手中事情做好,没有谁你能说那个啥,做不好,你就是舌绽莲花,该受夹磨还得受夹磨。”中年男子冷冷的回敬道:“你多把心思放在自己手上工作里,啥事儿也早就做好了,还用得着这样心神不宁?”

  似乎一下子颓丧下来,宋国梁叹息了一声,“省长,你也别说了,李腾走了,事事都未能如愿,我总感觉今年有些不太顺,尤其是那一位得了这个新来的替他站台,只怕今年工作就不可能像去年那样顺溜了,看吧,我说这话总是有谱儿的。”

  ※※※

  三月二十三日,中央下文免去赵国栋**安原省委委员,常委职务,并任命赵国栋为**滇南省委委员、常委,与此同时**滇南省委决定赵国栋任**滇南省委组织部长。

  在前一天,**安原省委免去了赵国栋**宁陵市委委员、常委和书记职务,并任命钟跃军为**宁陵市委书记,与此同时,赵国栋和钟跃军分别在宁陵市人大常委会十二次会议上辞去了宁陵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和宁陵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会议任命焦凤鸣为副市长、代市长。

  一连串的人事变动看似如惊风密雨,但是对于局内人来说却是早有预兆。

  早在中央下文前三天安原省内就传出了关于赵国栋即将离任的风声,但是在当事人一直保持着缄默的情况下,虽然有不少人都觉得不是空穴来风,但是鉴于赵国栋担任安原省委常委时间不过半年时间,大家都还是将信将疑。

  免不了一些关系较为密切的人会为此求证本人,赵国栋本人也只能以尚未接到任何消息为名拒绝求证,但这样一来事实上也就表明了有此可能,很快这个风声就传遍了全省,而在宁陵,这样的询问几乎就成了市里边干部们见面的第一个询问话题。

  “这部里省里的动作都是一个赶一个快啊,这边才把我市委书记给撸了,那边省委常委也不让我干了,安心撵我走路啊。”赵国栋安详的坐在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笑眯眯的道:“我本来答应了魏晓岚要去参加双汇集团在土城二期工程开工仪式的,现在我咋去?没名没份的,算罗,就只有请跃军或者凤鸣你们俩哪位去代劳了啊。”

  陪坐在赵国栋身旁的钟跃军和焦凤鸣都显得精神抖擞,尤其是焦凤鸣,更是西装革履,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让赵国栋怀疑他头上油光闪亮的发丝是不是真的有点过火了。

  “嘿嘿,赵书记,噢,该叫您赵部长了,您若是能去土城,那晓岚更是觉得脸上有面子,只怕你现在贵足难踏啊。”焦凤鸣这两天精神都处于极度亢奋状态,虽然他竭力想要克制住自己内心喜悦,但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体现在表面上那就是走路说话都有一股子不一样的精气神充斥着,连带着嗓门儿都有力许多。

  “得了,我还没有那么厚脸皮,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句话我还是懂的,不过我是答应了晓岚,跃军,我看还是就委托你了,不过你刚接手,也忙,去一趟露露脸,了个愿就行。”赵国栋颇为感慨的抚摸了一下手边陪伴了自己将近三年的沙发,眼睛也有些湿润:“真是有些舍不得,这山这水这物,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又回故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