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节 楔子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节 楔子


  木浴在春日的阳姚下,赵国栋静静的坐在小花园里的藤种”杯碧绿的青坪青针搁在面前的雕花藤桌上,悬垂在水中的茶叶颗粒被沸水浸润泡涨,在杯中悬浮着渐渐舒张开来,就像在空中辗转腾挪的体操运动员身体,那样柔美可人。

  赵国栋取下墨镜,都说春日里紫外线强,需要注意护肤,不过男儿家哪有那么多讲究,赵国栋倒是觉得真的能晒得一身麦色健康皮肤,活像那,型台上个个搔首弄姿的男模一样,那也不错。

  偷得浮生半日闲。

  明天就要飞昆州履新了,给自己一天时间休整,也算是为在安原的工作做一个思想总结,另外也得为在滇南的工作做一个简单的思路规划。

  一时间赵国栋觉得自己还真有点转换不过来的感觉,一下子要从主政一方的市委书记摇身一变成为一个省的组织部长,这份跨越不能不说太大了一点,尤其是对赵国栋来说,就更觉得如此。

  这么些年来,即便是在能源部里工作,赵国栋感觉自己的工作也是多多少少和经济沾边,现在可好,一步跨出,到了组织部,虽说这组织部长位高权重,但是对于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来说,似乎有点差距。

  当然这话还只能憋在心里不能对人言,否则就真的成了狗坐轿子不识抬举了。

  组织部长何等重要的位置,无数人瞩目垂涎,赵国栋不知道滇南省委这个组织部长人选最终怎么会敲定自己,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仅仅是蔡正阳甚至宁法,他们是做不了这个主的,即便是诸贤也未必能一言而决。

  这应该是中央通盘考虑之后所作的决定,否则按照扬长避短的原则,自己也许该到政府那一块,或者是昆州市委书记这样位置才对,以赵国栋的心性,他宁肯去干一干常委副省长,分管啥工业也好,交通、建设也好,招商引资、旅游、教育也好,要不就是到省会昆州担任市委书记,继续自己老本行,这正是自己拿手的。

  可现实总是这样阴差阳错,不,应该不是阴差阳错,而是中央的有意而为,为自己的全面锻炼发展提供一个更好的平台。

  组织部长,好口岸再,赵国栋禁不住苦笑着念叨着这个。

  词儿,曾几何时,自己也曾经被一个江口县的组织部长拿捏得要生要死,郭占春的面容依然清晰在目,现在却轮到自己要干滇南省委的组织部长了。

  想一想也是,自己从花林县县长开始,一步一步成长升迁,在政府和党委两套班子里滚来滚去,却从来没有脱离过经济工作,即便是担任县委书记、区委书记和市委书记,那也是精力始终向经济发展这个要旨上倾斜。

  当然,那也是在特定情况下使然,宁陵一个偏远地市,经济条件差,基础薄弱,若无自己全副身心的倾注,也不可能取得眼下的成就,也更不可能有自己升任省委常委小更没有现在自己调任滇南省委组织部长的说法。

  宁陵已经是过去式了,纵然日后宁陵辉煌无比,那也是以后的事情,和现在的自己没有多大的干系了,现在自己需要考虑的是怎样履新。

  既入此门,便要心横。

  滇南那边的情况在此之前赵国栋几乎是一无所知,但是一旦确定了自己即将赴任滇南之后,自然有无数资源信息向自己涌来,来自张若谷那边的消息,刘拓的人脉资源,戈静的一些提点,当然最直观的还有还在红山州任副州长的霍云达最直观的了解。

  当然也不可能甩开关键的三个人,蔡正阳,周登高,吴元济。

  恰恰是这三个人,应该说是掌握信息资源最厚实的三个人,却对自己出任安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表现出了最为平静的反应。

  蔡正阳就不说了,甚至连电话都没有一个,也许是到了这个份儿上,一切都在无言中了;周登高倒是来了一个电话,但是却是很简单但是却很由衷的高兴,而吴元济则是在电话中意味深长的表示祝贺的同时,也提醒自己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不一样的表现,但是背后表现出来的味道却都让赵国栋觉察到了滇南这塘水不好趟。

  开,赵国栋打开几个文件夹,开始细细起来。

  这是这两天赵国栋开始有意识的收集了解滇南基本情况,从各地市州的地理、交通、资源、人口、经济、社会事业、教育、卫生等各方面的基本情况他都需要有一个大概了解,这可以让他在最短时间内熟悉并进入作为组织部长,看似对这些情况不需要有多深刻的了解,掌握一个。

  大概就行,但是赵国栋却清楚,只有熟练掌握了解这些基本情况,你才能在人前不至于变成聋子瞎子,滇南不比安原,自己在那边根基全无,可以说下车伊始就是两眼一抹黑,你如果一无所知,人家随便忽悠你事出了洋相堕了威信那才致命,而你如果装出一副菩萨像,啥都不敢说,啥也不干问,同样也只会被人轻看,没准就有人希望自己那样,赵国栋可不愿意那样被人戏耍。

  要干就干好,要做就要做到务一行精一行,这是赵国栋历来的信条,就算是自己并不太喜好这项工作,但是既然命中注定要有这么一遭,那自己也得这事儿给玩转。

  赵国栋看了看表,下午一点半了,春日融融,清茶一杯,估计霍云达也该到了。

  下了飞机,霍云达就打的直奔赵国栋父母住处。

  他对赵国栋父母住处不太熟悉,但是赵国栋给了他一个地址,那地方他也略有耳闻,那是安都市一个相当有名气的别墅小区,等闲人就是一家人不吃不喝干一辈子也买不起一栋,不过霍云达到是从来没有怀疑过赵国栋在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以他对赵国栋的了解,赵国栋在经济上绝对说得起硬话,这一点小母庸置疑。

  从他的观察来看,赵国栋对于金钱方面似乎抱着一种很是独特奇妙的态度,既不像有些真正做到清廉自律的领导干部那种不想,也不是那种内心痒痒但是却又胆小怕事的不敢,而是一种很轻蔑的不屑,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借助手中权力沾些荤腥,仅从这一点霍云达就能猜测到赵国栋的家庭背景太过不寻常,以至于他根本就不需要在金钱方面有什么过多的**。

  如果一定要找集赵国栋的弱点或者说毛病的话,也许就是赵国栋在生活作风上的一些不检点,但是这个毛病也仅止于关系最为密切的几个人中略微知晓,而且也是多年前的陈年旧事。

  赵国栋从能源部空降到宁陵担任市委书记这几年中,就再也看不到听不到这方面的“蛛丝马迹了,虽然霍云达隐隐约约也感觉自己这位老板似乎不太可能在这方面就变得葳蕤自守了,但的确如此。

  赵国栋突然出任滇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的消息在滇南的确引起了相当大的震动,但是在滇南出了省委省府里边外,大概就要算是红山州的震动最大了。

  很多人都对州委书记吴元济能够提前和宁陵结为友好市州这一着棋表现出来的先见之明佩服无比,不少人同样也对吴元济和新任省委组织部长赵国栋有党校同学这一层特殊关系十分艳羡,不过霍云达却并不这样看。

  在霍云达看来,吴元济其实并不需要赵国栋来替他张目,他甚至感觉赵国栋的到来也许就是挤占了原本吴元济日后可能窥觑的位置。

  吴元济在红山州的地位略同于赵国栋在宁陵的地位,只不过赵国栋与钟跃军之间的良好关系同吴元济和州长周庆之间的关系相比没有那样融洽和谐而已,但是在红山州,吴元济表现得甚至比赵国栋在宁陵更为强势,霍云达在来红山这半年里是深有感触。

  霍云达在像吴元济和周庆请假时,两人都是相当通情达理而又热情的准了假,少不了要捎带上两句祝贺话,霍云达也不矫情,径直说明自己是要回去向老领导探个究竟,问问自己日后的安排。

  赵国栋出任滇南省委组织部长这一炙手可热的职务,吴元济和周庆也对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一番亲近也也是免不了。

  赵国栋在电话中也略微问及了一些情况,霍云达也知道赵国栋对滇南情况很陌生,现在马上要到滇南工作,肯定也希望对滇南各方面情况尤其是滇南党政人事这一块有一个了解认识,只是他身处红山州,而且又是一个挂职锻炼干部,很多东西却不像本土干部那样了解得透彻,只能说是根据自己这半年感觉来谈一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