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节 大舞台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节 大舞台


  刘若彤还是走了,但是她留在京城与赵国共同生活这段时间里却带给了赵国栋一种前所未有的全新感觉。

  似乎两人的距离也在随着年龄增长而渐渐拉近,这是赵国栋的感觉。虽然还没有达到真正水乳交融的境地,但是赵国栋感觉得到有向这方面发展的趋势,这让赵国栋也是有些矛盾。

  赵国栋以为刘若彤的离开会让自己有些寂寞,他很快就投入到了全新的工作领域中去了,尤其这份工作对他来说本来就充满了兴趣,雨且又富有挑战性。

  规划和发展司的主要工作就是要根据国家经济发展状况,适时的拿出各阶段的能源发展规划,这个规划既包括国家能源政策导向,也包括能源种类'构-成'发展规划和地域布局规划。

  赵国栋很-花了一些时间耒研究自己所在工作位置所需要具备的基本资料,坐在这个位置上他才知道自己原来对国家能源战略了解是多么肤浅和苍白,虽然自己借助后世记忆对今后中国可能遭遇的种种困境能够做出一些努力,但是现在看来远远不够,而现在自己在规划和发展司司长这个位置-上,似乎可以做出更有力格努力,取得更有效的成果。

  ·这小子,都还不来?真是当了副行长就拿架子了不成?”矫健看

  了看手表,含笑望着'窗外'问道。

  “那倒不至于,其他人面前他可以拿拿架子,健哥你来了他逆敢拿捏不成?不过一会儿得发酒三杯。嗯。应该是祝贺他荣升才对。”赵国栋靠在沙发上悠闲的'翘起二郎腿,“他刚去那边不久,估计压力也不小。想要打开局面吧。”

  国开行萧'两年没有啥突出表现,准确的说运作不力,固然与国开行缺乏明确政策支持和自我定位不准有关系,但是也与国开行自身缺乏主动进取心有一些'关系,所以雷向东这一次调整到这个位置上,大概是也是人行总行希望圄一些新鲜血液来带动起国开行格发展。

  雷向东在三个月前调任出任国际开发银行副行长,国际开发银行这是中国两年前成立的一家用以为中国国营和民营企业向海外发展提供支持的政策性银行,其'主要职责就是为中国企业进入海外市场提供项目融资和融资担保,同时也为外国政府和企业购买中国产品提供政府贷款

  只是前高年因为在政策和职责上妁不明确,使得国际开发银行的工作力度不尽人意,一些企业对国开行的工作效率和能力也提出了质疑。这也引起了中央和人行对国开行工作的重希L,于是前期对国开行人事进行了大调整,除了保留了一名副行长之外,包括行长和两名副行长在内都被调整,雷向东调任国开行副行长。

  “国开行是咱们国有银行里的小字辈,是政策性银行,又没有啥负担,按理说应该是一个很好发挥的舞台,向东过去了应该有所作为才对。我看至少这两个月里向东几乎都在外边跑,看样子也是一门心思要为国开行打开局面啊。”郑健现在已经正式出任安原省建行行长,说起话来自然分量也就不一样了,“国栋,你现在在能源部规划发展司,估计也和他们国开行打交道时间不会少。

  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瞅了郑健一眼,“健哥,和国开行打交道的应该是国际合作司那边多'一些,我这个司呢,倒是和工行、建行打交道多一些。毕竟涉及到国内能源:企:业的发展。正需要金融部门的支持。

  “得了,别圄那副眼光看我,好像我们安原建行亏欠了省里能源企业多少似的,安原省水电行业发展哪一个项目少了我们安原建行的支持?”郑健芙了起来,“连一些沾得上边的企业建设我们安展建行也是竭尽所能,像你原来工作的宁陵,为了打造那个所谓的电力设备和村科生产基地,宁陵建行这几年可没少支持,贷款额度一放再放,已经超过了其他几个经济明显强于宁陵的地市了。”

  “行了,健哥;你这就太狭隘了。你们建行难道就不能以发展的眼光来看待问题?”赵国栋反唇相讥,“铍定贷款额度也要根据各地经济发展情况?也许正是因为它原来落后了,现在却**上来,所以在投产项目上多一些。需要资金量大一些,难道这些实情你们就不实事求是的分析一下?单纯以经济总量来作为衡量贷款额度的标准,有失偏颇。

  “算了,我瓣不赢你这张嘴,但是我知道根据行业规律,每一地存贷总量和经济发展规模是成正比的。如果过分超出这个比例,那就是不正常的,甚至就会蕴·藏着风险。”郑健淡淡一笑道。

  “我承认你们这个所谓行业规律有一定道理,但是并非适用任何地方和任何阶段,尤其是我国正处于一个变革年代,经济发展不能完全按照常理来判断。”赵国栋振振有词的反驳,“一味囿于惯性思维,就会影响发展

  “得了,我知道你对宁陵有感情。等哪夭你当了宁陵市委书记时咱们再来探讨这个问题好不好?反正我已经给宁陵市建行那边打了招呼,要他们控制放贷规模,注意风险。”郑健笑着摇摇头,“有本事从向东那里掏出好来,那才是本事。”

  二人正说笑间,主客却进来了。“啥事儿说得这么菇卜闹?”

  “还不是说你'们国开行近段时间的大手笔?国栋很想了酐一下你们对他们能源行业国企走出国门能不能再把口子开大一些?”郑健随口道。

  “行啊,关键在于你们那几家企业得有更合逮更让人放心的项目才

  行啊。

  升任国开行副行长的雷向东比起往日来已非同日而语,气度风范都更见沉稳果敢,说起话来也是没奔半点推让。

  “海外投费项目怎盎可能没有风险?真要没有风险,还找你们这些政策银行干什么?那还不如直接找商业银行得了。”赵国栋毫不客气的反击,“'我们'在走出去这条路上本来就比欧美日本甚至韩国印度这些国家晚了不少,风险低、盈利好的地区早已经被那些欧美能源巨头所把持,咱们国家主张和平崛起,你想要虎口夺食,又不能诉诸武力,那怎么办?那就只能剑'走偏锋,走那些欧美公司因为各种政治和战争风险或者意识形态原因而放弃的地区去寻找机会,这种情形下,怎么可能会没有风险?

  雷向东一边听着'赵国栋的反驳。一边自顾匀喝了一杯水,“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你也要理解我们的难处。我们不是不想开展业务,也不是不想帮助国内企业走出去,政策性银行虽然要服从国家利益,但是我们也是银行,也是要讲求规迫风险寻求回报,银行不是投资者,而是资本经营者,这一点需要明确。”

  见两人一上来就争论得不亦乐乎。郑健也只有摇头苦笑:“你们哥俩是不是不打算吃饭了?有的是机会让你们讨论个够,我今儿个进京来是替你们俩祝贺,向东升官了,国栋进京了,都是可喜可贺的事儿,你们真要替我节约这一顿,那我也就能省一顿算一顿。”

  三人这才坐'下来,包房里只有三人,吃啥三人也不在意,随便点了几样大家都能接受的,总而言之遑五星级酒店用餐都大同小异,就是图个档次求个环境,最终也就是晓钱。

  相较于雷向乐的几连跳,郑健的仕途也算是顺利,现在已经荣登省建行副行长宝座-,而且安原建行效益在全国建行系统也算是名列前芽。其不-艮'贷款牟更是处于全国建行系统和全省银行系统中的末端,这也是郑f之相当自'信的资本。

  不过郑健也知道自己虽然登上了省行行长的宝座,但是这也是很多像他这样的副厅级干部的瓶琐了,要想再上一步就不仅仅是靠能力和业绩这么简单的事情了,与雷向东相比,虽然自己要说在业绩上甚比对方更有过之,但是雷向东这小子巧妙的利用了当初机遇跳出了安原而到了央行,这一步跨出去就真的让他跳出窠臼走进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大舞台,也才有今天这一步。

  赵国栋的这一跳让他从中觉察到了机遇,对方在许多方面表现出耒的不同寻常更是让他意识到这位昔日的小兄弟已经不能用普通眼光来看待了,能从安原省一个无足轻重的妁级市市长轻而易举上到能源部炙手可热的规划和发展司司长,这其中的奥妙不是内行人,肯定无法了解。

  也许自己想要寻找的突破机遇就能从他的身上寻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