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十四节 螺旋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十四节 螺旋

  蔡正阳默默的坐在kao窗的沙发上,将头搁在沙发kao枕上,一动不动。

  赵国栋作为组织部长的到来既在他意料之中,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准确的说赵国栋要来滇南工作他提前有所知晓,但是出任什么职务他还有些不确定,在组织部长和昆州市委书记这个职位问题上,中组部那边似乎有些微妙的态度变化。

  卫基成的位置可以适当调整一下,当时他一度以为中央会让卫基成出任组织部长,让赵国栋出任昆州市委书记。

  至于李腾,事实上在春节时他就已经知道李腾不太可能留在滇南,何况李腾自己也主动提出要离开滇南,这是一个相当精明的人物,只是缺了些担当。

  如果李腾留下来,无论是他站在哪一边,他都会高看对方几分,但是对方选择了离开,倒让蔡正阳有些遗憾了,不是每个人都是既具有能力同时也兼具魄力毅力的。

  没想到中央搁置了卫基成的调整设想,径直让赵国栋出任组织部长。

  蔡正阳原来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但是觉得可能性比较小,毕竟赵国栋能力魄力兼具,精于经济工作,适合担纲全面,如果出任昆州市委书记,对于滇南这个核心城市发展无疑有着莫大的益处。

  昆州这几年发展说慢不慢,说快不快,在中西部地区比起来也还算差强人意,但是和沿海地区的发展比起来,明显落后了,所以他对于赵国栋出任昆州市委书记也是乐见其成的。

  但是但是却没有想到中央却是让赵国栋直接出任省委组织部长,这一个细小但是却是意义深远的变故让蔡正阳意识到中央对于滇南的发展提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这一点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注意到,但是蔡正阳却是深刻感受到了。

  赵国栋是干什么起家的?就是以发展经济起家,树立了宁陵这个全国典型,这时候却让他出任滇南组织部长,中央给出的信号就相当明显了。

  想通了这一点,蔡正阳心中就踏实了许多。虽然中央对于去年那一起事情并没有过多的批评,但是这还是对自己的威信有了一些微妙的影响,这也是蔡正阳下半年几个月心情一直不太好的主要原因,但是现在看来中央的观点已经趋于明朗化,而自己也没有必要纠缠于那些细枝末节,而需要把更多精力放在科学发展这条路上来。

  不过蔡正阳对于赵国栋出任组织部长还是有些担心,这小子搞经济是一把好手,如果让这个家伙突然收敛起来,去琢磨钻研组干工作,也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适应,但这一点担心也只是一掠而过,蔡正阳相信以赵国栋的脑瓜子,无论哪样工作搁在他手上也能够变得驾轻就熟,他对赵国栋有这份信心。

  只是赵国栋出任组织部长倒是打乱了整个滇南这边的局面,不仅仅是自己有些措手不及,有些人怕更是手忙脚乱了,蔡正阳淡淡的笑了一笑,这一局棋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蔡书记,赵部长来了。”

  “唔,请他进来吧,他也该来了。”蔡正阳注意到自己这位秘书脸上浮起的一抹难以言喻的向往,显然是被赵国栋的突然出任滇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感到一抹欣喜之余的震惊。

  他认识赵国栋,原来的赵国栋虽然是市委书记也好,安原省委常委也好,毕竟那是在外地,带来的冲击没有这么直接,而现在,这个活生生的范例就出现在面前,无论是谁,这份刺激都有些来得太躁动了一些。

  “岸峰,各人有各人的缘分,不必想那么多。”蔡正阳对于自己这位也有些心高气傲的秘书颇为欣赏,清华大学的才子,抛弃了国企外企的高薪吸引,毅然投身体制内,从昆州市委办的一个普通干事做起走,凭借着上佳的文采口才和一笔好字,调到省委办,在几个秘书处和综合处里凭本事熬资历熬到了现在,是个聪明绝顶的人物,跟了自己两年,现在也是正处级秘书。

  唐岸峰悚然一惊,知道自己这点心思在老板面前是半点都遮掩不过去的,也就大大方方的笑了一笑:“蔡书记,若是说不羡慕不嫉妒,那是假话,赵部长这十多年来的传奇经历,我觉得都完全可以撰写成一本脍炙人口的经典名著了,保管那些个在仕途上苦苦挣扎的人们茅塞顿开,包括我在内。”

  “呵呵,你也别把他吹嘘得太高,小心他跌下来鼻青脸肿,他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一帆风顺风光无限,他一样也是磕磕绊绊的,想当初他从怀庆市长任上被搁到一边时,那也是惶惶然如??????”

  蔡正阳突然意识到现在再用两人私下开玩笑的口吻来说已经不合适了,赵国栋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在交通厅高速办混日子的小年轻,也不是那个从怀庆市长位置离任的落魄者,而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自己日后最需要倚重的一个生猛角色了。

  唐岸峰心中也是微微一动,他知道赵国栋和老板关系密切,但是密切到哪种程度他也无法确定,但是老板敢用这样调笑的口吻来说这番话,虽然最后“丧家之犬”几个字收了回去,但是也足见两人的关系密切程度,要知道赵国栋现在是组织部长,也已然是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了,换了别人,只怕就是中组部长也一样不敢用这样的语言来调侃一个省委组织部长的。

  老板和陶省长之间的争斗似乎进入了一个微妙的境地,去年的一桩事儿引发的余波到年底都尚未真正平息下来,很显然中央也接收到了这方面的消息,才会采取了一连串的动作,就是要稳定滇南局面,但是各打五十大板说不上,似乎也给两边都搁了一颗糖吃。

  常务副省长调任黔南省委副书记,而宋国梁从常委副省长晋位常务副省长,这一步迈得不小,貌似本土派势力大张,但是赵国栋从安原扑来接手了组织部长一职,李腾这个原本可能成为胜负手的角色却被送出了滇南,常委副省长由谁来担任仍然是扑朔迷离,中央采取了一系列动作既要促动滇南局面,但是又不愿意一下子就让滇南局势变得动荡起来。

  无论是老板还是陶省长那边都意识到了目前局面的混沌,都下意识的保持了一种克制态势,但是这种貌似平和的局面迟早会被打破,这一点唐岸峰坚信,老板不是那种受一点挫折就畏缩不前的人,更何况去年的事情也远说不上什么挫折,他会采取更为灵活而主动的行为来推进他认定的事情,这一点唐岸峰对自己的老板性格已经相当了解了。

  现在赵国栋出任组织部长必定会大大的加强老板在某些方面的话语权,貌似在省政府那边失去了优势似乎在某些方面又找了回来。

  原来的组织部长高永坤号称滑不留手,无论是老板还是陶和谦抑或是张保国都对他无可奈何,由于原因缘故,他只选择对他有利的决定,所以无论是老板还是陶和谦都对高永坤不太满意,而他到人大那边只担任了副主任而没有能够如愿以偿的担任人大党组副书记据说就是老板给他的一个最明显惩罚。

  但是省里边的局面远不像简单的加减胜负那样来计算,唐岸峰知道自己在这些方面还远远不够,虽然这两年来他尽量保持着低调,但是无时无刻都在努力的学习揣摩,力图让自己能够尽快的融入到这个特定的环境中去。

  赵国栋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只比自己小两三岁的男子此时心中也是满腹心思,蔡正阳的这个秘书据说是清华高材生,他见过几面,对自己也还算客气,但是他能感觉到此人心气有些高,不过在蔡正阳身边的人,心气高一点也正常,赵国栋倒是没有太在意。

  他现在正在琢磨着这一次见面蔡正阳将会和自己谈什么,谈组织部的工作,还是谈全省的组织干部工作?

  这看起来是一个问题,但是其间含义却相当丰富而微妙,赵国栋在来的路上就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怎样真正揣摩到蔡正阳的真实想法和意图,这也是一个难题。

  赵国栋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煞费苦心的来钻研琢磨人心思的问题了,记忆中似乎也只有在自己担任花林县副县长的时候以及在怀庆市担任常务副市长的时候自己才会有这样的感觉,现在似乎又有点重新品味的意思。

  人似乎就是在不断螺旋道路上攀爬,貌似你升到更高的位置,但是原来在一个小范围内能够拍板作主,现在却得谨小慎微的揣摩猜度,要学会察言观色触类旁通,只有这样你才能不断成长和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