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十五节 如是想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十五节 如是想

  “组织部的工作主要是什么,你清楚么?”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能没见过猪在山上跑?一言以蔽之,主要负责组织和干部工作。”赵国栋耍了个滑头,笑眯眯的道。

  蔡正阳轻轻哼了一声,“这就是你当组织部长的水平?让你主持全省组织工作会议,你就这样给我上台去讲一番?你不怕丢脸,我还怕丢人呢。”

  赵国栋耸耸肩,“术业有专攻,蔡哥你是知道我的,这活儿我还是第一遭,真还得学着点儿,不过,??????”

  “不过什么?”蔡正阳抬起目光瞅了一眼赵国栋,若有所思的道。

  “我觉得么,这组织工作你要说是务虚呢,也算务虚,要说务实,也算务实,看你怎么来干这项工作,而且我素来主张所有工作必须要服务于中心工作,服从于中心工作,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就是要服务大局,服从大局,组织工作也不例外。”

  赵国栋一边思考一边随口道:“滇南目前的中心工作是什么,我看和全国一样,还是发展!当然这个发展包涵的含义可能要宽泛一些,滇南有滇南的特色,边疆大省,少数民族众多,毗邻多个战略邻邦,既要坚定不移走自己发展的道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提高人民群众生活水平,尤其是要解决老少边穷地区群众的拖贫致富问题,这是核心。”

  “发展的同时我们要服务服从国家整体大局,要有机的把滇南发展和国家推动的西部大开发和面向东南亚的对外开放战略格局结合起来,利用这些有利时机和政策、项目、资金机遇,走双赢的道路。另外一个关键问题,就是稳定,滇南是多民族地区,民族问题要慎重处理还,要用发展来带领全省各族群众走共同致富的道路,通过发展来增进各民族的友谊和民族团结。”

  蔡正阳有些讶然,虽然他也知道赵国栋既然能在安原省蹦上这个省委常委,肯定也是不一般了,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这两三年里,赵国栋的观念又与离开能源部时有了一个相当层次的提升,这一番话说出来,才算是真正有点常委的味道了。

  “唔,这话说得还算是有些意思了,我还真以为你就会只把你们组织部网站上那几个干巴巴的条款给我来念一念,就算是把我给糊弄过去了呢。”蔡正阳这才笑了起来。

  “蔡哥,至于么?我再不争气,也不能塌你的台啊。你就把我想得那样不堪?安原省委常委难道就真是我欺世盗名得来的?”赵国栋淡淡的笑道。

  “不是塌我的台,是塌中央的台!我个人无权调你来滇南担任常委和组织部长,但是你来了,我作为班长,也就有责任有义务让你明白我们面临的艰巨工作。”蔡正阳正色道。

  “我明白。”赵国栋也是一脸肃容。

  “那你说说,组织工作的关键,嗯,就直接以我们滇南的实际情况为例,谈谈你自己的想法吧。”蔡正阳还真想考较一下子赵国栋,在自己面前出乖lou丑没关系,若是到了大会上他出点差错,不仅仅伤害他自身的威信,同样也会连累到自己乃至整个省委的印象和威信。

  “嘿嘿,那蔡哥我就献丑了啊,都是我自己瞎琢磨的,不对的,你批评就是了。”赵国栋笑着道:“我觉着么,这组织部工作看似单纯,但是你要做好,却是不易。从务虚来说,现下的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和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是当前的两大要务,个人感觉,这两项工作互为表里,缺一不可。”

  蔡正阳认同赵国栋的看法,这两项工作都是当前中央着重在抓的工作,保持**员先进性教育主要是针对党员个人,要求人人过关,单位也要过关,而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则更为重要,尤其是在许多地方基层组织建设瘫痪,执政能力严重弱化,如果不把这项工作提升到战略高度来抓,可以说党将不党。

  “这两项工作我觉得有个比喻,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是一片森林的根基,而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是枝干,只有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搞好了,根基才能深入到群众这块厚实的土壤中,而根基牢固了,枝干才能伸向天空壮大发展,才能把党的事业做到枝繁叶茂,结出累累硕果,而这一切最终要回归土地,准确的说,我党的工作最终还是要服务于人民这片大地,形成良好的互动循环。”

  蔡正阳有些动容了,赵国栋在经济上有一套,谈及经济方面的理论他也能如数家珍,这一点他早有领教,没想到对方在党的组织建设上同样也有不俗的看法,这倒是再度让蔡正阳高看了赵国栋几分。

  “我觉得务虚我们可以做好,这相对容易,但落实到具体上,我觉得咱们组织部的工作就是三件事情,抓干部,细化一下,发现干部,培养干部,用好干部。”赵国栋这最后几句话才是今天话题的主旨和关键:“我觉得组织部就是要做好这三点,尤其是用好干部这一点,要承担起省委交付职责,为省委在干部任用上提供决策依据。”

  当赵国栋这番话说完之后,蔡正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先前的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了,赵国栋比自己想象的进入状态要快,这个家伙也许是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调整了心理状态,迅速完成了从市委书记到省委组织部长的角色转换,而且转换得如此成功,从务虚务实两条线上都拿出了属于他自己的东西来。

  “蔡哥,您看我的这些想法和观点??????”

  赵国栋还未说完,蔡正阳就果断的摆摆手:“好了,国栋,我看你就按照你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去做,我只是提醒你一点,先多看,不要忙着下车伊始就指手画脚,多看多听,滇南十六个地市州,估摸着你要调研完走一遍,哪怕是走马观花,估计没两个月你也跑不完,所以建议你有所侧重,先行选择确定一下,避免撒胡椒面,最后弄得一无所获。”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自己和蔡正阳之间的交流如此快捷简单,蔡正阳只是简单的听取了自己介绍了一些设想和看法,便很果断的认同了自己在工作上的路子,但是赵国栋感觉得到蔡正阳不是纯粹从私人情谊上来搞这么一出,而是的确认同自己的想法,这也让赵国栋有些受宠若惊。

  蔡正阳半句都没有和自己谈及省委里边的那些个阴微之事,他也明白蔡正阳的意思,这些都要kao自己在今后的工作中自己去慢慢体味摸索。

  蔡正阳不想以先入为主的观点强加给自己,自己作为组织部长,对事物自然也有自己的认知和看法,未必每一件事情上都能和蔡正阳保持完全一致,他强加给自己也无用,自己不再是昔日他的直接下级,这一点蔡正阳和赵国栋都很清楚,但是只要在关键问题上、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能够保持一致便足矣。

  但是蔡正阳不提并不代表赵国栋就不琢磨这其中的问题,只是很多问题自己要直接问蔡正阳就不太合适了,比如去年蔡正阳和陶和谦在滇缅铁路建设中涉及某个地区的主要领导工作政绩上的看法就出现了严重分歧,甚至在常委会上也第一次闹得不欢而散,弄得省委和省府一度相当对立,直到今年初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陶和谦对于省政府那边的控制力还是抓得很紧,虽然在省委这边陶和谦的渗透没有起到多少效果,但是宋国梁这个陶和谦的第一心腹成为常务副省长还是巩固了陶和谦在省府那边的地位,好在现在这个常委副省长现下尚未明确,否则陶和谦在省府那边就真的可以一手遮天了。

  想必自己的到来也是引起了陶派的强烈敌视了,很快自己就会感受到这四季如春的昆州一样会让自己如坐火炉或者如临冰窖。

  明天就是见面会,中组部一位副局长会来做一个简单的宣布任命,事实上也就是走一走程序,宣完之后讲两句套话就走人,之后自己就要真正步入滇南政坛的核心圈子,成为其中一员,而今后的风风雨雨就要慢慢浸润在自己全身了。

  赵国栋望着黑黝黝的天际,站住脚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然后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身体。

  东风吹战鼓擂,这个社会谁怕谁?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更是其乐无穷,这早有定论,没有人能改变,赵国栋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