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十六节 见面会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十六节 见面会

  常委见面会是在一个相对平淡的气氛中进行的,事实上赵国栋的任命早在一个星期前就有人知晓,三四天前基本上就是尽人皆知了,中组部来人也是爽利,一纸文件宣完毕,就算是把程序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滇南省委自己的事情了。

  蔡正阳主持召开了赵国栋参加的第一次常委会,这也是赵国栋第一次和其他常委们第一次见面。

  省委副书记、省长陶和谦是一个面色温润气度雍容的中年男子,事实上他比省委书记蔡正阳还要大一岁,但是两人走在一起,无论是谁都会觉得陶和谦要比蔡正阳小四五岁,这份滋养身体的本事倒是让赵国栋颇为好奇,能够当到一省之长,谁不是风里来雨里去磕磕绊绊几十年的,却没有想到陶和谦保养得如此只好,看上去愣是只有五十岁不到的样子。

  蔡正阳在介绍陶和谦时也显得很平静自然,既没有那种做作的密切,也没有那种刻意的距离感,就像是一个再正常再普通不过的同事,让赵国栋意识到这个层面上自己的确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至少这份炉火纯青的“平常感”只怕就得好生陶冶一番才拿得出手。

  省委副书记张保国,颧骨高耸,两颊无肉,高眉隆准,一双眼睛倒是有些鹰隼般的气势,一双手肘撑在桌前,倒是真有点审视人的味道。

  赵国栋也知道这位省委副书记也是和蔡正阳有些不太对路,相反和陶和谦走得比较近,但是走得比较近只是说他们之间在不少问题上的观点比较一致,却并非有多么深的私交。但即便是这样,他的态度也使得蔡正阳在推动很多工作上受到不少制约,虽然蔡正阳也花了不少心思在这个家伙身上,但是这个家伙心性有些拿不准,一些问题上表现出似乎可以和蔡正阳合作的态度,但是总是在重要问题上和蔡正阳观点相左,进而导致工作难以圆满推进。

  这个人有待于观察,而且日后也将是和自己打交道最多的角色,前任组织部长高永坤和这个家伙据说也是关系处得不太好,但是高永坤却占到一点,那就是对蔡正阳也好,对陶和谦也好,对张保国也好,态度都总是不偏不倚,正因为和三人关系都不太融洽,反而让高永坤这个组织部长却是当得最轻松,拿他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谁也不愿意得罪他,而且还希望赢得他的支持。

  与人斗其乐无穷的这个说法也许就主要落在张保国这个人身上,赵国栋也需要琢磨一下日后和这个家伙打交道的方式。

  常务副省长宋国梁,这个名字倒是和赵国栋的名字很相配,国之栋梁,正好就成为国栋、国梁,不过赵国栋却知道这位宋副省长恰恰是在去年那场风波里跳得最起的一个角色,也正是因为他的缘故,才使得蔡正阳和陶和谦之间原本虽然不睦但是却都还能保持克制的矛盾出现了一次小小的失控,险些就酿成更大的风波。

  纪委书记褚柳是一位女判官,一头短发,黑瘦精明,但是对赵国栋态度很好,她是彝族人,虽然是从滇南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但是却被抽调到中纪委干了将近十年之后才返回滇南担任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她和蔡正阳几乎是一道到的滇南,据说这也是一个不偏不倚的中立派人物。

  宣传部长黄梦真也是巾帼英雄,一副宽边眼镜,加上白皙文雅的外貌,咋一看似乎就是一个知书达理的知识女性,但是真正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原来在外省担任某市市委书记时却是以作风刚烈果决著称,号称铁娘子。

  在整个见面会中除了蔡正阳在做了简单介绍之外,就是省委秘书长商无病在会议上通报了几个文件,商秘书长一口漂亮的京片子相当好听,这位也是去年才从京里下到滇南的,据说是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的一位高参,和蔡正阳是素识。

  省委政法委书记孙进是从最高人民法院下来的干部,赵国栋对这个人不太了解,但是看样子也是言语不多的内向型人物,另外一位对赵国栋相当好奇的则是省委常委、统战部长兼总工会主席的杨彪,看样子也是对自己如此年轻就担任省委常委颇有些复杂的情绪。

  昆州市委书记卫基成因病没有出席这样见面会,倒是让赵国栋有些遗憾,昆州除了在经济发展上一般外,在城市就有风格的保存延续上还是做得比较好的,这是赵国栋有些欣赏卫基成的原因,像昆州这样一个地理位置特殊环境独特的所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就更需要考虑到怎样让发展和城市环境生态体系协调好,做到既要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同时又要确保生态环境不至于受到较大影响,很显然卫基成在后者做得更好一些。

  另外缺席的一位常委是省军区司令员蒋天贵,据说是前天就到大军区去了,一直没有回来。

  一个简单的见面会当然不可能获得多少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但是也算是拉开了自己这个组织部长上任伊始的序幕,三天后全省将要召开全省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阶段性大会,届时赵国栋将以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和全省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领导小组副组长身份出席会议,并作讲话,那才是真正的登上舞台,把自己展示在全省干部的眼光之下,接受他们的第一次审阅。

  见面会后,张保国、商无病与赵国栋三人一道到了省委组织部,组织部所有干部有召开了一个短暂而热烈的欢迎仪式,欢迎新任部长就任。

  在张保国、商无病离开之后,赵国栋又组织召开了一个简短的部务会议,听取了四位副部长就各自分管的工作进行了介绍,以及近期部里亟待进行开展的工作做了了解,除了常务副部长秦力之外,部里还有三位副部长,廖刚、田永泰、纪紫兰。

  正如赵国栋所预料的那样,组织部工作的虚实兼顾。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在山上跑,焦凤鸣作为宁陵市的组织部长,少不得会向自己汇报组织工作,自己也是在这些汇报中不断加深印象,提升自己的驾驭能力。

  作为部长,你想要务虚,那也尽有多的务虚工作等着你来耍弄,下去走一走,看一看,寻找发现一些新的动向经验,落实一下中央政策精神,再针对一些专项工作进行督促了解,这也就是表面文章工作。

  玩实的,那就是沉下去了解各地组织建设情况,干部表现情况,和地市州的一把手、分管党群书记以及组织部长多沟通多交流,听取他们的在组织干部工作中的一些想法意见,然后揉进自己的想法观点,最后在人事调整中,掌握足够的情况,像省委书记和分管副书记以及常委会提出人事人选问题,协调好书记和副书记以及自己三人之间关系,另外酌情平衡其他常委的意见,这个组织部长所需要的做的工作也就大略如此。

  短时间内赵国栋也知道自己对组织部的具体工作中还得有一个适应过程,很多工作还得咨询几位副部长,实际上很多工作也只需要他一个意向性的表态,几位副部长就会自己斟酌着办,但是赵国栋却不希望自己在组织部长这个任上就这么平平淡淡的一掠而过,这不是他想要的工作。

  按照他的心性,要做就得做好,就得做出一点特色来,这才是他赵国栋的作风性格。

  “我还以为你真能就这么一直给我猫着,不来我这里呢。”赵国栋暂时还没有合适的秘书,所以就自己亲自把水递到吴元济手中。

  部办也在为此积极物设,但是赵国栋也交代给了常务副部长秦力,好生挑选一下,秘书人选必须要亲自确定之后才能敲定。

  “嘿嘿,我如果来得太积极了总觉得太硌眼了,所以么,还是稍等一下,等你这门庭热度先暂时降下去之后我再来。”吴元济笑着接过茶杯:“赵部长亲自替我倒茶,我心里也是热乎乎的啊。”

  “只要你不是死人,你的心都会一直是热乎乎的。”赵国栋没好气瞪了对方一眼,“赵部长这个词儿在有外人的情况下用,只有我们俩的时候,我还是喊你老吴,你叫我国栋,别给我皱眉,就这么定了!”

  “嘿嘿,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吴元济也收拾起来先前的随意表情,“国栋,打算什么时候下来调研看一看,我真希望你们能够尽早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