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十七节 掂量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十七节 掂量

  第十七节掂量

  “红山今年情况怎么样?”赵国栋随口问道。

  吴元济精光湛然的眼珠幽幽一闪,赵国栋就是这寻常一问就已经表『露』出了不一样的气势。

  身份的变化造成潜移默化,尤其是心态上自然而然就会调整到一个不一样的位置上,吴元济同样感受过这种滋味,现他却要眼睁睁的看到自己昔日的党校同学摇身一变成为自己的领到了,不过到他这个层面上,纵然是有些感触,却能丝毫不漏的掩藏下来,能以一种平常心态面对。

  “还行,前两个月增速百分之十六点八,都高于全省增速四个百分点吴元济也言简意赅,“主要还是工业经济复苏比较快,去年受国家宏观政策影响,红山全州经济增速受到一定影响,估计今年应该迎来一个高增长年,当然,和你原来所的宁陵没法比

  “各地有各地不同的条件,不能放一个水平线上比,横向纵向比,红山只要摆正位置,结合省里的政策精神,应该找到属于一个适合自己的发展节拍赵国栋摆摆手,显然不愿意再谈宁陵,那已经是过去式了,自己应该要快的进入现有角『色』。

  “嗯,红山这两年总体发展经济增速都还行,一直保持着全省前三,滇锡集团今年发展较快,红山集团也一样保持了较快发展,兼并了昭达卷烟厂之后,规模效应日益凸显,旧都市、蒙山市、弥阳三个主要经济大市都还行,全州经济发展还是极不平衡,三个经济大市的快速发展同时也就凸显了其他十个县市尤其是贫困的五六个县市的发展瓶颈和困境,州委也一直研究怎样来实现这一点的突破

  吴元济很快的调整了心态,开始进入工作状态。

  赵国栋的到来给了吴元济很大的冲击,虽然赵国栋党校回去几个月之后就担任了安原省委常委,但是本质上还是一个市委书记,这虽然也让他有些艳羡,但是也能接受。

  不过这一次赵国栋相当突兀的从安原调往滇南担任常委和组织部长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组织部长不比其他位置,尤其是赵国栋和省委书记蔡正阳关系不一般,赵国栋担任组织部长也就意味着昔日滇南蔡系对陶张联盟的平衡格局将被彻底打破,虽然宋国梁出任了常务副省长,但是吴元济却认为这丝毫不能弥补赵国栋出任组织部长给陶张联盟带来的巨大伤害,可以说赵国栋的加入就一举扭转了蔡正阳前两年滇南很有点孤军奋战的局面。

  虽然蔡正阳之前也一点一点的扭转局面,效果都都不太明显。

  滇南本土干部相当抱团,先前的陶(和谦)、张(保国)、宋(国梁)、李(腾),再加上相对中立的常务副省长和组织部长和昆州市委书记,以及不太介入具体事务的纪委书记褚柳,蔡正阳只能一些大方向大政策上发挥主导作用,但是许多具体工作中,陶和谦却是占据着不少先手,这也是这两年来滇南局面出现反复的主要原因。

  不过吴元济从来就没有相信陶张联盟可以真正和蔡正阳抗衡,中央对之前滇南发展局面表面认可但是实质上有很多争议,这一点是吴元济通过自己的关系了解到的。

  陶和谦之所以未能升任滇南省委书记出了他担任省长时间稍稍短了一些之外,重要的就是他省长任上三年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值得一观的东西来,求稳和求变的观点终还是陶和谦身上占了上风。

  他认为滇南是边疆的多民族地区,中央可能会希望看到一个平稳的局面,所以他想用平稳为自己争取到这个省委书记,但是也恰恰是这个求稳心态使得滇南发展滞后,全国排位越来越落后,而没有拿出真正的让中央认可的东西来。

  蔡正阳出任滇南省委书记对陶和谦是一个巨大打击,这也使得他对外来干部的排斥感为强烈,虽然站省委副书记、省长的角度他还是能够保持着一个主要领导的基本态度,但是很多具体工作中却难以避免的表现出自己的观点开展工作,不少工作中和省委书记的观点和思路也越来越明显。

  赵国栋只是吱溜着啜着茶,却是不『插』言。

  他不是宋国梁,全省经济工作不归自己管,他是组织部长,吴元济这样介绍红山全州情况是对自己的尊重,但是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经济工作上指手画脚,哪怕自己曾经率领宁陵连夺两年的全国经济增速冠军也不行,不其位不谋其政,这句话官场上为适用。

  “几个发展较慢而落后的县现已经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的怪圈,越落后发展就越慢,而发展越慢就越落后,和其他几个经济较为发达县市距离也越来越大,州委也为此专题研究过这个问题,希望能够打破这个怪圈,但是准确的说效果不太明显吴元济眉头深锁,似乎是斟酌着自己的言辞。

  赵国栋慢慢品出其中味道来了,缓缓点点头,看样子吴元济也不仅仅是己这里叙叙旧或者单纯的走过场汇报一下工作那么简单,恐怕也是有一些其他想法里边,现还不清楚对方有什么动作,但是他可以肯定似乎自己的到来对于他的这个动作有一些触动或者促进作用了。

  “老吴,是不是有啥想法或者计划?就甭藏着掖着了,抖落出来吧赵国栋『摸』着下颌细细的道。

  吴元济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摇摇头,没有直接回答:“算了,这还只是我一个初步想法,州委里边都还没有讨论,而且估计也有一些阻力,所以还是暂时不说了。我的想法是看你啥时候有时间,下来走一趟,我陪你看一看,我们红山可是全省人口第四大地区,但是估『摸』着也是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地区之一,怎样来改善红山各方面条件促进红山的发展,我也很想请你帮我把脉支招

  赵国栋瞅了一眼吴元济,见对方表情平静,不像是假意做作,吴元济似乎也不是这种『性』格,微微点头:“老吴,如果是抛开我这个组织部长身份以朋友身份谈一谈我自己的看法,这可以,但是我有言先,这纯属咱们私下的一些看法意见,绝不代表省委意见,我也不会工作中参杂这方面的观点,越俎代庖的事儿我做不来

  吴元济似笑非笑的看了赵国栋一脸严肃的表情,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国栋,你是啥人,我还不清楚?我老吴是个啥样人,你难道不清楚?我老吴是那种没担待耷肩膀的人么?”

  “先君子后小人,免得日后伤了你我同学朋友情赵国栋诚挚的道:“我宁肯现说透

  吴元济无声的点点头,骤登高位,不少人都是志得意满,轻狂骄矜一回,可这一位却能表现得如此沉稳低调,但是却又能不伤自己的感情,所以说,想不发达都难呐。

  秦力把部办主任汪从喜叫到了自己办公室。

  部长上任并没有什么动作,原来以为会烧起来的三把火立立威,但是现看来这位部长兴趣似乎不部里边,这也让秦力有些揣摩不透。

  部长除了自己提醒之下礼节『性』的拜会了保国书记之外,之后就再也没有去那边了,这是一个不太好的开端,秦力甚至能够猜测得到这位部长可能和保国书记之间的矛盾将会以前所未有速度激化。

  多事之秋啊,这组织部只怕再无高部长坐镇时的闲庭信步那种安然味道了,省里边这大格局一变动,只怕就要引发很多原本潜藏深层次的矛盾浮出水面,没准儿去年那一场风波都是一个餐前小点了。

  “力部,你找我?”汪从喜进了秦力办公室,坐下。

  “两件事情,一是国栋部长打算到十六个地市州走一趟,搞一次调研『摸』底,这是惯例,他初来乍到,肯定要走一遭,不过他提出了一些要求,十六个地市州只能选择『性』看一看,每个地市州要走到,每个地市州看两个县区,一个是好的,一个是差的,或者一个是具典型意义的,一个是情况为复杂问题多的,国栋部长的意见是把十六个地市州分一分,经济状况较好的,就看后两者,经济状况不好的,就看前两种,你把这件事情抓紧时间做一个方案,初稿送到我这里来,我审一审,再请国栋部长亲自定板

  汪从喜目光流动,一边记录一边琢磨着其中含义,“好,力部,什么时候要?可能还得和各地市州联系一下,听听他们推荐才行

  “不,国栋部长明确指出不征求下边意见,根据部里掌握情况来确定,还专门要求保密,实事求是拿出意见来秦力目光注视着汪从喜,“你自己好生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