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十九节 第一站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十九节 第一站

  滇缅高速公路的重要性我报不用我赘言泣久淡久四濉曰旦全线竣工通车,无疑可以对整个滇西地区的发展带来巨大的促进作用,但是就是这样一条由国家投资的战略性道路工程,却羔悬存地方上受到这样那样的阻挠。有些地方党尊政府丰零领算卉推讲纹项战略工程上不是琢磨怎样来克服困难。解决实际问题,不悬老庶顾全犬局结合本地实际来发展地方经济。而是整天打小小算友,友算善如何向省里和中央讨价还价,为地方甚至个人捞取更多的矛兹,这种行为?7刀刀一

  省委书记蔡正阳”

  “有些地方党政主要领导,为了迎合上级不顾本地实际桔骡,一味邀功媚上,侵犯群众利益。导致群体**件发生,浩成桑劣影响,这些行为省委省政府不应姑息迁就,而应该立场鲜明的表明杰度防止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而对于事件有关责任人,方当归决予以葳纪政纪处理,??刀刀省妾副书记、省长陶和谦”

  赵国栋回忆着他从省委办那边借阅的省着常尊会议记录,这此都是省委常委会议记录上旗帜鲜明的语言,而他对事情的前困后果也有了一些了解,事情起因都是关于滇缅高谏公路和滇缅铁路的肄设上出的问题,而问题也正好就出在永昌和德洪两个地市对干两个地市蛋着政府在相同问题上的不同处理方式以及带来的不同后果就某那一次常委会风波的起因,也是激发了双方激烈争端的关键

  “这会儿已经走到哪里了,夜白。”叔国稍办有友问且体重骨而是把话题抛给了前面的部办副主任方夜白六“赵部长,现在乙经过了苍山市的永中县了,大概还有七十公里就”方应白回过头来笑着道:“苍永高速建设质量相当好,现在路上车辆也不算多,估计再有一段时间大家都陆续知晓了这条高速公路开涌了,届时这答路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可以敞开脚丫子跑了

  ”

  “唔,一条高速公路的通车对于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屁带来的拉动效应,往往要一段时间之后才能显现出来,这不仅仅悬古接经济上的拉动效应,更重要的是一种心理上的突破束缚可以让干部群众存思报观念上也得到一咋小解放,这个,观点在很多人看来也许会带得有此本张,也许只有当过了几年之后,你才能真正感净到纹种深刻守仆”权国栋声音平和中正,语速们缓,显然是在一边思老一劝阐沫着自只的看法。

  “赵部长,我知道您原来在安原工作期间就对交俑慕础设施建设相当重视啊,我记得上一次我带着红山州的几个干部与妻原省季组织部的韦部长一起到宁陵时,你们也正在筹建中消高谦和中唐高凉,而且嘉打算采取0,方式来推动。要对民营资本宇全开放的月。”百目据说你们宁陵这吓,举动在我们内里也算是开了井河,某不某坎存中陵的工作经历让您在这方面特别有感受?”

  坐在赵国栋后面的是一位风度娴雅的女性,四十出具,一头披眉发被挽成一个相当精神的发髻。一身很清爽的职业套装,很有点知性女人的味道。

  她是赵国栋在滇南省委组织部里唯”一个有点印嘉的“孰人”副部长纪紫兰。

  说是熟人,实在有些牵强。只能说嘉有过一面之交,当初红山州和宁陵市通过两省的组织部达成干部交流协议纪紫,负责联系接洽这件事情,所以和赵国栋这个当时的宁陵市委书记也就有一面之交,她也曾经到宁陵作简短停留。

  “可以算是吧。宁陵原来只有一条国道刚弓所以相对闭寅但是安湘高速建成之后对于沿线几个地市的经济拉动相当明昆十其芳土城县,从一咋小寂寂无闻的纯农业县,迅集发展成为全省含品工业产值第一的大县,而它的旅游资源也正悬因为娑湘宫谦公路的律庙得至了前所未有开发,迅速成为安原全省排名前三十的旅游产业强具,对这一点我感触很深。”赵国栋略一沉吟之后道:“所以中陵也借着巾央对民营资本解禁的风潮,想要走快一点小所以就把牛俑和中唐高谏公路两个项目的助,推向民营资本了,估计今年就要开工啸设

  虽然他不太旨欢谈及原来自己在宁陵取得的庙绩,但某恰怜到了滇南之后很多人都会有意无意的谈及宁陵取得的经济咸就,成了所,心要和自只打开话题的最好引子了一所以存经压…川叭情况之后,他也只好放弃了原来的打算,何况这也悬存算不上什么不好的事情,很多人也的确是抱着一种好奇的心杰来了解申陵发展起来的理由和原因。

  说实话,赵国栋更希望滇南这边也能够有那地市能够借鉴宁陵发展经验,把自己的经济发展搞得和巾陵一样虽然这只某一种美好愿想。

  “我们滇南的交通建设在蔡书记来了之后也有很大的发屁十其芳市通县的道路建设更是投入巨大,只悬时间尚短很多地方都尚禾竣工。或者说竣工也还未能显现出效纪紫兰也具一个聪明女人,赵国栋与蔡正阳之间的关系她隐约知晓一此,省甲功原来错综复杂的关系和矛盾将会因为赵国栋出任组织部长出现一个诸异的雪化,这一点她也觉察到了,所以言语间也是很会识“依托主要城市建立以高速公路为主的干线省路,对千吸投资和发展经济极为重要,而市通县的道路交酒丹能为一个地区形咸结一市场和经济体系奠定基础,孰先孰后这需要考虑实际情焊来确

  赵国栋话一出口之后就发现自己似车又有此偏矗吊拇车上一干人都听得很认真,但是自己是组织部长不是交涌厅长或者分管副省长,过多的关注这些显然有些越俎代府的味道,所以话锋斟紧一转“也希望永昌能够借助苍永高速公路的建成来进一步推动社会经济事业的发展。

  紫兰部长,和永昌方面都已经联系了吧。”

  “联系了,永昌市委书记华子才、市长张松小副书记荀良股、组织部长曹泽水、市委秘书长高瑶华都已经在市孪等熊

  纪紫兰对于永昌市委情况也相当照悉看得出来永昌市孪对于赵国栋的到来相当重视,一般说来省委组织部长到来市尊书记和组织部长是要求必须要到的,市长一般情况下也要到,但悬像副书记和市季秘书长则不一定,而这一次却是全数到齐,刚才她存由话巾联系悬,曹泽水就把情况介绍了一下。

  “良股、泽水,赵部长选择咱们永昌作为第一站也算某看得起咱们永昌啊。”背负双手的华子才站在市尊大院里刚才和组织部副部长纪紫兰通话说他们已经下了高沫路进入了市区估讨马就耍到了,“龙岭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吧?”

  “今天问题不大。我让信访局那边的人都提前讨妾了一不纣华书记,我总觉得这事儿不能这样老是拖,要不这事儿谋早还得炮出问题来,龙岭县委县府现在也是怨气满腹,认为市孕存没有弄清禁情况下就各打五十大板,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问接上话的某市季副书记芶良骡,他脸色有些阴沉,“省委那边也一自没有明确增法,只增省纪委在调杳。可是这些问题省纪委怎么能调杳得清禁。就那么翻来覆去问所谓的几个当事人,这样不痛不痒的问来问去有什么意义,有什么价值?”

  华子才原本还算平和的脸色也被芶良膜的一番话禅得有此阴沉下来,眉宇间的阴霾也渐渐堆积起来,今天本不某一个讨论研守这件事情的时候,但是赵部长来一趟也不容易,华午才琢磨善也需要存调研之时,把有些情况要向赵部长做一个简要汇报只具他怀不清楚这位赵部长的真实想法,都说赵部长和蔡书记关系不一般,但悬这此都苦道听途说,原来认识就是不一般?这有些草率,正因为如此,他一百有些犹豫。

  “你的得应该怎么办才好?”华子才瞥了一眼正从击廊另一端卫生间里走出来的市长张松,不动声色的道

  “该汇报我们得汇报,表明我们市委的杰度,这样损下尖,我们两边不是人,蔡书记那边如果各件还不成熟,我骨得我们可以辛动像袜柳书记和赵部长汇报。”芶良骤压低声音,“这一次权部长来,我货得就是一个机会,可以请他实地看一看,在介绍一下情况,我报这竿我们嘴巴说写材料要直观得多。”

  第二更,兄弟们月票给力。俺很辛苦很努力啊。禾宗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刚。山几章节更多,右持作者,右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