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节 夜宿龙岭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节 夜宿龙岭


  华子才微微点点头。新任省委组织部长明确提出不会按照州安排的点进行调研,而是自行确定调研地点,这让下边地市相当紧张。

  这位新部长的胃口很刁,基本上都是选择的问题多或者情况复杂的县市,而且直言要到基层了解实际情况,但是根据秦力副部长专门转达赵部长的原话,他不会因为他看到的问题而有任何偏见看法,只希望能够在看到问题之后提出解决意见之后的一年之后能够看到有变化。

  秦力副部长专门转达的这个说法华子才不知道是不是其他地市的市委书记州委书记地委书记们是不是也接到了,但是如此鲜明的态度还是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位新部长还是相当坦诚的,他来就是要看问题,看到问题之后也就要研究怎样解决问题。实事求是的说,这是一个好现象,但是未必都能赢得所有人的喜欢。

  发现问题容易,要解决问题就难,受制于各种主观客观的条件,解决问题并不是光凭口头说那么简单,而这位新部长既然敢于如此犀利的挑开问题来,那也就意味着绝不是只是做做表面文章那么简单。

  这位新部长要看龙岭县,这是一个难得机会,由于上一次龙岭出了问题之后,下边怨气满腹,工作进展很不顺利,时间已经过了好几个月,滇缅高速公路这一段进度很慢,施工单位也是意见很大,现在省里边尚未正式对这个问题做出明确表态,赵部长来正好可以让他就这个问题进行一次实地性的深入了解。让他真正了解一下基层工作的难处。

  洗了一个热水澡之后的赵国栋觉得精神一振,先前因为黑蚂蚁药酒带来的阵阵燥热也渐渐消退下去,劳碌了之整天总算是能够最直接地了解了一些情况,龙岭这边情况扑朔迷离,今天虽然很花了些心思在上边,但是赵国栋还是觉得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一些明显的前后矛盾外人看不出,但是对于他这个搞了多年公安工作的老手来说,他却觉得里边有蹊跷。

  有蹊跷归有蹊跷,想要在进步了解却不是他所能做到的,先不说这里人生地不熟,而且他也觉察得到,下边对于自己一行人的到来也是做足了准备。

  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县,人口不足四十万人,但是幅员辽阔。地理条件复杂,永昌德洪瑞里这一滇缅高速公路和滇缅铁路在滇南境内的控制性工程高黎贡山隐道就要通过这里。

  去看滇缅高速公路和滇缅铁路建设工程是赵国栋受了蔡正阳的委托必须要去看的,同时赵国栋也想要了解一下去年底龙岭发生群体**件的成因究竟在哪里,虽然省纪委那边一直在调查,但是根据他所掌握的消息,纪委那边的进展并不大,准确的说龙岭群体**件起因至今也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反映出来的问题也相当多,但是这的确影响到了滇缅高速公路和滇缅铁路的建设进度,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龙岭条件在整个永昌市也算是比较差的一个县,赵国栋除了到滇缅高速公路和滇缅铁路工地调研之外,还到了两个乡镇的村组对基层组织进行调研了解,下午又专门抽了一个小时考察了龙岭经济技术开发区,这是一个规模不算小但是却门可罗雀的县级开发区,没有两家像样的企业,交通条件的制约对于这一地区的经济发展有着相当大的制约。

  龙岭宾馆其实就是龙岭县政府招待所,名字打的是宾馆,其实这就是一个条件一般的招待所,对于赵国栋来说夜宿这里的滋味已经很有一点陌生的味道了。

  在考察调研时赵国栋就然纪紫兰专门和永昌和龙岭方面打了招呼,晚饭尽可能的清淡简单,不要搞什么规格。但是他会对永昌和龙岭方面的心意来敬酒,这样既可以避免一些无谓的浪费,也不至于让地方上感到尴尬和有被冷遇的感觉。

  好在龙岭方面很忠实的执行了这一要求,一桌八菜一汤,都是当地特色菜,菌类尤多,这让赵国栋很满意,当地的黑蚂蚁药酒也是一绝,赵国栋相当耿直的和永昌和龙岭作陪的领导每人一杯,这让永昌和龙岭的领导都大感州…,也觉得赵国栋众个人其实相当好外,而且性格豪爽内收入刻拉近了双方之间的距离。

  永昌市的领导除了市委副书记芶良横和组织部长曹泽水留了下来之外,市委书记、市长以及市委秘书长都已经回了永昌,明天永昌市里边有个重要会议,所以三人都向赵国栋做了解释,赵国栋也能理解,说实话他更希望只留下一个组织部长即可,但是丰委副书记芶良旗却是坚持要留下来作陪。

  芶良旗就是龙岭本地人,他在龙岭担任县委书记多年,家也在龙岭,所以在安顿好赵国栋一行之后,就回了家。

  “二哥,今天的安排怎么样?。站在芶良膛下手的男子有些洋洋得意的道。

  “唔,感觉还行吧,赵部长没有多说啥,估计他也是得到了蔡书记的指示,这样来看一看,也算是表个姿态吧。”芶良旗脸色幽暗,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招待所那边安排周到没有?别给我出啥砒漏。明天他就离开咱们龙岭去广陵县那边了,再咋也得给我稳过去。”

  “放心吧,我安排了四个人小前门后门都有人,可疑人都进不去,招待所里边也都打了招呼。”男子一拍胸脯,“再说了,那边我们都已经按下去了,还能怎么着?省里边来了几趟,还不就是那样,到了龙岭这地盘上,还不是两眼一抓瞎,都得听我们的安排?”

  “哼,我告诉你,就你这份心思就得出问题,当初那些人是怎么跑到省里去的?又是怎么把工地给拦下来的?我再三提醒你们要防微杜渐,有啥风吹草动早一点采取行动,看看你们干了些什么?!有些鸡毛蒜皮的利益能让就让,怎么吃了肉不给骨头,还能连点残汤剩水都不给人?。芶良旗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这帮家伙真是让人头疼,丢不了手不说,干点事情总是会给你找来这样那样麻烦。

  “二哥,这不能怨我们啊,谁知道那帮家伙会突然变得这样暴烈不驯?我觉得原来他们也不是这样,还不都是钱永桂那个老狗来了之后给扇呼起来的,我看钱永挂那家伙就是一条养不家的狗,他一个外乡人来这里当副县长,不是你一力提拔他,哪有他现在的风光?他不但不领情,现在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就可以搞出点事情来了,幸好县委书记还是刚哥啊,要不然还真让他要变天了,我看二哥你得早作安排,想办法把这条老狗给弄走,不然迟早还得找点事情出来,如果这一次不是我们对钱永桂早有防范,下边也早有准备,那就真得出事儿啊。”

  似乎心有余悸,男子刚才得意的脸色也收敛起去

  “哼,我做事儿还用得着你来教我?用不着怕他,只要巫刚和你把下边控制好,让他一个空头县长就去蹦醚吧,没有人听他的,没有人给他传递消息,他也折腾不出一个啥来。你们好生把这段时间熬过去,我估摸着也就差不多了

  芶良旗也觉得有些心神疲惫,有些事情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比如今天来这个赵部长,听说他和蔡书记关系挺密切,都是安原过来的,照理说蔡书记已经定了调的事情。他也就是来走过场而已。可没想到对方却是听看比谁都认真小虽说没表态,还鼓励龙岭县里要以大局为重,地方服从中央,克服困难,为滇缅高速和滇缅铁路顺利建设继续努力,但是他却总觉得对方这事儿上太认真太上心了一点,也许是自己有些杞人忧天,这位年轻的组织部长本来就是一个这样认真执着的性格呢?

  “嘿嘿,二哥,你就放心吧,下边他根本就指挥不动,刚哥在这边的威信他一个外乡人能比得上?也只是不想和他撕破脸而已,这段时间没给他好颜色,他就收敛多了,我估摸着他也感觉到风色不对,自个儿夹着尾巴做人了男子大大咧咧的道:“只等省里边的调查组有个定论就差不多了。”

  “小心使得万年船,你们这段时间还得小心一点,别天都快亮了一泡尿还尿炕上了吸了一口气的芶良馔狠狠的道。,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比,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