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三节 统一思想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三节 统一思想


  赵国栋这一趟调研从永昌开始,第二站是德洪,第三站则是返回途中的苍山,三地调研历时九天,在路上基本上就消耗三天时间,回到昆州时已经是四月中旬了。

  在路上赵国栋就一直在琢磨着龙岭事件的问题,他到德洪也重点调研了滇缅高速公路和滇缅铁路途经县市,了解滇缅高速公路和滇缅铁路在德洪市境内进展迟缓的主要原因,当然德洪方面也罗列了相当多的客观理由和原因,一方面提出是要考虑民族问题,一方面也提出要解决当地群众的实际利益问题。

  “纪部长,这一趟也辛苦你了,你家里怕也是对我这个新来的部长满腹怨言吧?”赵国栋亲自替纪紫兰泡上茶,他的秘书问题还没有敲定,不过已经有合适人选,就等他这一趟回来落定。

  “哪儿的话?我倒是觉得跟着赵部长您出去挺轻松,至少不像原来跟着高部长出去,这酒都得喝个没完,高部长啥都好,就是太不体贴我们女同志,每次出门,都得让我们出阵,害得我都不敢出门了。”

  纪紫兰这话倒是大实话,跟着赵国栋出去的确比较轻松,除了路途上累一点外,至少接待酒宴上,赵国栋这个人不拖泥带水,即便是喝酒,上桌子就先说断后不乱,定量控制,女士随意,不得强行劝酒,这也替她大大减了压。

  而且赵国栋调研都具有很强的针对性,照理说第一次调研都是普遍性了解,但是赵国栋在调研前就做足了工作,把几个副部长和各个处长都专门抽时间进行了一对一的谈话,了解他们对组织部工作情况的看法和意见,尤其是对地方上的组织工作的一些想法和意见,然后才有汪从喜的调研方案出台,选择调研的县市都是存在问题多、情况复杂的县市,可以说取得地方都是下边地市州不愿意让领导去的地方,可赵国栋却偏偏要选这些地方,让下边地市州都是颇为紧张。

  好在赵国栋每到一地就先与地方党政主要领导进行意见交换,明确提出他就是来看存在的问题,不看成绩,并且更重要的是要听一听地市对存在问题提出的解决方案和想法,约定时间再来看变化。

  这个要求让地方党政主要领导及松了一口大气也觉得被勒上了一根绳子,赵国栋说话也很实在,这一点连几个地市的党政主要领导都承认,他提出每个地方都有问题,但是关键在于是否有决心和措施解决问题,解决问题也不要求一蹴而就,他要求要有一个合理规划,要看到变化。

  连纪紫兰都不得不承认这位新任部长很有一手,既抛出了网子将你罩住,但又不是一下子收网就把你给勒死,既给了你希望让你有奔头,又在背后悬了一柄利剑,让你不得不快马加鞭,随时琢磨着来推动工作解决问题。

  能如此年轻登此高位,自然有其成功之处,这是纪紫兰的看法。

  赵国栋对纪紫兰的印象也不错,这一趟调研纪紫兰表现很好,充分的履行了作为副手的职责,对于赵国栋交待的几项工作都能够拿出一些自己独有的看法和观点,并且还能处理得很好,这位女部长虽然一直在组织部工作,但是却不像有些长期在机关工作的干部那样对下边情况一无所知,她对全省情况相当熟悉,即便是在随着赵国栋出行之前也就详细介绍了几个地市的情况,而调研情况也基本上映证了她的看法观点。

  “纪部长,三个地区的情况我们走了一趟,我也算是对三个地区有了一个粗略性的了解,我感觉你最初的观点是符合实情的,三个地市中,德洪和永昌两个地市情况不容乐观。”赵国栋语气平静,但是流lou出来的味道却不像一般的泛泛而谈,“德洪市基层组织建设我感觉不太乐观,反应出来的问题多方面,但是干部素质不高,公信力低下,缺乏威信,这很危险,也是当地推进工作的主要原因。”

  “您是说表现在滇缅高速公路和滇缅铁路的推进力度上么?”纪紫兰心中有些发紧,她虽然对德洪情况也不太满意,但是德洪却是省长陶和谦经常挂在最边表扬的对象,她没有想到这位组织部长初来乍到没几天就开始要lou出锋芒了。

  “不完全是这一点,我在德洪两个县调研两天,除了国家重点建设项目之外,这里的经济发展处于一种没有规划的散漫状态,很有点守夜人国家的味道,这听起来似乎是一种谀辞,但是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也就是对党委政府威信度一个贬义词,缺乏一个科学合理和持续长远的发展规划,推进的工作一受到阻力就停滞不前,要不就是向上级抱怨客观条件困难,缺乏勇于克服困难解决问题的主观能动性,我也看过德洪这几年的经济发展境况,工业经济发展没有亮点,第三产业发展速度虽然不慢,但是没有科学规划,缺乏引导,后劲不足,当然德宏工作也不是一无是处,他们在处理民族关系和社会稳定方面工作开展得比较好,方式方法多样,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说,人民增收才是大事,而恰恰在这一点上他们做得很不够。”

  赵国栋似乎还沉浸在自己在德洪那几天里的调研情绪中,面对着纪紫兰侃侃而谈,细细的评述说自己得出这些结论的依据。

  “那永昌呢?”纪紫兰想听一听赵国栋对永昌的看法,她想了解一下赵国栋的真实意图。

  “永昌总体来说不错,但是存在的问题更多更复杂,准确的说,这里有走两个极端的情况,好的愈好,差的愈差,矛盾也更突出。”赵国栋并不讳言,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还需要慎重考虑,牵扯的方方面面关系太过复杂。

  “赵部长,看样子您对苍山的印象最好?”纪紫兰微笑着点点头,她也觉察到赵国栋不愿意就永昌的情况深谈。

  “嗯,虽然苍山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苍山州委州府班子比较团结,在社会经济发展上也有比较明确的思路,发展也较为均衡,我觉得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在情理之中。”赵国栋不掩饰自己对苍山的看法。

  “赵部长,滇西地区的发展一直处于我省发展的下游,由于基础设施的限制,加之多民族地区受到教育文化等方面发展滞后的历史原因影响,这一片地区发展不尽人意,正阳书记在来滇南之后,也提出了要依托国家大政策带来的有利因素,全力振兴滇西经济发展,促进滇西经济上台阶,改善滇西人民生活水平,原来高部长也有一些想法,但是??????”

  纪紫兰话没有再说下去。

  赵国栋也听出了纪紫兰未尽之言,高永坤担任部长期间也曾经提出了对滇西地区几个地市班子进行小幅调整的想法,但是他这种类似于和稀泥的设想既遭到了陶和谦和张保国的反对,也没有得到蔡正阳的全力支持,所以也只是在常委会上传出一阵风声而已,后来就无疾而终,加上后来他也知道自己即将到人大,所以更没有兴趣再来激发矛盾,所以这个设想也就不了了之。

  “纪部长,走了滇西这几个地市,我也有这种感觉,决定一个地方发展的关键还是在观念的改变,而决定观念的还是在干部,干部中班子尤其是班子里的主要领导的观念意识更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我当过县长、县委书记,也当过市长、市委书记,对于这一点有着深刻的体会,滇西地区发展明显落后于滇东和滇南地区,除了地理环境因素问题,关键还是在于班子,这是我个人的看法。”赵国栋斟酌着言辞,“正阳书记在我下去调研之前也和我交换过意见,要求我认真调研贫困和矛盾突出地区存在的问题症结,找出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所在,要从全局的角度来考虑怎样促进全省经济发展,我在想,我们组织部门需要在这个问题上拿出我们的观点和意见来。”

  纪紫兰听出了对方言语中流lou出来的坚定味道,心中也是微微一凛,“赵部长,您的意思是??????”

  “紫兰部长,我想请你就我们这一次所见所闻和我们对几个地市班子了解情况做一个内部意见出来,我会根据这个意见向正阳书记和保国书记做一个专题汇报,提出我们部里的看法意见。”赵国栋悠悠的道。

  纪紫兰紧张的思考着对方言辞,这么快?难道赵国栋真的这样迫不及待的就要对滇西地区进行调整,问题在于张保国的态度呢?还有陶和谦呢,又该如何想?

  “赵部长,拿出我们的意见容易,问题是您可能需要和保国书记以及正阳书记先行沟通一下,我觉得这样可能会更稳妥一些。”纪紫兰委婉的道。

  赵国栋笑了起来,这位纪部长的确是个谨慎心细的人物,用这种方式来提醒自己,意味深长的道:“谢谢紫兰部长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