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四节 揣摩和迎合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四节 揣摩和迎合


  赵国栋发现自己在组织部长任上的确要比在担任宁陵市委书记任上的闲暇时间要多不少,如果不是主动寻找工作或者说想要刻意偷懒的话,组织部长这个位置实在是一个令人艳羡的好工作,这还抛开了其他一些因素在外。

  在昆州呆了一个星期处理日常杂务,参加了一次全省性的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会议,也主持全部进行了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阶段性总结会议,他从四月下旬开始又继续他的调研之旅。

  滇东地区的昭达、曲州、文城地区作为他的这一轮调研地区,相对于滇西地区,滇东地区的自然条件尤其是交通条件要比滇西要好得多,而像曲州和昭达也是省里经济排位kao前的地市,尤其是曲州GDP总量仅次于省会昆州,人均GDP也仅次于昆州和玉河市,是当之无愧的经济大市,但是即便是这样曲州2004年的GDP总量和人均GDP均不及宁陵五分之二。

  不过曲州经济较为均衡,尤其是传统工业体系较为健全,烟草、煤炭、化工、电力、机械产业都有一定规模,但是也正是因为体系健全也带来一些问题,除烟草产业外,其他优势产业不突出,没有形成具有竞争力的主导产业,产业结构亟待进一步升级。

  赵国栋发现自己总会下意识的将自己调研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尤其是经济发展状况和自己所要调研班子建设和基层政权组织情况结合起来,不过他觉得这一点倒是符合自己的观点,一个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很大程度取决于一个地区党政班子战斗力,而基层组织建设情况好坏直接决定着这个地区政权的执行力和公信力,而这两者恰恰是一个地区发展的关键因素。

  虽然赵国栋在滇东地区调研时间不如滇西长,但是他还是相当深入的了解了滇东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除了曲州之外,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文城地区也是他重点调研区域,这里毗邻桂省,是也是少数民族比例比较高的地区,而他来这里重点调研也是别有心思。

  文城地区是滇东南重要地区,资源丰富,但是经济发展受制于交通状况,至今文城地区仍无一寸铁路,这严重的制约了文城地区的发展,赵国栋在这里考察了班子和基层组织建设之后也对文城的经济状况做了一个详细的了解。

  “赵部长,田部长可也是咱们文城人啊,今儿个他陪您来也算是回老家来了。”陪同赵国栋一起步入饭厅的文城地委书记张国富乐呵呵的道:“田部长,今儿个你也算是半个主人,赵部长来了,就看你的表现了。”

  田永泰是陪同赵国栋一起调研滇东地区来的,按照部里的安排,纪紫兰陪同赵国栋一道调研滇西、滇中地区,田永泰则负责陪同赵国栋一起考察滇东、滇西南以及滇西北地区,另外一名副部长廖刚兼着省人事厅厅长,而秦力则是常务副部长,所以赵国栋也就没有打算让这两位来陪自己一道调研。

  “哦?老田,你也是文城人,这我倒不清楚啊。”赵国栋有些讶异的扭过头来问道。

  “呵呵,赵部长,您可不关心下属啊,田部长是咱们文城地区贵宁人,原来也在咱们文城地委工作了十多年呢。”接上话的文城地区专员韦文明。

  “赵部长,我老家是贵宁的,当兵转业回来就在贵宁工作,96年到文城地委工作,2001年到的部里。”田永泰心情也不错,回老家来,能和原来的老同事在一起坐一坐,喝一杯,不说是衣锦还乡,至少也能回味感悟一下当年的情形。

  “哦,看来咱们文城出人才啊,褚书记也是咱们文城人,老田也是文城人,真还看不出啊。”赵国栋笑道。

  “是啊是啊,褚书记也是从咱们文城走出去的,92年她还在咱们文城地委担任纪委副书记,93年就调到省纪委去了,好像只呆了一年就调到中纪委去了,02年才回咱们滇南的吧。”张国富显然对褚柳的情况很了解,“褚书记在咱们文城地委担任纪委副书记的时候我还在锦屏县府办工作,老韦,你那时候还在砚江吧?”

  “嗯,我还在砚江下边一个乡当乡长。”韦文明似乎也被张国富勾起了一抹回忆,眯缝起眼睛回忆着,“不过那会儿我对褚书记没啥印象,纪委那条线上的,只要不是犯过事儿的,也轮不到咱们认识。”

  “除了褚书记和田部长,咱们文城走出去的还有省政府李秘书长和省交通厅的黄厅长,他们都是咱们文城走出去的干部。”走在最边上的文城地委组织部长万代友也接上话,“都说咱们文城穷,穷则思变,所以才有动力,所以也才有这么多干部走出去。”

  “老万,这话有些道理,不过是不是也和我们文城地委的优良作风习惯有关系呢?”赵国栋笑眯眯的道:“一个地方出干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穷则思变是其中之一,同时还有其他一些原因,比如组织部门的工作得力,能够积极向外推出干部,工作作风过硬,能力出众,深得上级部门的看重,这些原因都可能成为出干部的原因。”

  赵国栋侃侃而谈,但实际上他知道文城出干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高永坤的前任组织部长,现在已经从人大退下来的老部长龙德平就是文成地委书记升任副省长之后转任省委组织部长的,很多干部都是在他任上被提拔到省里边的,不过他当然不会挑明这个问题。

  一干人都附和着赵国栋的看法,纷纷表示有时候穷的地方的确能够逼出很多人奋发向上,最后成长起来。

  晚饭相当丰盛,但是还是按照赵国栋的要求,但求能吃出一个地方特色,不求档次,所以当文城地委准备安排到文城最好锦华酒店时,田永泰提前帮赵国栋拒绝了,他知道赵国栋脾性,最后还是安排在了行署招待所食堂,这里的大厨手艺不差,弄出来的味道不比那些个星级酒店差。

  趁着赵国栋上卫生间的时候,张国富赶紧拉着田永泰到一边:“永泰,晚上咋安排?”

  “啥咋安排?我不是和你说了,我对咱们这位赵部长的性格癖好也不了解,不过我听纪紫兰从滇西回来说,这位赵部长不唱歌不打牌,酒量虽然不小,但是也不爱喝,除了爱看书之外,好像平时也没啥特殊爱好。”

  田永泰和张国富、韦文明等几个文城地区的领导关系都不错,组织部长万代友甚至还是和他都是贵宁一个镇出来的,他也常常回文成这边老家,老家都还有不少亲戚,逢年过节尤其是过春节,那都得会贵宁老家一趟,每一次只要知道他要过来,张国富和韦文明都得要抽出时间来陪一陪,所以他也很是承对方的情,有啥情况也是提前就要通知这边。

  “嘿嘿,永泰,总不能吃了饭就让赵部长各人回客房里去蒙着被子睡大觉吧?”张国富嘿嘿笑道:“这位赵部长看来还真是独立特行呢,不抽烟,不唱歌,不跳舞,不打牌,我老张也算是见过不少领导干部了,这么年轻就能谨守自律的人,还真是第一个。”

  张国富有些感慨,不过感慨归感慨,还是得回到现实中来,“永泰,你给出个主意,总得找点事情才行,这才几点?要不陪赵部长出去转悠转悠?”

  “张书记,赵部长跑了这么远,今天一整天都没歇息,又出去转,合适不合适?”韦文明皱起眉头,这领导没爱好,下边也难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拉近双方距离的交往方式,怎么能够博得领导好的印象?

  张国富一想也是,从昆州过来,三百多公里,开车得四更多五个小时,到了之后基本上就没有休息,径直到了文城市进行调研,保不准儿领导就想休息了呢?

  “永泰,你觉得呢?”张国富觉得还是问问田永泰,赵部长还得要在这边呆两天,总不能每天都为这事儿犯愁吧。

  “赵部长精力很好,这么早休息到不至于,问题是安排什么活动才和他的意?”田永泰也有些拿不准,以前谁都没有和这位赵部长打过交道,谁也不了解这位赵部长的生活习惯,“等等,我打个电话。”

  “给谁打?”万代友好奇的问道。

  “霍云达!红山那个过来挂职的副州长,他就是赵部长在宁陵担任市委书记时候交流过来的,他应该知道赵部长的喜好。”田永泰喜滋滋的道:“问问他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