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五节 示好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五节 示好


  搁下霍云达的电话,田永泰才发现这个电话还真的和没打没啥两样。

  霍云达在电话里也说赵部长没啥爱好,就是喜好体育,打打网球,游游泳,爬爬山,这都是些啥爱好啊,难怪这位赵部长一天精力充沛得紧,从早到晚连轴转也不见他有啥疲倦的时候,这些爱好可真是少见。

  “怎么说?”张国富和韦文明都把目光放在田永泰脸上。

  “嗨,他说赵部长就爱好体育,打网球,游泳,爬山,要不就是看书,嗯,还有就是喜欢喝茶品茗,其他没啥爱好。”田永泰有些无奈的摊摊手,“谁曾想到咱们这位如此年轻的部长却没有爱好,嗯,除了喝茶勉强算爱好外,其他锻炼也算爱好么?”

  “唔,这倒是个麻烦事儿。”张国富皱起眉头,搓着手,一时间也想不出该怎么来接待这位赵部长。

  褚书记在电话里提醒过自己,这位赵部长来头颇大,不但和蔡书记关系很密切,而且在中央也是有些背景关系的。褚书记是很少就哪位领导做这种评价的,除了与自己和老韦关系不一般所以专门提点自己二人外,另外也就说明这位赵部长的确是有些不一般的来头,所以才会专门提醒自己不要去触霉头,这接待好就相当重要。

  只是这位赵部长却是这样一个喜好脾性的人,这倒真成了老鼠拉龟——无从下手了。

  “张书记,要不咱们请赵书记到凤顶阁去坐一坐,那儿风景正好,今儿个天气也好,广北的竹筒香茶也算是咱们文城一绝,让行署办那边赶紧送两筒过来,咱们就陪着赵部长在凤顶阁坐一坐,聊一聊,你觉得怎么样?”韦文明脑瓜子相当好用,听得田永泰说赵国栋喜欢喝茶品茗,顿时就有些开窍。

  “对啊,老韦,这个主意好,咱们广北的竹筒香茶别的地方想尝尝都还尝不到呢,大叶种的晒青茶秘法制作的,不比那普洱差,咱们正好可以好好陪赵部长聊聊,增进感情,拉近距离嘛。”张国富豁然开朗,“永泰,你觉得如何?”

  “嗯,这个主意好,赵部长就喜欢喝茶,我看他办公室里除了书之外,就是茶叶筒了,啥峨眉竹叶青,咱们滇南的普洱,安原那边的黑茶以及据说是安西那边的啥青针,林林总总摆了一柜子,还让我也拿两包黑茶和青针去尝尝,说算是替宁陵和怀庆那边的茶叶打广告。”田永泰也觉得这个注意挺不错,“我还说,咱们滇南的才是正宗的茶叶大省,普洱闻名世界,安原的茶叶和咱们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他还不乐意呢,非要让我尝尝宁陵的黑茶,说不比普洱差。”

  “呵呵,真还看不出赵部长这么维护他工作过的地方。”万代友也有些感慨,“都到咱们滇南来了,还不忘帮着打广告搞宣传。”

  “代友,你别说,宁陵的黑茶这几年名气还挺响亮,听说在港澳和台湾那边相当受欢迎,据说这黑茶产业就是在赵部长九七九八年担任宁陵市下边一个县当县委书记时候搞起来的,据说引入了一家京里的大型制茶企业,一下子就把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的宁陵黑茶给打响盘活了。”田永泰对赵国栋还是做了一番了解的。

  “哦?那正好哇,若是赵部长在这些方面真有门道,能够帮咱们把这竹筒香茶的牌子给打响出去,那就再好不过了,最好能够帮咱们在引进一两家上规模的产销一体化企业进来最好。”韦文明一听来了兴趣。

  “这老韦你得去问问赵部长自己,不过你们可能对赵部长的情况还不太了解,他可是搞经济的一把好手,恐怕你们都知道去年他担任市委书记的宁陵市GDP破了千亿,但是你们可知道两年前宁陵GDP是多少?”田永泰瞥了一眼身边几人。

  “怕是至少有五百亿吧?”韦文明沉吟着道,他们都只知道新来的组织部长是搞经济起家的,所在的宁陵市是内陆地区第一个经济总量破千亿的普通地级市,但是具体情况却不是很清楚。

  “嘿嘿,2002年赵部长到宁陵担任市委书记时,据说宁陵GDP只有不到200亿,算一算,这两年增长了多少?我看到前天《经济日报》上刊载了人民银行总行到安原宁陵考察征信体系建设工作,上边说宁陵市是目前国内内陆地区银行分支机构设立最多的地级市,基本上国内所有银行都在宁陵设立了分支机构,据说鲜有进入内陆地区普通地级市的外资银行也对宁陵充满了兴趣,认为宁陵的商业氛围和发展活力值得他们进入。”田永泰随口介绍着:“所以我在车上和赵部长探讨了一下宁陵今年GDP会达到多少,他说他的估计是一千五百亿到一千六百亿之间,也就是说增速在百分之五十到六十之间。”

  无论是张国富还是韦文明抑或是万代友,都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低的时候经济增速很高这能够接受,但是在GDP已经达到千亿级别水准的时候,GDP还能以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增速发展,那就太骇人听闻了,而省会昆州去年GDP还不到一千亿,文城地区才只有一百三十亿,增速达到百分之十五就已经算是相当高了。

  “赵部长来咱们滇南来当这个组织部长有些屈才了啊。”张国富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田永泰瞅了张国富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没有说话,韦文明则似笑非笑的点点头。

  赵国栋很欣然的接受了张国富一行邀请到凤顶阁品茶的建议,四月的气候无疑是最宜人的,能够登高远眺,一壶清茶,细细品来,这份感觉也让人心旷神怡。

  文城是一个基本上没有什么工业污染的世外桃源,这从另一方面也就意味着缺乏工业经济支撑的文城地区总体经济实力相对落后,财政薄弱,这也是一直困扰文城的难题。

  文城的确是个出人才的地方,褚柳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关于龙岭事件的调查,省纪委的调查组依然在进行,赵国栋旁敲侧击的通过其他渠道了解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得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

  那份资料他仔细看过了,也让方夜白把这份资料与他在永昌市纪委的那位大学同学进行了核实,有出入,但是出入不算大,当然还有一些东西仅仅是kao这种侧面方式是无法了解到的。

  从方夜白那个同学那里获得的一些消息证实,省纪委的调查组是获得了不少有价值的东西的,但是省纪委调查组却表现得很是诡异,一直没有拿出像样的结论报告来,这让赵国栋也有些怀疑褚柳想要干什么。

  他很想当面和褚柳就龙岭事件和褚柳交换一下意见,但是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条件不成熟。

  通过熊正林那边赵国栋对褚柳进行了一个比较详细的了解,这位曾经在中纪委工作了九年的少数民族干部返回滇南担任了纪委书记,虽然在日常工作中看不出她的倾向性,但是给赵国栋的感觉,褚柳总体上来说还是站在了较为公允的角度上,或者说讲政治的高度上,这也是熊正林给褚柳的评价。

  熊正林对褚柳的评价比较高,他说褚柳心思缜密,考虑问题相当细致周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是谋定而后动,绝不作无把握的事情,而且也很能把握分寸,对上级意图了解贯彻都十分准确到位。

  这样一个纪委书记在龙岭事件上表现出了一种异乎寻常的沉默,这无疑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她可能早已获得和了解到了龙岭事件的很多内情,但是到现在为之都还没有任何动作,那么她还在等什么?

  赵国栋很认真的琢磨和了解了褚柳这个人,所以在没有拿准对方的意图之前,他宁肯等待观望一下,不急在一时。

  褚柳是文城人,对文城有很深的感情,文城地委书记张国富和专员韦文明都和褚柳关系密切,褚柳也对文城地区的发展相当关心,甚至并不避讳什么。

  所以赵国栋希望可以通过一些渠道来拉近自己和褚柳的关系,这样有助于今后自己的工作开展,这也是他把这一趟调研重点放在文城地区的原因。

  从其他一些渠道了解到,褚柳很希望自己家乡的发展速度能够更快一些,这让她也对自己家乡地区的父母官也寄予了厚望,这也是张国富和韦文明之所以能够获得褚柳信任的关键,但是文城地区落后的基础设施和缺乏一个有远见而又切实可行的操作规划一直困扰着文城经济发展,这也是褚柳很是扼腕叹息的。

  在这些方面,赵国栋自信是有些底气的,即便自己现在只是一个组织部长,赵国栋相信自己一样可以在某些方面发挥特殊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