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六节 文城班子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六节 文城班子

  的竹筒香茶的确很有特煮,混合着特有竹叶与息的辄甘尔侥唇齿间,有一种芳香流淌的迷醉感,让对于品茶已经有些造诣的赵国栋颇为惊讶,他没有想到在文城这个并不算出名的偏远地区居然有这样富有特色的货色,丝毫不比那些个啥碧潭飘雪、君山银针之类的顶级名茶差,甚至还有一种特有的清心醒脑的馥郁。

  话题很快就从广北的这种竹筒香茶延伸开来,谈及到文城地区茶叶生产情况,韦文明大概是一直惦念着田永泰所说的宁陵黑茶产业打造攻略,自然免不了就要提及这一事宜。

  文城地区工业基础相当薄弱,尤其是在几个县份上更是只有屈指可数的轻工业,虽然有色金属相当丰富,但是受制于道路交通和电力通讯等基础设施的制约,也没有能够真正进入正常开发阶段,农业依然在这个地区产业中占据着绝对主导地位,二三产业的发展尤其是第二产业的发展缺少支撑。

  整个文城地区既无一寸铁路,也没有一条高等级公路,唯有一条国道横贯而过,不过这也带来一些优势,那就是这些地区基本上都没有工业污染,发展诸如烟叶、茶叶生产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赵部长,听说您在宁陵工作时成功的把黑茶产业打造出来,我们文城地区的制茶业也是历史悠久,而且光照和地质条件尤其适合,但是由于缺乏资金和技术,尤其是缺乏龙头型企业的带动,一直没有能够形成气候,很大程度上都沦为为其他茶叶品牌的处级生产地了,不知道赵部长您有没有合适的路子也把我们文城引荐引荐啊。”韦文明一边亲自替赵国栋添水,一边道:“赵部长,咱们这广北竹筒香茶够地道吧?不比宁陵黑茶逊色吧?”

  “嗯,这竹筒香茶的确有些别具一格。但是和黑茶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我很喜欢。

  ”赵国栋并不掩饰自己对这种竹筒香茶的喜欢,“宁陵当时的茶产业也是分散薄弱,当时我还在花林县当县长,花林也是国家级贫困县。要想摆脱这个帽子,只有四处找路子,正好遇上一家京里大茶叶公司到宾州洽谈黑茶生产合作事宜,好像宾州那边谈崩了,我就找上门去。”

  “当时花林的黑茶虽然不及宾州有名。但是事实上也是源出同宗,他们来考察了我们这边的茶场和制茶厂情况之后,觉得还行,但是提出的条件很苛刻,基本上是有点带垄断性质,要求把当时县里边优质茶山基地全数由他们来控制,从栽培、改良到采摘最后到加工制作全部由他们来控制,我当时也是冒着一些骂名和风险先答应了下来,我只是要求必须要打造属于花林自己的茶叶品牌这一条,后来几经周折才算是把裕泰公司引了进来。”

  “不过这家企业的确有些路子,在培育打造品牌上很有一套。也投入了巨资对花林茶园进行全面改良,几年时间就把宁陵黑茶产业做大,压过了最负盛名的宾州黑茶,现在宾州绝大部分茶叶初级产品都是被宁陵这边消化。”

  对这一点赵国栋也是颇为自豪,韦文明很是会选择话题,正好也挠到了赵国栋痒处,当话题逐渐延伸开来时。赵国栋才发现入了对方的散,对于对方提出的邀请裕泰公司来文城地区考察一事儿,也只有应承下怎

  “国富,文明,你们俩是变着法子来让我往套子要钻啊,这些事儿可不是我的份内事儿,你们该去找国梁省长才对。”赵国栋一只手端起查布尔,一边笑着伸出手指头虚点两下,“我这喝了一杯茶,就给套上这样一桩事儿,太不发小算了。”

  “嘿嘿,赵部长谁让你声名在外呢?”田永泰也是乐呵呵的道:“我们文城这边民风淳朴,人民热情善良,矿藏丰富,但是就是受制于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说实话,我们这些文城人也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

  “永泰说的没错,上一回诸书记回来也是谈及这个问题,让我和文明专员很是惭愧汗颜,文城经济基础薄弱,干部群众思变的情绪很高,地委和行署也一直在积极寻找突破点,近几年来地区经济增速也在逐渐加快,但是我们与省里其他地区的差距依然很大。”张国富的态度很坦然。“制约我们地区发展的关键因素除了我们干部群众的思想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客观因素,那就是我们的道路交通基础胭茫设,在这一点上也请赵部长帮我们尖城地区呼吁一下只猜予重视和政策倾斜。”

  张国富和韦文明的坦率给了赵国栋很好的印象,在他看来虽然文城地区比起滇西几个地区来似乎一样贫困落后,但是这边领导班子的思想却明显要开放许多,开放乐观而有积极进取的心态有助于增强发展的动力和信心,这比其他任何都更重要。

  虽然张国富也认为文城地区领导干部思想还有待于进一步解放,但是赵国栋却是比较满意,无论是哪样工作也需要一个过程,想要一蹴而就只会适得其反。

  “国富,文明,你们能认识到这一点就好,客观因素上的制约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努力来弥补,但是主观上尤其是思想上的差距我们就义不容辞的要迅速解决,我个人认为,文城地区总的局面是好的,但是要努力拓宽眼界,解放思想,认真改善工作作风,尤其是在为经济发展服务的工作作风,牢牢树立围绕经济发展这一中心工作服务的观念,这一点做到家了,甚至比引进一两个大项目大企业更重要。”

  赵国栋点点头认同张国富的观点:“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这个梧桐树不仅仅是指基础设施建设,而且也包括党委政府的工作作风和效率,后者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比前者更重要,尤其是对于外资和沿海地区的民营资本来说,他们更看重地方政府的态度和作风,哪怕是硬件条件差一些,只要地方政府作风过硬,这一点我在宁陵工作期间感受尤深。

  ”

  赵国栋这番话让张国富和韦文明都颇为动容。

  文城地区地处滇南东南一隅,基础设施落后,经济发展一直没有太大起色,张国富和韦文明二人都在书记和专员位置上呆了两三年时间了,要说地位也早已稳固,但是经济发展不起来却成了两人心中最为纠结的难题。

  两人早已经捐弃了搭班子初始时的些许嫌隙,都是一门心思琢磨怎样把这文城经济搞起来,尤其是在蔡正阳担任滇南省委书记之后对于地方经济发展的越来越重视,对待经济发展不力地区党政主要领导态度也是日益严厉,这让两人心中也是常怀惴惴之心,把经济搞起来也成了两人共识,但是由于文城地区基础的确太过薄弱,加之交通条件限制,二人也是费尽心思招商引资希翼能够取得突破,但是始终起色不大。

  这一次赵国栋就任组织部长之后的滇东调研考察也是让两人心中有些担心,已经有一些风声传出来称中央对滇南经济发展不太满意,所以才会将这个两度蝉联全国经济增速冠军城市的市委书记调整到滇南担任组织部长,就是要进一步促进滇南经济发展,尤其是要从班子建设上来推动滇南各地市州经济全面协调发展。

  猪柳也专门给两人打了招呼,要认真对待赵国栋的调研考察,言外之意这可能也是省委书记蔡正阳耳能下来调研的前哨,如果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日后情况就很难说了。

  “赵部长说得对,我们文城虽然在硬件条件差一些,但是我们要卓争在软件服务上弥补起来。”韦文明叹了一口气,“只是有些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依然很关键啊,赵部长,我们文城也是深受这基础设施建设落后之苦,我们也很想改善条件促进发展,但是财力上的限制使得我们捉襟见肘,我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说实话,国富书记和我两人这两年食不甘味睡不安枕,头发都白了不少,就是想要解决这一瓶颈问题,去年省里和铁道部签订了部省合作协议,进一步打造我们滇南面向东南亚。辐射西部地区的战略地位,规发已久滇桂铁路也在积极筹备,但是只听脚步响,不见人下来,如果这条铁路能够按照规划横贯我们文城地区,那将对我们文城经济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改变”

  韦文明的感慨也让赵国栋颇为震动,谁说这些地方干部就没有一心想要谋事谋发展者?至少在他和张国富、韦文明接触时间里,他能够感受到对方内心时发展变化的渴望,两人表现出来的态度和观念也都足以说明在贫困地区一样有着锐意进取的好干部。

  今儿个得票寥寥无几,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