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八节 褚柳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八节 褚柳


  认蔡正阳办公室出来赵国栋就一直在细细琢磨着对方最略洲川一番话,弦外之音虽然不太明显,但是这一段时间里一直在安排纪紫兰、方夜白对滇西几个地市尤其是德洪和永昌两市进行摸底调研,基本情况也大致有了一个了解,蔡正阳最后那一番话就有些隐有所指了。

  蔡正阳应该对龙岭事件的情况有所了解了,甚至说不比自己了解得清楚,那是通过哪个渠道获知的?纪委。只能是纪委!

  赵国栋心丰一片亮堂。诸柳隐得很老靠,难怪熊正林说猪柳做事作风慎密,滴水不漏,不到关键时候绝不露锋芒。

  猪柳肯定早就把龙岭事件的前因后果向蔡正阳做了汇报了,但是蔡正阳和裕柳这边都保持着沉默,那是打算干什么?把这件事情按下去,让时间来冲淡磨平?那蔡正阳何须最后说那一番话?一个暗示给自己就足够了。

  这还真让自己有些费思量了。

  蔡正阳决不是对这件事情就听之任之了,他也不是那种为了爱惜自己羽毛就听凭眼睛里但是如何来处理,如何来将这件事情处理得妥帖,却需要好好琢磨一下。要做到既要维护蔡正阳的政治威信和影响力,又要把龙岭事件中背后这帮欺上瞒下的家伙不动声色的处理掉,这就需要考手艺了。

  回到办公室里,赵国栋就把纪紫兰和方夜白叫到了办公室,纪紫兰这一段时间也就着重在对德洪和永昌两市的班子进行调查了解,而方夜白则作为纪紫兰助手,德洪市委班子庸庸碌碌,思想僵化,不思进取,连续三年经济增速处于全省末尾几名,而且党委政府威信低下,执行力根本无法贯彻,这个班子调整已经势在必行。

  而永昌班子则是因为龙岭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更为深层次,华子才虽然工作热情和积极性都有,但是却识人不明,芶良骤在龙岭事件中的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他并非一无所知,但是却希望能够把事情压下来,大事化小事化了,直到赵国栋调研之后,依然想要抱着侥幸心理求蒙混过关。

  “紫兰部长,看来滇西这两个地市的班子问题还不是一般化的麻烦啊。”

  赵国栋的新任秘书王越已经正式开始履职,替纪紫兰和方夜白送上一杯热茶之后,才很礼貌的替三人掩上门而去。

  “嗯,是有些麻烦,不过赵部长,哪一次人事调整不麻烦呢?”纪紫兰倒是显得很放松,捧着茶杯笑语如珠,“咱们组织部本来就是干这种活儿,太多人盯着,有人欢喜有人忧,有对你感恩戴德的,自然也就有对你恨之入骨的,习惯就好。”

  “呵呵,好一句习惯就好,是啊,把心态摆端正就行,不掺杂私人感情在里边,本着一颗公心,我想纵然是有些不满或者不理解,咱们也受得了,问心无愧不是?”赵国栋笑着点点头:“夜白,怎么样,情况基本上拿起来了吧?”

  “嗯,还行,纪委那边比较配合,我估摸着他们那边也要出结论了,嗯,我感觉他们也是在等待什么,芶良数的问题基本上浮出来了,弄不好可能会要司法机关介入。”方夜白也有些感慨,他觉得这一段时间是自己到组织部工作之后过得最充实的时期,自打芶良横的问题暴露出来之后,赵国栋就安排他到纪委那边调查组协助纪委就永昌班子建设中存在问题进行摸底,找出永昌班子之所以出现如此大问题的原因。也算是深入下去扎扎实实的进行调查。

  “赵部长,我看德洪和永昌的班子虽然存在的问题情况不一样,但是都很严重。而且也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我认为部里边可能需要召开部务会议进行专题研究,再向保国书记和正阳书记进行汇报。”纪紫兰把手中的材料递给赵国栋,建议道。

  赵国栋一边看一边道:“那部里有没有一个成熟的想法?”纪辈兰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她也知道这位赵部长还不太清楚部里研究人事的基本程序,所以有些安排听起来也像是外行一般。

  像这样重大的调整,部里边只能先摸情况,然后是书记、副书记和部长三人之间有了一个大概默契的意见之后,部里边才开始真正着手有针对性的进行研究,拿出一个框架来在部务会议上通过,再递交给书记碰头会议研究,如果有分歧或者需要调整的再拿回来重新研究调整,再报,如果没有异议,书记碰头会基本形成一致意见,再过常委会这一关。

  当然这只是一个常规性的程序,很多时候则会出现一些简易程序,比如省委“突然提名某人担任某职位,或者说在书记碰头会卫没明扪溅致意见,但是省委书记坚持上常委会,这些情况虽然不常见,但是也都出现过,那就特事特办。

  “赵部长,你们上边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意见,我们怎么敢乱作规划?”纪紫兰抿着嘴,笑意盈面,“您得先和保国书记沟通之后,再征得正阳书记认可之后,部里边才能来进行工作安排。”

  赵国栋恍然大悟般的笑了起来,“紫兰部长,你别说,我对这一行还真是外行,这程序怎么走你还得随时提醒我,有时候脑袋一热,就得搞“跨越式,了。”

  “赵部长,这都是细枝末节问题了,您只要把关键问题抓住就行了,如果保国书记和正阳书记都基本上同意您的意见,您就可以安排部里开展工作了。”纪紫兰笑着道。

  赵国栋也是点头称是,和张保国沟通是必须的,但是之前他还需要和另外一位位置特殊却又在这场风波中起着至关重要作用的角色交流一番。“哟,赵部长。你可真是稀客,来滇南这么久了,你还是第一次到我们纪委这边来吧?”裕柳黑瘦的脸上浮起一抹难得的笑容,头发剪得短如男儿一般,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短袖衬衣,却把这位纪委书记显得更加清爽利落。

  “嘿嘿,猪书记,您这儿可不是啥香饽饽,没有人有事儿没事儿来您这儿吧?我就不相信黄部长、孙书记他们都还来您这儿串门儿。怕是真的接到您的通知,大家都得琢磨着是不是下边又犯啥事儿了吧?”赵国栋哈哈大笑,一边四处打量着。一边走进裕柳的会客室。

  “那是,赵部长,你们组织部人人都愿意去,哪怕是没事儿也都愿意到你和几位副部长那儿去坐一坐,哪怕是混个脸熟都行不是?没准儿下一次研究调整的时候就能想起我了呢?可到我们纪委来干啥?本来都没事儿。说不定经常在纪委这边晃荡,就被惦记着了呢?”猪柳说话也相当风趣,没有半点扭扭捏捏。

  “裆书记,抱着这种想法的人那都是心里有鬼才这样,若是心中坦荡,你就是天天在纪委这边晃悠,那也没有人能把你干啥?心中无冷病,哪怕吃西瓜?”赵国栋接过诸柳秘书递上来的热茶,道了一声谢。

  “坐吧,赵部长,我算着你也该来了。”当秘书出去之后,猪柳点点头,也在赵国栋对面的沙发坐下。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自己所料不差,看样子猪柳是一直在等待着自己登门呢。

  “滇东一行还算是顺利吧?”

  本以为裕柳会步入正题,没想到话锋却一转,赵国栋也不在意,“还行,走了滇西,再走滇东,感觉的确不太一样,也去了诸书记老家看了看。”

  “嗯,我春节也回了老家去呆了两天,不过没和文城那边说,就想安安静静在老家清静一下,出去十年,回来两年,就一直没有找到休息机会,今年我是给正阳书记请了假,在老家呆了几天。”裕柳扶了扶眼镜,“老家变化不大,很能让人勾起回忆,但心里却有些遗憾,外边日新月异,可老家这些群众生活改善不大,说句难听一点的话,很多地方的道路和房屋建筑都还是我十多年前离开文城时候的模样,我自己都感到惭愧。”

  “猪书记,这一次我也去了文城,看了看文城市和贵宁县两个县市,我感觉文城地区虽然因为这样那样的主客观因素落后了一些,但是领导干部们的思想观念还是比较开放的,求变心情很急切,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虽然接柳语气中不无时文城地区地委行署班子的批评之意。但那是各家人说各家话,她可以这么说,自己却不能附和,何况文城班子给他的印象本来也不错。

  “赵部长,你不用为张国富和韦文明大唱赞歌,不过他们俩求发展的心情我倒是知晓一些,只是他们俩在办法上少了一些,加上文城这边的道路交通和基础设施条件的确查了一些。我可是听说你在那里许下了不少诺言啊。”猪柳笑吟吟的道。

  补昨晚的,月票落后了,兄弟们给力支持吧,一下子就被甩下了一大截,位置也下滑了一步,揪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