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九节 潜流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十九节 潜流

  “哟,这点事儿也传到诸书记您耳朵里来了?张国富和权火判丛嘴巴可真是藏不住一点东西啊。”赵国栋故作惊讶的道:“都是些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儿,成不成还在两可之间呢。

  ”

  “行了,赵部长,正林主任也和我通了电话,他在电话里对搞经济的本事也是赞不绝口,宁陵能成为咱们中西部内陆地区第一个凹破千亿的地级市,说你居功至伟不为过吧?”诸柳笑眯眯的道:“鑫达集团我知道,是搞磷矿和磷化工起家的,现在在宁陵搞了一个电解铝系列项目,投资前前后后怕要上百亿吧?就算是拨拉点残汤剩水,也能然给我们文城地区沾点光不是?还有广北那个制茶项目,裕泰集团我也知道,我在京里时就听说过这家企业,算是咱们国内制茶行业中的前几位吧?听说宁陵黑茶就是他们一手捧红的,难道说在广北就不能折腾出点名堂来?。

  赵国栋惊讶的张大嘴巴,上下打量着诸柳。

  这一次他是真的有些惊讶了小没想到诸柳竟然对这些情况如此了解,而且了解得如此细致深刻,都说裙柳对自己老家特别看护关照。据说曾经因为一个本来是安排在文城试点的水土改良项目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改到了昭达地区,她大发雷霆,为此还和现在已经调到黔南担任省委副书记的常务副省长在常委会上拍了桌子,看来这说法没错,这位纪委书记是真的对自己老家的发展很上心。

  “怎么,赵部长,就兴你擅长搞经济工作,就觉得我这个纪委书记就该是每天青脸黑面的抱着党风党纪条例横眉冷对下边?我就不能抽点时间了解一下经济发展情况?告诉你,赵部长,纪委干部也要与时俱进,也要随即掌握经济发展动态,**分子的伎俩也在不断花样翻新。我们也随时掌握经济工作中出现的新动向新变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做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制敌于先机。”

  诸柳话语中充满了风趣调侃的口吻,赵国栋禁不住笑了起来。“猪书记,真没看出来您这么幽默,说起话来一套接一套,我看下次咱们省委要搞啥演讲比赛这一类的活动,您得现身说法,给咱们省委机关里的这些个干部们上一课

  “得了,赵部长,别给我把话题扯到一边儿去,张国富和韦文明前几天走我这儿来,说起了你帮他们联系的事情,一个个都是眉飞色舞,我就想听个。实话,鑫达集团有没有意思在文城落户?广北那个茶止改良和兼并重组组建一个龙头制茶企业项目希望有多大?”诸柳来得如此直白的话语让赵国栋也是咧嘴苦笑,“诸书记,您这话可真是要逼死我啊,这都是企业行为,您觉得我一个电话就能让鑫达集团拍板在文城砸十亿八亿?你觉得我吱个声儿就能让裕泰集团乖乖掏出支票簿来为广北茶山改良买单?他们可都是商人,在商言商,没有利益的事儿,您觉得他们能干?”

  “别在我面前装,宁陵三年前我估摸着比起文城这边也好不了多少,你怎么就能把宁陵给折腾起来,你别给我讲这样那样的客观理由,正林主任告诉我。你有法子能扶持文城一把。我相信他的话。”诸柳语气平和,目光却是落在赵国栋身上不动。

  赵国栋意识到待柳是相当正式的和自己谈这个问题,也对祷柳如此关心老家的发展有些感动,不管她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心,至少她是一门心思想要自己家乡发展起来,从这一点上来说,的确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值得钦佩。

  “猪书记,我也不给你打马虎眼。鑫达集团在宁陵那边的投资刚刚铺开,估计后续投入也很大,这大概您也知道,前段时间他们一个副总到了滇南,也去了文城考察了一下投资情况。只要还是觉得文城基础设施太过薄弱,像道路和电力这些方面比较落后,像采矿业也好,冶金行业好,电力保障很很重要,他也说文城水电资源也比较丰富,尤其是中小水电,但是都没有开发利用出来,也就是说如果要在文城地区这边投资,这就要牵扯一系列问题,他作不了主,下个月鑫达的两位老板会来咱们滇南一趟,再去实地考察文城那边投资环境,估计那个时候就应该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意见出来。

  周鑫周达两兄弟都专门给赵国栋打了电话对他们俩一时间来不了滇南表示歉意,周达还在云岭那边坐镇,抽不了身,周鑫则一直在京里,涉及到云岭电解铝项目一系列骨不少。他也不敢轻易离开。但是两人都信誓旦旦的嗽…且”间肯定会抽时间出来一起到滇南,专门考察文城投资事宜,他们对文城丰富的铝土、铅锌矿资源都充满了兴趣,赵国栋到了滇南之后第一个邀请他们到滇南考察投资环境,让他们也是受宠若惊。

  “至于裕泰集团这边,他们的考察团一直在文城这边,这成不成我不敢说,但是看得出来他们也很是感兴趣倒是真的,只是还是那句老话,文城地区的基础设施,尤其是交通和电力这些最起码的基础条件太差了一点,这作为投资环境的硬件设施极大的限制了投资者的投资热悄赵国栋叹了一口气,“文城地区如果能够在基础设施方面得到改善的话,那我相信文城的发展潜力将会充分挖掘出来

  “赵部长,我听说你在能源部工作期间和国电集团和东能集团这些国企的老总们关系都相当密切,你也说我们文城地区水电资源相当富集,难道说就不能把这些个大户们拉到咱们文城来看一看瞅一瞅?。诸柳似笑非笑的瞥了赵国栋一眼”“你既然来了滇南,可别把自己当外人,再怎么也得为我们滇南多做一些贡献不是?”

  “诸书记,我的工作可不是这些啊,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是?。赵国栋嘻嘻一笑。

  “赵部长,你说错了,什么叫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首先是省委常委,至于说组织部长那不过是省委内部工作的一个分工而已,省委常委就是省领导,哪一项工作你都有责任有义务,组织工作也是为了更好的推进我们滇南的中心工作服务,我们滇南现阶段中心工作是什么?不就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么?只有发展经济才能改善民生,所以为了这个。中心工作,我们都要摒弃那种自扫门前雪的狭隘心态,要全方位的投入到谋发展的工作中来,这可是正阳书记在上一次常委会上的经典论断,这次会议你好像并没有缺席啊,是没有认真领会呢还是在开小差?或者就是理解得不透彻变了味?。

  赵国栋算是领教了裕柳的词锋,都说宣传部长黄梦真口才超群,但是看来这位纪委书记的口才也丝毫不弱,那抓人言语的漏洞是老辣得紧。

  “得,得,诸书记,我说不过您,服了您了,我错了,行不?下来我就和国电集团和东能集团哪几位联系,行不?不过我倒是很奇怪,您说正阳书记那会儿也在当能源部长,咋您就不和正阳书记建议,让正阳书记召见一下他们呢?”赵国栋赶紧抱拳举手投降。

  “赵部长,你怎么知道正阳书记没有召见过他们呢?但是正阳书记身份不一样了,很多具体落实上的事儿,他能经常去盯着么?可咱们省政府这边似乎对这些方面不太重视吧。”诸柳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语气也变得有些寡淡,“所以么,有些事情还得指望你来牵线搭桥了。”赵国栋意识到了自己问这话有些不合时宜,他也在纳闷儿以蔡正阳从能源部长下来的身份,照理说滇南在电力、能源这一非是完全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但是这两年也没有听见滇南在这方面有啥大动作。倒是自己都能在云岭把咕噜沟电站给折腾起来,这中间也就说明问题的蹊跷。

  气氛稍稍有些冷场,赵国栋也知道该步入正题了,“猪书记,您说的事儿。我记在心上了,下来我就和他们联系一下,相信这份儿薄面他们还得给我,成不成是两回事儿,但至少会来一趟,不过,省政府那边如果不来气,恐怕就只有以下边地市州的名义了。”

  “多,说到这儿吧,宋国梁不是当常务副省长了么?估计他们省政府那边也会有分工调整吧?。裕柳表情也渐渐恢复了正常,“我都向正阳书记建议过,建议尽早把省政府这边班子配齐,中央对我们滇南某些方面的工作不是很满意,有些事情上,省委也不能太讲无谓的团结,滇南的发展也不能再耽搁了

  事实上在之前赵国栋已经意识到了祷柳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自己来滇南之前获得的消息称这是一对方的立场已经发生了变化,而刚才那一番话更是映证了自己的判断。

  赵国栋感觉滇南政治局面将会有一个深刻的变化了。

  啥也不说,补更之后第一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