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节 势压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节 势压


  几汉悉了祷柳相当明朗的杰度!后,赵国栋心中底与足咐比”很显然中央的一些风声已经刮到了滇南,自己作为一个最为明显的风向标让很多人都得掂量一二了。

  赵国栋在文城的调研情况和对文城班子的认同以及不遗余力为文城地区招商引资上的吆喝,都赢得了裙柳的好感,两个因素结合之下,诸柳与赵国栋就龙岭事件的处理情况进行了沟通,当然,赵国栋相信在这个问题上猪柳也已经向蔡正阳也做了回报,而具体怎样处理,赵国栋估计猪柳获得的答复应该和自己一样,也就是说对于永昌市班子的调整基本上要由自纪委和组织部来协调定调。

  当然还需要征求张保国的意见,只不过在蔡、待、赵三人意见基本一致的情况下,张保国似乎也不太可能持有异议,毕竟纪委这边已经取得了很多真凭实据的东奴

  也该是和张保国碰碰面的时候了,赵国栋不清楚这位在滇南也还是颇有分量的省委副书记对于自己这个组织部长的到来会抱着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当然,不可能是欢迎,但是不是就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呢?

  赵国栋也觉得不尽然,诸柳都能够意识到这其中风向的变化。难道说张保国就没有闻到其中味道?

  赵国栋猜得没错,张保国的确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的气息。

  多年在政坛上的沉浮颠簸让他觉察到了来自高层的一些风向调整,首先是李腾被调整出了滇南,虽然到了渝州。但是却是担任了宣传部长,而不是预想中的组织部长,这本来就是一个很微妙的变化而滇南的组织部长却是从安原调来的这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据说是带领了一个昔日的偏远穷市率先实现了经济翻身,成为中西部地区第一个凹破千亿的地级市,在此之前甚至连作为滇南省会的昆州都还没有做到这一点,中央让这个人来滇南工作,而且是担任组织部长,如果这个时候他张保国还感觉不到这背后的深意。那么他张保国担任这个省委副书记就不合格了。

  中央对滇南工作不太满意,尤其是对经济工作不太满意,他相信陶和谦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一段时间里省政府在工作重心上也有所调整就证明了陶和谦的政治嗅觉并没有迟钝。但现在才来调整是不是有些稍嫌晚了一些呢?

  把握不住风向和时机的人只会被淘汰,张保国坚信这一点,逆流而动,只会碰得粉身碎骨,智者不为。

  这段时间赵国栋跳得很起,滇西、滇东、滇中,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就把将近十个地市州跑了个遍,这小子精力的确充沛,这样连轴转似的下基层,而且几乎都是到了县乡一级,一日驱车数百里,像自己这身体肯定吃不消了,也只有这小子年轻力壮才经受得起。

  这无疑是在作某种准备,尤其是首站就奔着滇西去,张保国就一直在琢磨着,这个家伙打算干什么,德洪。永昌,这两个地市毫无疑问将要成为下一次人事变动中的重心。

  龙岭事件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实际上无论是蔡正阳还是陶和谦他们都意识到了矛盾公开化带来的弊端,这甚至超过了龙岭事件本身,一个群体**件而已,就算是惊动了国务委员,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处理也好,解决也好,也多的是办法,但是这样将矛盾公然暴露在了中央面前,却是一个失策小尤其是对陶和谦来说,更是失策。

  蔡正阳来滇南本来就是肩负着要振兴滇南经济的重任而来,陶和谦在之前担任省长期间过分求稳,让中央不太看好他,而蔡正阳来之后,陶和谦在心理上有些失衡,如果不是自己经常提醒对方,只怕情况还要糟糕一些。

  龙岭事件之后中央似乎已经意识到了滇南的僵局,将李腾调走,赵国栋调来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而宋国梁虽然担任了常务副省长,但是这一个常委副省长,中央却一直迟迟未定。

  张保国可以肯定,中央在这个人选上肯定要征求蔡正阳的意见,尤其是在陶和谦和宋国梁这两个人俨然有在省政府那边独大的情形下,这个常委副省长位置更显重要,张保国甚至担心在陶和谦与宋国梁之间,中央会不会要调整二人中的一个,当然这个猜测是要建立在滇南局面在今后这一年时间里依然儿山品列改善的情况下。

  风向变了,如果还不能顺应潮流,那就要出问拜

  张保国轻轻叹了一口气,陶和谦和宋国梁太过于贪恋现有的权势而不愿放手了,他们以为可以用这种阳奉阴违的方式来把蔡正阳挤走,以为可以借助矛盾公开化的动作来让蔡正阳威信受损,这一招并不高明,杀人三千,自伤八百,何况他们这样作甚至可能是杀人八百,自伤三年。

  他们也低估了中央的决心,也没有意识到滇南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尤其是今年初中央再提面向东盟开放,将滇南建成面向东南亚开放的桥头堡这一战略,这不是单纯的经济政策,而是事关国家安全的政治战略,谁若是想要拖后腿,其结果就是被淘汰。

  “张书记,赵部长的秘书打来电话,想要问一问您什么时候有空,说赵部长打算来向您汇报近期工作。”秘书悄悄进来,手中还握着电话小声问道。

  “哦?那就请他现在就过来,我现在正好有空张保国振作了一下精神,点点头,也该来了。

  “国栋部长,是不是要动班子了?”吴元济乐呵呵的捧着赵国栋递过来的茶盅,流淌出来的清香气息萦绕在鼻息间,“咦?这是广北的竹筒香茶啊,张国富这家伙还挺会做人啊,知道你喜欢喝茶,就把他们文城唯一能上得台面的茶也拿出来孝敬你来了?难怪我老吴上进不了,我可就没这么会做人啊

  “滚!人家张国富和韦文明的一番好心就被你说得这样不堪,你不也在喝么?。赵国栋没好气的回答道:“你吴元济的把红山茶送到我这里来。我也承你的情

  “呵呵,国栋部长,想喝我们红山的茶行啊,改天给你送两袋来,咱们那里的绿针、玛玉不比这竹筒香茶逊色半分,不过听说你把鑫达集团邀请到了文城考察,咋就没想到让鑫达集团的客人来我们红山看看呢?”吴元济砸着嘴巴道。

  “哟呵,我说你吴元济咋就这么有闲来我这里呢,原来是为这茬儿事啊。怎么,觉得我还有点用处就来我这里了,平时就是难得等我这门槛了赵国栋也和吴元济也是随便惯了,笑着打趣道:,“晚了,鑫达集团人家都和文城那边签了意向性协议了,没你们红山的份儿了。”

  “嘿嘿,鑫达不行,那也还有啥国电集团和东能集团不是?咱们红山水能丰富,适合水电发展,我们红山州委州府也热忱欢迎到我州投资开发,州委州府将以最优惠的政策和最周到的服务来欢迎投资商吴元济也不泄气,自顾自的道。

  赵国栋气哼哼的道:“又是霍云达撺掇着你来的吧?人家还没到文城那边呢,怎么你们就打算拦路打劫?老吴。这可不地道啊。”

  “国栋,咱们不干那种事儿,不过他们看完文城,顺便来咱们红让。逛一逛,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吴元济接上话。

  “嗯,说到这儿吧,怎么,今儿个就为这事儿来?”赵国栋推开窗户,五月下旬的气温已经渐渐高了起来,不过对于习惯了安都和宁陵气候的赵国栋来说,昆州的气候实在太舒适了,空调基本上没有必要,裸露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感觉很舒服。

  “嘿嘿,我还以为你要回避我刚才的话题呢,省里边是不是要调整一批?。吴元济咧着嘴笑道。“你知道了还问?”赵国栋也不否认,事实上这也没有必要否认,部里边几个副部长都带队下去征求意见和考察干部了,反倒是他留在部里边了。

  张保国同意了赵国栋提出的要对滇西几个地市的班子进行调整的意见,实际上省纪委的调查组对龙岭事件调查的初步意见也已经出来了,牵扯的问题相当复杂,诸柳一直迟迟不肯拿出这份报告,一直到赵国栋对滇西乃至滇东几个地区的调研结束,调查报告才出来,张保国自然也明白其中含义。

  这一次调整已经势在必行,甚至连龙岭事件的前因后果都要抖落出来,足见蔡正阳的决心,没有人能够阻挡这一次的调整,张保国要争取的是如何在这次调整中最大限度争取主动。

  态度端正,竭诚求票,月票落后,兄弟们助我!,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删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