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二节 要直面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二节 要直面


  斗阳距离昆州飞行距离也不过就是五百公里左右。乌家些划川加场到龙洞堡国际机场之间更像是乘坐了一会儿公交车那样便捷,周五赶上一个末班飞机直飞黔阳,也不过就是一个多小时之后,赵国栋就已经坐在了怜阳的花水酒店咖啡厅里了。

  “哟,你们夫妻俩还真默契啊小刘前脚刚进门,这边你就到了,心有灵犀还是怎么的?”彭明凯乐呵呵的道:“江瑶陪小刘去逛逛黔阳夜景,呆会儿就回来。你吃了晚饭了吧?”

  “嗯,在昆州机场候机时对付了一顿,饱了。”赵国栋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这现代交通工具的确方便。五百公里,一个小时就到,你说换了在古代,那咱们要见面还不得十天半个月才行?”

  “那倒是,不过这价格不菲的机票钱,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得起的。”彭明凯点点头。

  “明凯,怎么。一上来就要给我上课?你这个副区长看来是越发进入角色了啊。”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这个打扮依然简单朴素的老同学,一副黑框眼睛架在鼻梁上,多了几分文人气息,本来就其貌不扬,更显得有些泯然众人矣的味道。

  “得,我可不敢给你上课,你现在是权倾一方的生猛角色了,我巴结你还来不及呢。”彰明凯笑嘻嘻的道:“感觉怎么样?组织部长这个位置是不是要比你在宁陵更轻松一些呢?”

  “明凯,你给登高市长当秘书和现在到区里当副区长了,哪样工作更轻松?”赵国栋反问。

  彭明凯一怔之后反应过来,点点头:“嗯。就是这说法,哪里都得是干活如的命,没有哪样工作轻松了。

  “这不就结了?走到这些位置上能有你轻松的?”赵国栋摸摸自己的脑袋,脸上也满是无奈和疲惫,“我估摸着我每天的脑细胞都得消亡多少,就这几天光是接电话,那电磁辐射估计都能让我少活半年。”

  “怎么,你们滇南那边人事在调整?”彰明凯在官场上也算是打滚了有些年成了,立即就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隐藏的意思。

  “唔,差不多吧,也算是我到任之后的第一波吧,大老板现在有些坐不住了,咱们滇南局面不容乐观,尤其是今年全国经济复苏势头很猛,中央又对滇南十分高看,牵扯到中央向西走的战略,若是再没有一些起色,只怕大老板这个位置就有些烫屁股了。”

  赵国栋也不隐讳什么,彰明凯也是体制内的人了,也知道分寸。他也知道自己这个老同学口风严实得紧。自打跟了周登高当秘书之后,在这些方面就更是成了闷葫芦,不过哪个领导都喜欢这样的秘书。

  “嗯,不换思想就换人,这一点本来就是组织部门的职责,今年地方党委两大工作,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前者为基础。后者为手段,但是根本目的就是要切实让党扎根于群众,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服务于发展这个大局,改革开放二十多年,经济建设上取得了突出成就,但是党在改善自身执政能力的工作上还做得很不够,现在中央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正在着力加强这一点。”

  赵国栋面带激赏之色,微微点头,老同学已经不再是昔日那个牢骚满腹的教师,也不再是那个谨小慎微的秘书,现在的他是区委常委、副区长,分管城市规哉“建设、国土和交通这一摊子,位高权重,工作也是相当繁忙,不过看样子彭明凯似乎是干得挺顺手。

  “明凯,我怎么觉着你这话比我这个组织部长说得还地道呢,你这教师出身算是把你口才给操练出来了,当了区长正好可以发挥了。”赵国栋吁了一口气,看了看表:“怎么江瑶和若彤她们还没有回来?”

  “嗨,怎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还是咋的?小刘没来过咱们黔阳。我让江瑶好好陪陪她去转一转,看看咱们数阳夜景,咱们黔阳正在打造全国生态宜居之城,这是周市长在时就在推动的一个大举动,柳书记也一直很支持这个设想,黔阳要建成西南地区真正的生态最优环境最佳的宜居支撑,在产业发展上也要尽可能避开对我们生活环境有影响的产业,尽可能的引进无污染的高技术高科技含量产业,?刀刀7”

  赵国栋微微蹙眉,这种设想是每个城市都期望的,无污染、高科技含量个加值,但是种设想更具理想化。就像宁陵一样,当嘛洞川竖不希望也像彭明凯所说的那样,问题在于是否现实?像云岭的电解铝项目,明知道是高耗能,也有污染,甚至可能会在几年后进入产业过剩,但是这是市场规律来调剂,只要符合法律法规审批,那就要支持,顶多也就是在政策上来调整引导而已。“明凯。发展城市经济还是要根据各自实际情况,不要太偏激,也不要太片面,制定发展规划!时也要充分考虑本地实际情况,怎样平衡好,这很关键。”赵国栋也不想多说其他,谁都不是榆木疙瘩,相信他们在制定自己的发展规划,时也能考虑到这些问题,只是希望他们少走一些弯路而已。

  “嗯,这一点我们区里也一直探讨,怎样既要确保发展速度,又要合理调配产业导向,这就是掌握一个平衡度。”彭明凯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的含义,有些感激的点头表示认同。

  “嗯,对了,你让江瑶陪若彤,你孩子呢?”赵国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我岳父两口子都过来了,帮我带孩子,所以就轻松许多了,你呢?你和小刘也差不多了,不能再拖下去了吧?”彭明饥目光直视赵国栋脸膛,一字一句的道:“我觉得你必须要认真考虑这件事情了,你现在身份不比以往,谨言慎行。尤其是慎行,我以一个老同学的名义忠告你,不要再有啥花花肠子,也不要再去玩火。”

  赵国栋苦笑起来,“明凯,你想说什么?”

  “哼,国栋,对你我还能不了解?以前的事情我不说了,年少风流事,过眼云烟时,留下一段美好记忆就行了,别在贪恋着那一口,真的。”彭明凯叹了一口气,“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别以为小刘就啥也不知道,我告诉你,女人的直觉敏感性胜过任何其他判断,我不想看到你们两口子也闹得冤怨不解,原来她在国外,你在这边荒唐。我也不好多说你,但是现在,她已经回国了,如果真的觉得孤枕难眠,那你完全可以让小刘调到昆州,我相信组织会考虑这一点。”

  赵国栋有些招架不住彭明凯的言语,连连摇头:“好了,明鞍,咱们不提这事儿行不?”

  “不行!”彰明凯气哼哼的道:“国栋,你不年轻了,三十而立,你都三十有五,该修身养性了。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红粉即是骷髅,你别真以为自己金刚铁汉,刀枪不入。到时候真有你后悔的时候。”

  彭明凯虽然并不清楚赵国栋的真实底细,但是他能感觉到赵国栋至少和米娅、寇答这些老同学都有些牵缠不清的关系,至于其他,那就更难说了。

  赵国栋一个大男人家独自在国内,老婆在国外,这位高权重,人又年轻,周围难免就有优秀漂亮女性环绕,有时候把持不住,就得入趁,这都可以理解,何况原来赵国栋也还年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走到这个位置如果还不能收心养性,那可真就要出问题了。

  彰明凯的直言不讳让赵国栋颇有些触动,说实话,到滇南之后,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三十有五的人,如果仍然在感**望方面咨意妄为,那就太不成熟了,那将以前的一起立即统统割舍掉?似乎也不太现实,怎样来完美的处理好这些纷繁复杂的感情纠葛,也是摆在赵国栋面前的问题。

  一个个鲜活舰丽的面庞身影出现在脑海中,让自己一下子全数舍弃,做到超然物外斩情断性,不说其他,仅仅是自己感情这一关,似乎就过不了,人不是机器,合下电闹,一切便再无瓜葛,人是感情动物,无论这些感情是否符合道德法律小但是它毕竟是真实的客观存在,而且也陪伴了自己之前的十多年时光,让自己的感情生活中一样丰富多彩。一样殉丽灿烂,只不过这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现实而残酷起来。

  赵国栋也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也不可能就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拖下去。很多东西他必须要直面。

  不是说真的英雄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么?自己怕是不可避免要的过这一关,怎样处理好这些,也很考较自己的智慧和手腕。

  振作精神,继续努力,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