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三节 浮动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三节 浮动

  刘若彤和江瑶的出现总算是缓解了两人之间有些沉闷的气氛。

  彭明凯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虽然自己是在对方的一力帮忙下才算是真正踏入了仕途,但是他自认为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绝对比对方清醒理智,别看自己现在还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比起赵国栋的副省级干部来说已然天差地别,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赵国栋就可以在这一点上无所顾忌了。

  也许赵国栋一位他在生活作风问题平时看起来不是问题,但是一当政治需要它变成问题的时候,它就要变成致命的问题了,而没有这个问题,以赵国栋的作风,他至少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开政敌的攻讦火力。

  在彭明凯看来,刘若彤即便是称不上是美若天仙,但是无论是从风度气质还是容貌身段来说,都绝对不是原来自己班上的寇苓、米娅可以比拟的,赵国栋他能被米娅寇苓迷得神魂颠倒,难道说刘若彤和他之间就没有一点感情,或者说是真的家花不如野花香?

  换了睡衣的刘若彤心情不错,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花水酒店条件在黔阳不算最好,但是在四星级酒店中也算是佼佼者,紧邻甲秀楼和北明区政府,正好处于一个僻静的夹角位置,闹中取静。

  赵国栋洗完澡出来时,刘若彤正好调整了电视频道,黔南电视台的新闻播报出现了黔南省委副书记戴德高出席全省政法系统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阶段性总结大会。

  “国栋,这位戴书记是从你们滇南调过来的吧?”刘若彤瞟了一眼赵国栋。

  “嗯,和我一道调整的,他当时是滇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赵国栋也坐在了茶几旁的另一沙发上。

  “听说他原来也是和蔡书记关系不太好?”刘若彤随口一句话就让赵国栋沉默了,看来刘若彤回国之后进入状态相当快啊,她是越来越适应她现在的身份了,不仅仅是她本身自己的角色,同样也在不断融入另外一个角色——滇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的妻子。

  “说不上吧,他也不是滇南人,不过在一些工作思路和观点上和蔡哥不太合拍罢了。”赵国栋有些勉强的敷衍了一句,一时间他还有些难以适应刘若彤的角色变化。

  刘若彤凝眉远眺窗外,“明凯邀请你我来黔阳是不是有啥事儿?”

  “怎么你这么多心?”赵国栋略略有些不悦,不过他得佩服对方的嗅觉。

  刘若彤摇摇头,微微一笑,“国栋,这也没有啥,你和明凯都是老同学,本来来往也很正常,他这个人其实挺面浅,我感觉得出来。”

  赵国栋苦笑着摇摇头,看来这些从红色家族里浸润出来的子弟们果真是在政治上有着独有的敏锐感,彭明凯稍许异常也能被她给看出来了。

  “嗯,明天周登高要过来,明凯也是想要帮我们俩找个合适的机会聚一聚吧。”赵国栋语气淡漠平静,就像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周登高虽然到滇南担任副省长一年了,先前是省长助理,但很快就当选为副省长,不过在滇南的位置确实有些尴尬,陶和谦、戴德高以及宋国梁都对他并不待见,而他与蔡正阳也走得并不拢,准确的说蔡正阳也并没有将这个新来的副省长打上眼,当然这也许与他和柳道源关系密切这个因素有一定关联。

  蔡正阳和柳道源私交虽好,但是两人身处的不同立场阵营却决定了两人在很多方面都不可能亲密无间的携手合作,尤其是在人事问题上就更是如此。

  就连陶和谦和宋国梁都知道蔡正阳对周登高并不感冒,但他们也对周登高并没有多看重,省政府里边本来就以滇南本土干部占主导地位,像周登高这样的角色,多一个少一个影响不大,在陶和谦和宋国梁等人看来,周等高本来就是中央为解决这个黔阳市前市长的副省级干部问题的一个挪移动作而已。

  周登高属于性格比较内向的角色,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一直甘于寂寞,他也有他自己的想法和追求。

  常委副省长这个人选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陶和谦也一直在做工作,希望这个职位能够由态度较为中立但是身体却不太好的昆州市委书记卫基成来转任,这样昆州市委书记可以由市长王烈来继任。

  当然这一切不过是一种可能而已,作为省长他在这个问题上的发言权还不够,所以他只能是采取一种策略性的曲线运作方式。

  刘若彤抿嘴妩媚的一笑,“国栋,你打算怎么做呢?”

  “我能怎么做?登高也是我在党校的同学,难道说我就连和他吃顿饭聚一聚都得瞻前顾后不成?”赵国栋耸耸肩,深深吐出一口闷气,“走一步看一步吧,这一波省里边变动比较大,估计也影响到很多人的心态,变得浮躁起来,哎,滇南实在是等不起,也折腾不起了,我才来了几个月都觉得比我在宁陵呆一年都累,心累,琢磨人可比琢磨事儿累人多了。”

  “国栋,有时候很多工作不要太过于急于求成,也不要苛求太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往往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我想有时候后退一步,高姿态一些,也许就是海阔天空。”

  刘若彤的话让赵国栋眼神微微一凝,毫无疑问就算是刘若彤天资聪慧也不可能琢磨出这样一番话来。

  “国栋,有时间回一趟京里吧,你到滇南工作这么久,就还没有回去过呢。”刘若彤没有理睬赵国栋若有所思的表情,淡淡的道。

  在黔南的两日过得很愉快,无论是赵国栋还是周登高都对这一次的见面有些唏嘘感叹,党校的生活历历在目,这个时候却又走到一起共事,世事变幻,总是出人意料。

  两人都没有谈及自身的工作,甚至没有谈及滇南的情况,倒是对白一鸣在湘省力推高科技产业规划的大动作很是关注。

  白一鸣在湘省主管工业工作,动作力度很大,尤其是在先进装备制造产业的整合和布局上更是大手笔不断,竭力推动国有大型企业上市步伐,并力主经过现代化股份制改造后的国企要大胆走出去,推进并购和重组,打破国有装备制造产业的技术瓶颈。

  白一鸣现在在湘省颇受赏识,据说极有可能要出任省会市委书记,让其出掌一方,推动长株潭城市一体化建设中核心城市建设。

  赵国栋能够感受到周登高对白一鸣在湘省工作中春风得意马蹄疾的艳羡,虽然对方很小心的压抑克制着感情,但是在酒后难免也有真情流lou的时候,当然,究竟是真情流lou还是其他,赵国栋也不想深思,很多东西不是他所能做出判断和决定的,在这个层面上还轮不到自己来指手画脚,他能做的也就是在合适的场合里公允的向蔡正阳表述一番了。

  从黔阳返回昆州的赵国栋觉得自己就像是重新充满了电,又能够精神百倍的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虽然滇西北和滇西南两个地区还没有调研,但是面对即将到来的这一次全省性的人事大调整,他实在抽不出多少件时间来一一走到了,好在这一次调研的主要目标就是在滇西和滇东几个地市州,而按照蔡正阳的意见,这一波大调整也可以分为几步来走,不求一步到位,可以先行调整亟待调整的,而后再陆续完善。

  对于这样大的人事调整,任何稍稍有些政治嗅觉的人都能够感受到,而赵国栋前期调研的几个地区就更成了重中之重,来组织部串门的人头也一下子多了起来,几位副部长带队下去征求意见的几个组也都纷纷归来,连续不断的讨论和会议更是加剧了原本就有些浮动人心,面对着这种情形,赵国栋也知道是该尽早落板的时候了,尤其是几个焦点职位,但这要取决于蔡正阳的想法。

  赵国栋知道自己已经成了风向标式的人物,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也会招来无数人的浮想联翩,所以赵国栋也就竭力避免不必要的出头lou面,除了在单位上之外,业余时间他也是尽可能的龟缩在田永泰为他准备的那个僻静所在,只不过这个地方对于无所不能的人们来说,要想找到也实在太简单了一些。

  还是一句话,真累,不多说,月中了,兄弟们有月票就支持吧,貌似后边追得太紧了,俺心力憔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