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五节 部里春秋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五节 部里春秋

  甲赵国栋比较安慰的是组织部里的关系相对较为单纯,「嵋乙省委常委班子里的风起云涌,部里的关系显得波澜不惊,但是波涠不惊并不代表没有一点风浪,毕竟组织部的分量不一样,即便是一个处长副处长,那都是含金量极高的位置。

  四位副部长在组织部年成都不算短了,最短的是纪紫兰,四十出头,三年前从团省委副书记过来,履历也相对单纯,曾在共青团昆州市委任职,在昆州九华区挂职副书记。纪紫兰性格爽朗明快,没有太复杂的心思,有啥事儿也能很融洽的和赵国栋交流,算得上是赵国栋比较默契的助手。

  田永泰是从文城地区上来的,经历丰富,县长、县委书记、地委组织部长、地委副书记都干过,可以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基层下边那些个门道他都了如指掌,和他下去调研赵国栋是最轻松不过,各地市州的组织部长也好,副书记们也好,都不敢在田永泰面前打马虎眼糊弄人。

  给赵国栋的感觉是田永泰也是个实诚人,虽然不像纪紫兰那样单纯,但是每个人的履历经历都不一样,每个人性格脾气也有差异,田永泰能在县长、县委书记和地委领导任上干得风生水起,自然也有他的一套,别看平素和蔼宽厚,但是在部里的威信却相当高,一般的处长副处长们都相当尊重田永泰,威信也并不比常务副部长秦力差多少。

  副部长廖刚兼着人事厅厅长,主要精力都放在人事厅那边,即便是自己到部里之后,对方也并不常过来,也就是像部务会议这样的重要会议对方才会过来,这个人给赵国栋的印象就是不苟言笑循规蹈矩,倒是很符合人事工作这一行,但是在赵国栋看来这并不是最合格的组工干部,虽然在组织人事工作上更多的是要讲原则,但是随着时代变化,组织工作一样需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在这方面廖刚并不合格。

  只不过对赵国栋来说,现在来谈这些还稍嫌早了一些,他不想把自己当作救世主,啥都能一手包揽,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后方,自己这个组织部长那就会成为孤家寡人,奢谈其他都是枉然。

  干工作首先就要抓住主要矛盾,在这一点上部里边这些事情还不是主要矛盾,近期各地市州班子的调整才是关键。

  廖刚至少做到了支持自己的工作,就日前来说,赵国栋需要对方做到的也就是这一点就足够了,应该说常务副部长秦力是部里边最重要的一个角色,在高永坤时代,这位常务副部长在部里边就很有影响力,即便是像高永坤这样!$历的部长,对于奋力都相当尊重,当然秦力能够赢得部里边这些人的尊重自然有其道理。

  秦力是昆州市务副书记过来的,也是再与现任昆州市长王烈竞争市长失败之后,上届省委书记考虑到秦力继续在昆州市委副书记位置上呆下去恐怕不利于王烈开展工作,所以才将其调任省委组织部担任常务副部长,但是秦力到省委组织部工作之后并没有闹什么情绪,可以说相当尽职的履行了自己作为一个常务副部长的职责。

  赵国栋也对秦力的经历做过一次认真的了解,秦力在担任昆州市委副书记之前也曾经担任过昆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也担任过昆州下边一个区的区长、区委书记,也是一个从基层起来的干部,经验之丰富葬不、亚于田永泰,只不过两人在性格上略有些不同。

  秦力在工作JL更为严肃认真一些,性格上也更坚执和强势,对下边要求也很严格,部里边的卡部都有些怕秦力,有时候宁肯面对高永坤也不愿意面对秦力那张严肃的面孔,连纪紫兰都对秦力有些发憷。

  赵国栋一直有一个想法,但是还没有考虑成熟,一方面需要看看张保国的想法,另一方面也要看蔡正阳是否认可秦力这个人的工作,毕竟奋力没有担任过地市州的主要领导,如果一步把他推到一把手位置上,他能不能像在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位置上表现得那样游刃有余还需要认真观察。

  另外他也还需要征求秦力的意见,看看秦力本人有无这个意愿。他觉得以奋力的性格和平时表现出来的工作能力,这样一直担任常务副部长也有些可惜,凭他本人的能力,赵国栋觉得他完全可以胜任更重要的位置。

  当然这个更重要的位置仅仅是从某个角起来看,也许在有的人心目中那就是一个烂摊子,组织部常务副昝长「幂脞僦比那个位置差多少。也许自己真该和奋力好好谈一谈,听一听他自己的想法,算一算秦力年龄正处于一个坎儿上,如果现在这个时候不愿意下去“受罪”,那日后也就没有多少机会下去了。

  “德洪存在的问题实际上远比看上去问题更严重的永昌更糟糍,这是我的看法。”奋力语气严肃,态度坚决,“前些日子保国书记问及我的看法,我就很明确的表达了我的态度。永昌的问题在于主要领导太过于放纵下边,加上一个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出了问题,所以一下子就捅出这样大一个窟窿来,看上去问题很严重,但实际上不然。”

  赵国栋很有兴趣的听着这位常务副部长的介绍,滇西两个地区都是秦力亲自带队下去征求意见,工作做得很细很扎实,加上秦力又是多年的常务副部长了,在这两个地市走下去,也着实听到了许多真东西。

  “苟良骥这个脓包一挤掉,龙岭县的县委书记、纪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这些涉案人员拿下,可以说也就是还了一个朗朗乾坤,实际上苟良骥也就是从龙岭爬起来的,当时苟良骥升任市委副书记时就有一些反应,我虽然提出了一些异议,也保留了意见,但是没有态度坚决的坚持,当时永坤部长认为苟良骥工作经验丰富也比较有威信,加上保国书记也赞同,所以在部里就通过了,现在看来这是我们一个重大失误,当时部里边没有认真调查反映出来的问题,而是偏听了永昌市委的意见,在这一点上我也有责任。”

  “好了,老秦,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也不必太过自责。

  苟良骥他是自作孽不可活,甚至他连我都瞒过了,连我当时都还觉得这个市委副书记很有魄力和威信,没想到他是依靠一些旁门左道和黑势力来维系他的威信,想到这里我都觉得心底发寒,一个从县长、县委书记成长起来的干部,怎么就会走到这一步,委实值得我们深思。”赵国栋点点头,“龙岭这一下子几乎就是一个塌陷现象,连正阳书记都很震动,还专门在省委常委会上做了自我批评,又责成纪委和司法部门要认真调查,严肃查处,要求纪委和我们组织部门也要从中总结经验,汲取教训,我觉得这一点上我们组织部也要认真思考前因后果和今后的对策。”

  “是啊,永昌的问题的确很严重,但是我专门到永昌几个县市区都进行了摸底,我自信对永昌的情况也比较了解,除了龙岭之外,其他县区的情况要好得多,也没有像龙岭那样的黑恶势力盘根错节的情形,在这一点上我还是有底气的。”奋力显得很自信:“即便是在龙岭,要说苟良骥和巫刚两人就是一手遮天也不尽然,县长钱永桂就能坚持原则,这也是龙岭事件之所以能够暴露出来的重要因素,否则我们也不能够真正查清楚这些情况。”

  “嗯,对华与才和张松的处理意见估计纪委也很快要出来了,褚书记也在征求我们组织部这边的意见,你有什么看法?”赵国栋抬起日光问道。

  秦力犹豫了一下,“赵部长,在龙岭事件上华子才和张松都有责任,尤其是作为市委书记的华子才,但是我感觉华子才并没有袒护或者遮掩什么,而是能够主动承担责任,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华子才还是很有担待,而且永昌工作的成绩也不能因为龙岭出现的问题而一棒子打死,溴缅高速公路和滇缅铁路在永昌的顺利推进,并不仅仅只是在龙岭,其他几个县区工休开展得也很扎实,所以我觉得在看待华子才书记的问题上要一分为二,功是功,过是过。”

  “你的意思是永昌市委市府的工作还是要看主流,要区别对待?”

  赵国栋饶有兴致的问道。

  “嗯,这是我的意见,前些天保国书记这样问我,我也是这样回答的。”秦力很干脆的回答道。

  元宵节喽,兄弟们都在吃汤圆宵夜吧?俺也想要吃啊,看在老瑞元宵夜还在勤勉码字的情况下,兄弟-们就把你们票篓里的月票当作宵夜砸给老瑞慰藉一下寒夜中依然勤奋的老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