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七节 动作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七节 动作


  国梁,有时候动不如静,纹段时间我也直在反收曰川,蔡书记来滇南之后,和我们在工作上的一些观点不同,我觉得这很正常,所以在常委会上我素来也是开诚布公的谈我自己的想法,我觉得都是**人,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目标,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分歧,纵然有,我们也可以通过民主集中制原则来实现,这本来就是我党的一贯原则,但是从前期看来,我们的意图似乎被误解了

  陶和谦就像是在和一个旁人很随意的谈话,语调随和,语气淡泊,,“当然我也认真检点了我们的一些工作,实事求是的说,有些地方的确不尽人意,比如对中央推进西进南下战略重视程度不够,或者过分注重地方利益,本位主义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在一些工作上过分求稳。这都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我以为这些问题不是主流

  宋国梁默默的倾听着陶和谦的话语,努力想要从对方话语中摸清楚对方的真实意图,陶和谦历来都是这种波澜不惊的态度,但是今天宋国粱还是能够感觉到对方心境的不同寻常,这也就是说陶和谦也有些坐不住了。

  “观点看法上有差异很正常小我想省委也有能力统一到一条路子上来,这一点我一直坚持,保国既然很忙,没时间过来,我想我和你干脆就去他那边,或者我们请他定个时间,见见面聊一聊,这样也许有助于我们统一思想

  陶和谦依然是那副不惊不诧不紧不慢的气度,这到是让宋国梁很有些佩服。眼下省委省府里边传言满天飞,种种迹象都表明,蔡正阳可能要借助这一次人事调整来实现他的政治意图,而这已经获得了待柳、赵国栋、黄梦真、商无病等人的全力支持,而孙进、杨彪、卫基成等历来的中立骑墙派似乎这一次也有些蠢蠢欲动,如果不果断行动,一旦张保国这个风向标也退缩了,那问题就真的严重了,那就不仅仅是东风压倒西风的问题,而是真正的阵地全线失守了。

  不过张保国避而不见的疏远态度让宋国梁也有些心焦,但是现在陶和谦提出主动约见张保国还是让宋国梁有些佩服对方的胸襟气度,至少自己出在陶和谦这个。位置上要让自己这样作,哪怕只是一种姿态,只怕自己也做不到。

  “和谦省长,那您看啥时候方便?要不我先和保国书记联系一下?。宋国梁犹豫了一下道。

  “不用,我给他打电话,我想保国还不至于怕见我一面吧陶和谦脸上浮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张保国的确没有料到陶和谦会主动给他打电话要求约见,这让他也有些措手不及,即便是想要回避。似乎也有些不太合适。

  他张保国不是怕见陶和谦一面,而是觉得目前这种场面下,如果陶和谦依然固执己见,恐怕就真的要把省里边的局面搅得更乱,而自己这个省委副书记如果依然态度暧昧,含含糊糊,只怕就要出乱子了,到时候蔡正阳和陶和谦固然脱不了干系,而自己这个省委副书记只怕在领导心目中就完全不合格了。

  你可以态度明确的支持这边或者那边,这不过是一个看法观点问题,甚至态度问题,即便是有分歧,也能接受,唯独不能当墙头草,玩暧昧搞,两头到,这很容易让领导认为你的能力上有缺陷,一旦给烙上这样一个印痕,基本上就宣布你的政治前途很狭窄了。

  就像政界中某位元老所说,你可以犯错,但你不能平庸,只要不是原则问题,毕竟真正的领袖都是在不断的犯错和改正中成长起来,如果失去了基本的个性,那也就意味着你可以就此打住了。

  虽然他和陶和谦曾经是紧密携手的盟友,但是盟友这一词儿素来都会在后边打个括号,括号里的潜在形容词就是表示这是有时间限制的,从来就没有永远的盟友,盟友不比兄弟,兄弟都可以拿来出卖,何况盟友?

  他张保国当然不屑于玩出卖这一手,走到这个层次真正出卖只会被人鄙薄,所以他会很明确的告知对方,识时务者为俊杰。

  搁下陶和谦的电话,张保国想了很多。他接受了约见约谈,他觉得自己也需要整理一下思绪,看看该怎么来破这个局。

  他当然不希望局面呈现出一边到,但是如果陶和绯儿坏执诛不悟或者不明时局,那一边倒的局面其系比他”忠尔的怀要严峻。

  他本想等局面更明朗化一些时候再来和陶和谦好好谈一谈,那样可能会让陶和谦外圆内方的性格变得更理性一些,但是现在看来对方也被这段时间省里边有些浮躁的气息给迷惑了双眼,变得有些尖锐起来,这难免没有像宋国梁这种角色在其中撩拨。

  这是一个合则两利分则双输的格局,张保国不愿意看到局面再一次的激烈化,相信陶和谦同样也不愿意如此。

  纵然是蔡正阳在这一次势头上占据上风,但是张保国相信作为滇南省委书记,作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家也好,政客也好,他都同样应当看到其中风险,这关系中央对蔡正阳是否能够驾驻一地政治局面的看法,一个相对平和的妥协局面是蔡正阳可以接受的。

  张保国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还有一个多小时,他要先行和蔡正阳见一见,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尽可能的为陶和谦他们争取更好的结果,他能做的也就是这一点了。

  赵国栋一直在等着蔡正阳,但是唐岸峰一直没有给自己电话,看来蔡正阳是有重要事情,但是他这边的事情也一样很重要,他需要面见对方。

  “岸峰,蔡书记那里还有人?。赵国栋有些好奇,一个半小时之前他就和唐岸峰联系了,但是看样子今天下午要想见到蔡正阳似乎有些困难了,这都五点半了,六点五十分的飞机蔡正阳要飞往京城,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

  中央政治局将研究和部署进一步加强民族工作、加强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讨论《**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民族工作,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决定》稿,这份征求意见稿赵国栋已经阅过了,蔡正阳在这份征求意见稿上作了相当精辟而又详实的阐述,谈了自己的观点,也要求省委常委就各自工作对这一分讨论稿拿出意见来,赵国栋作为组织部长就加楼民族干部培养和锻炼尤其是经济和文化干部的培养锻炼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的文章也已经交给了蔡正阳。蔡正阳建议省委党刘《党的建设》把常委们的文章都原文照登,各地市州党委要组织认真学习。

  “赵部长,是保国书记,他三点四十分就来了,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估计他们俩是在商量重要的事情。”唐岸峰小声道。

  换了其他人,唐岸峰是绝对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当然别人也未必敢像这位赵部长如此大胆。

  “唔,蔡书记不是六点五十的飞机么?这会儿还不走,那不是连吃饭时间都没有了?。赵国栋看了看表。

  “这,蔡书记没说,我也不敢多问唐岸峰很恭敬的回答。

  赵国栋有些拿不准了,这个时候张保国会有什么特殊事情要向蔡正阳汇报?关于秦力到德洪市担任市委书记的想法赵国栋还没有来得及和张保国沟通,他打算先向蔡正阳汇报,取得蔡正阳认同之后再来和张保国交换意见,可是张保国这个时候突然和蔡正阳促膝长谈,他真还想不出啥事儿来,难道是陶和谦那边有动作了,那张保国呢?

  “岸峰,这样,我就不等蔡书记了,如果蔡书记六点钟之前出来,那你给蔡书记说一声,看看能不能在他登机之前我向他简单汇报一下事情,如果六点钟以后,那就算了,我可不想耽搁领导的晚饭时间。”赵国栋想了一想道。

  “好的唐岸峰连忙点头应承着。

  “唔,岸峰,蔡书记要去京里几天,没事儿你也到我这边来坐一坐,你清华高材生的名头我是久闻了,咱们俩也聊一聊赵国栋一边走一边笑着道,唐岸峰很得蔡正阳青睐,虽然自己和蔡正阳关系不一般,但是多一层关系只有更好。

  “那我怎么敢耽搁您的宝贵时间?”唐岸峰受宠若惊,声音发颤,脸色都变得有些红润起来。

  “得,别给我来这一套,愿来就来。”赵国栋佯作生气的道。

  “那,一定一定唐岸峰欣喜若狂。

  月票寥落,渴望刺激,兄弟们再检查一下票篓吧!,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凶,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