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八节 打得好主意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八节 打得好主意


  ,国栋接到电话时凡经是六点刻了,蔡正阳在机场贵么测叮他。唐岸峰在电话里称蔡正阳的机票已经改在晚上八点二十了,也就是说自己现在赶到机场,还能有一个多小时的谈话时间。

  乌家堡机场距离市区很近,但是道路拥堵情况依然是常态化,几公里路依然花去了赵国栋将近半个小时时间,赵国栋踏进贵宾休息室时,已经是快七点了。

  一踏进门赵国栋就觉察到了蔡正阳表情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似乎是刚刚从一场跋涉中归来收获不小的顿悟感,又像是经历了一场相当激烈的对抗赛,总之,一种很沉重而又悠然的混杂气息笼罩在赵国栋身上。

  餐桌上的东西刚刚被收拾了下去,蔡正阳很闲适的坐在沙发上,搁在茶几上的茶杯就在蔡正阳的手掌间玩弄着,蔡正阳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国栋过来了?坐吧。”蔡正阳语气倒是听不出啥来,但是赵国栋却感觉到很有些不一样,但是真有什么不对劲儿却又说不出来,,“吃了晚饭没有?”

  “吃过了,就在食堂里对付了一顿。赵国栋随口道。

  “要不省委出面把小刘调过来吧?你这样有上顿没下顿的也不是办法,食堂里的伙食我估计也未必合你胃口,怎么样?恐怕就是有些专业不对口罢了。”蔡正阳笑了笑,接过唐岸峰替他注满水的茶杯,挥了挥手。

  唐岸峰知道老板恐怕是要和赵国栋谈重要事情了,而且多半与下午保国书记和老板的一番长谈有关联,他特别注意到了保国书记在离开老板办公室时握着老板的手重重的摇了几摇,那其中味道很不一般,很有点感谢的味道在其中,但是什么事情能够让素来桀骜的保国书记这样表现,让唐岸峰也是很好奇,当然这份好奇也许只能永久的憋在肚里烂掉了。

  唐岸峰小心的退了出去,将房门带上关好。

  “这么急找我什么事情?。蔡正阳心情看起来似乎不错,并不像赵国栋担心的那样是不是张保国给他带来了什么不妙的消息。

  “呃,蔡书记,我有这样一个想法,是关于德洪市班子的,部里边就德洪市和永昌市班子调整问题都进行过认真的研究,包括保国书记在内,都认同这一次班子调整力度恐怕比较大,尤其是德洪。”赵国栋在蔡正阳面前也不遮掩,“德洪班子软弱涣散,党政主要领导调整势在必行,我想建议让部里边秦力到德洪挑这副担子,所以想先来和您说一说“秦力?。蔡正阳沉吟了一下,“你和保国书记说没说?”

  “还没有,不过我想如果您同意的话,我想保国书记那里问题不大,保国书记对秦力看法也比较好,认为秦力性格能力和履历都足以胜任一方,尤其是像德洪这种班子长期瘫软无力的格局,更是需要一个。性格刚毅坚韧,作风硬朗踏实的头羊来肩负起来赵国栋并没有过多的称赞秦力,只是把秦力性格特征和履历经历做了一个简介。

  蔡正阳点点头,秦力的情况蔡正阳还是比较了解的,或许在发展经济的路子上未必算是一把好手,但是对于目前的德洪情况来说却是再合适不过,如果能够在市长人选上考虑一个擅长经济工作的人选,那就相得益彰了。

  “国栋,秦力要说能力履历都没有什么说的,你可以和保国再商量一下,关键在于如果秦力出任书记,谁来和他搭班子,这个问题要考虑周全,德洪发展滞后的主要原因就在于班子的不得力,这一次省里边既然下了大决心要调整德洪班子。那么就要考虑成熟,安排周到秦力并非没有弱点,搞经济这一块不是他的强项,所以在这个市长人选上。你有什么考虑?”

  蔡正阳想得更远一些,德洪也是滇缅高速公路和滇缅铁路的必经之道,而且也是重要边境口岸,在蔡正阳看来,德洪必须要快速发展起来,给缅方树立一个崭新的形象,提升滇南和中国在缅方的形象高度,同时要把德洪建设成为一个经济高地,以期达到作为桥头堡的效果。

  “市长人选我也在考虑,要选择一个擅长经济工作的干部来担任,所以我琢磨是不是可以考虑昆州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叶庆川或者曲州市的常务副市长上官相来出任,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初步想法,都还没有在部里酝酿,也没有和保国书记商量。”赵国栋没有想到蔡正阳会这样急切,考虑秦力担任书记的同时也就开始在琢磨谁来担任市长了

  “那你好好斟酌一下,要多和保国研究商量,多尊重他的意见蔡正阳话语中似乎有一缕不一样的含义。

  “嗯,我明白,蔡哥,保国书记今天下午找你是不是有啥事情?”赵国栋貌似很随意的问道。

  “嗯,保国今天到我这里来坐了一坐,没想到这一坐就是两个小小时,他和我谈了很多,我很有感触,也大有收益。”蔡正阳似乎还沉浸在张保国的那一番话酝酿起来的情绪中,张保国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锚铮必较,相反在意识到了滇南面临的机遇和中央对滇南工作的一些不良看法之后,他就很主动的开始改弦易辙,调整方向,像自己靠拢,正是因为张保国态度的变化,也使得像孙进、杨彪和为基层等人的风向也很微妙的变得明晰起来。这一下午张保国都在阐述这一次调整工作,他并非专指哪一个位置,而是要把这一次调整的前因后果和后续问题都详细的和盘托出搁在蔡正阳面前,尤其是指出在这个问题上可能出现的问题以及可能带来的影响,希望蔡正阳能够在这个问题上保持一个相对克制和冷静的态度。

  不能不说张保国很巧妙的捕捉到了自己的心态变化,对方说得没错,自己是省委书记,无论怎样和省长之间隔阂不睦也好,其他人搅局也好,只要是这个局面再出现失控的情形,只怕中央就真的要对自己的政治局面控制力打一个问号了。

  这是蔡正阳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张保国也正是占到了这一点上才敢于在自己面前提出这些东西来,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中央历来只看一把手的作用,省长也好,副书记也好,那都是你的助手,你驾驻不了就是你的能力问题。

  在这一点上他还真的只能做一些妥协了。

  赵国栋也听出了蔡正阳加重语气中背后的含义,他有些疑惑的抬起目光望着蔡正阳,希望对方能够给他一些更明确的东西。

  蔡正阳斟酌了一下,似乎是在筹措言辞,好一阵之后才缓缓道:,“滇南局面中央很关注,我这一次进京可能中央主要领导要听我的工作汇报和具体想法,但是目前来说省里边大规模的人事动作可能也差不多了,顶多也就是省委的一些具体分工还有调整,所以目前地市州的人事调整要把握好一个原则,那就是既要促进工作推动发展,又要确保稳定,避免过大震动,前者是根本,但是后一条我希望你多和保国商量斟酌,尽可能的减小震动,让滇南工作局再能够以一个相对平和的秩序推动

  赵国栋细细的琢磨着蔡正阳的言辞,毫无疑问蔡正阳的口风有些变化了,先前自己向他汇报情况时蔡正阳态度很明确,一切以推进滇南发展为着力点,其他干扰因素要排除,不要担心那些流言飞语,但是现在看来蔡正阳似乎是接受了张保国的一些意见,这个张保国,还真是会挑时候,选在了蔡正阳要进京汇报工作时来这么一手,也确实卡在了蔡正阳的命脉上,让蔡正阳不得不考虑这方面因素。

  当然这也很难说究竟是在为陶和谦他们考虑还是在替蔡正阳着想,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获得了蔡正阳的首肯,在这一场调整中他无疑就有更大的发言权了,准确的说陶和谦不过是充当了一个幌子罢了,赵国栋甚至可以肯定,张保国将会利用这一次机会极大的压缩陶和谦和宋国梁的势力范围,而且是让陶和谦和宋国梁乖乖的就范,他自己将从中获取更大利益。

  蔡正阳注意到了赵国栋若有所思的表情上那隐藏的一抹笑容,“国栋,我怎么看你这表情有些不大对劲儿呢?是不是有啥不同的看法意见?”

  “不,不,我觉得保国书记考虑果然周到细致,综合平衡了其他几方面的因素,这样也能让咱们滇南获得一个更为宽松和谐内在发展环境,我很赞同赵国栋笑了笑,张保国这个家伙想要利用这一手来火中取栗,到也要考较他的本事,怎样把让陶和谦和宋国梁他们乖乖就范。那就要看他的手段了。

  当然如果有自己帮他摇旗呐喊,相信他会更轻松一些,他应该看得到这一点,但是他准备拿什么来感谢自己呢?想到这儿赵国栋禁不住想要诡芜

  目标引四,兄弟们给力,俺清早就起来码字,给点刺激和奖励吧,月票,我的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