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九节 运筹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三十九节 运筹

  二旨张保国的具影消失在门径外,门外的奥曲阵轻微”匀必启动声,高位刹车灯一闪,缓缓消失在路径深处。

  站在窗前的陶和谦脸色似乎已经从先前的阴沉如水慢慢缓过劲儿来,只是脸上一抹怔仲犹豫还残存于脸上,宋国梁有些惴惴不安,站在陶和谦背后一时间也没有言语。

  张保国的言语至今还在二人耳际回荡,蔡正阳进京,中央领导可能要听取滇南在边疆民族地区的发展战略,尤其是在结合国家西进南下战略上的一些设想和规划”这陶和谦和宋国梁也都知道,这一次中央政治局召开的加强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会议,蔡正阳此次进京也就是为此,但是张保国却透露出来,副主席和中组部长诸贤都要见蔡正阳,这却是一个意外消息。

  这个消息让陶和谦和宋国梁心中都有些发紧,尤其是宋国梁,难道说中央真的对滇南人事格局还不太满意,要进行调整?

  “国梁,你说张保国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陶和谦背负双手慢慢转过身来,盯在宋国梁脸上,张保国和宋国梁两人曾经搭档几年,张保国担任曲州市委书记时,宋国梁是市长,张保国晋位省委常委、昆州市委书记时,宋国梁接任曲州市委书记,两人虽然在搭档时关系不太融洽,但是真正在分开之后却还能勉强和睦相处了。“不太像。

  。宋国梁也沉下心来细细的思索,“我也感觉这一两年中央对咱们滇南的重视程度不断在提升,滇缅铁路和滇缅高速公路这两个战略性工作耗资之大据说在全国人代会上都有代表曾经提出异议,当然是一个很小范围内的提案会上,但是据说是建荐委员长亲自解释,再三强调了这两条道路时我国战略安全的重要性

  “尤其是在藏南依然被印度人占领的情况下印度人还在不断鼓噪,他们海上军事力量不断增强,加上美国人又在四处耀武扬威,我们的战略安全尤其是能源安全态势依然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所以我感觉中央是下了大决心要把咱们滇南到缅甸的这条战略通道彻底打通,否则国家也不会为缅甸提供如此大数额的低息和无息贷款,一方面固然是帮助缅方发展经济改善国内压力,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我们的西南边能有一个稳定的战略通道

  宋国粱思维似乎也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中央希望看到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滇南,希望对缅甸方面形成足够的吸引力,这样可以彰显我们的体制优越和强大实力,目前缅甸在国际上承受的压力相当大,或许刀?刀?。

  陶和谦摇摇头,宋国梁说这些他都清楚,前面那些个都是中央考虑的事情,但是有一点宋国梁却说到了点子上,那就是中央需要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滇南来彰显对邻国的吸引力和优越性,之所以不遗余力把让滇缅高速公路和滇缅铁路同时开工,齐头并进,并不完全是出于经济发展这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将局势并不算太稳定的缅方与中方紧密的联系起来,要让两国的利益关系紧密到谁当政都无法割裂的程度,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国家的这条战略通道的真正稳固。

  而目前这种情款下滇南的不睦内耗也许就不是中央所能容忍的了,想到这儿陶和谦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而宋国梁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陶和谦凝眉深思了一阵之后才又道:“中央虽然想要把滇南经济迅速搞起来,所以对滇南基础设施投入很大,估计这一次蔡书记到京里也是要去讨要一些政策,滇桂铁路、宜宾昭达昆州高速公路、滇缅输油管线。估计滇老高等级公路也要在这一次有一个定案,但是这样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对于我们滇南来说虽然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但是同样这样大的动作也需要一个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作为保障,所以我感觉中央还是希望在快速发展和确保平稳中取得一个平衡。”

  陶和谦的分析相当精准,宋国梁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和谦省长,张保国说得也有些道理,中央怕是不能再容忍咱们滇南出像去年那样的状况了。”

  陶和谦沉默不语,这一点他也意识到了。中央的风向已经出来了,李腾被调走,赵国栋调来,常委副省长人选一直未定,常委里边的微妙变化,无一不显示出这一点来,这些个常委们平时都不显山露水,但是个个都是贼精,稍有风吹草动就能马上看清楚形势,张保国大概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苦口婆心”川品匀忍要看清楚形势,存则真正要推到常委会上来”只会输得更多。

  只是张保国提出来的一些条件实在太苛刻了一些,陶和谦并不清楚这是不是蔡正阳的意思,什么时候轮到张保国也变成了蔡正阳的代表了?想到这儿陶和谦也有些感慨,墙倒众人推,没想到张保国现在也是把这一出学得挺会,也知道借机捡便宜了。但是现在他还不能和张保国撕破脸,还得应付着他,否则张保国真的彻底到向那边,那就像张保国所说的那样,自己这一跤会跌得更惨。

  想到这儿,陶和谦心中没来由的涌起一阵烦躁,张保国这种行径委实让人齿冷,但是眼下却该如何来应对?

  看见宋国梁也是抿嘴苦思,陶和谦心中微微一动,“国梁,张保国打什么主意咱们都心知肚明了,他到是会选准机会啊,嘿嘿,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宋国梁像牙疼般的咧咧嘴,脸上也露出一抹阴戾之色,“和谦省长,张保国就这德性,我和他共事几年,深有体会!商人行径,无利不起早,你以为他就真是在替我们着想,就真的是一心为了咱们滇南大局工作?哼,他能有这样高的觉悟,那倒真是咱们滇南之福了,蔡正阳虽然和咱们不对路,至少行事为人也是光明磊落的,有啥东西都是摆在台面上明刀明枪的,哪像他?。

  陶和谦不耐烦的打断对方:,“好了,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了,谁是啥品性还用得着你来说?我问你有没有更好的建议?”

  “有!”宋国梁昂然一点头,“既然张保国这样,咱们也就不必客气,和谦省长,不如我去找一找赵国栋。我想也没有啥解不开的梁子,都是为了工作,为了滇南更好,观点上的不一致我们可以解决!”

  陶和谦脸上闪过一抹亮色,点点头:“很好,国梁,你能有这样的胸襟最好,你去和赵国栋见见面,谈一谈,我想我们可以找到共同语言。

  ”

  蔡正阳从京里回来没两天,滇南就掀开了一系列人事调整大局。

  文城地委书记张国富出任昭达地委书记,韦文明接任文城地委书记,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秦力出任德洪市委书记,曲州市常务副市长上官相出任德洪市委副书记、代市长,昆州市副市长叶庆川出任文城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永昌市市长张松出任三江地区地委书记省纪委副书记赵振祥出任永昌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红山州委常委、副州长罗密出任永昌市委副书记。红山州副州长霍云达任红山州委常委。

  一连串的人事变动还只是一个开始,这一波的人事变动主要还集中在滇西和滇东地区,尤其是滇西的德洪和永昌两个市几乎是全盘大换血,德洪市主要领导全数调整。永昌市除了芶良旗是被纪委双规之后转入了司法程序之外,市长张松升任三江地委书记,华子才却是未动,但是省纪委给了华子才一个党内警告处分,也算是为芶良旗案件画上一个句号。

  别克商务车停在组织部小楼的阶梯前。赵国栋从楼上下来时。看到了已经看到了站在别克车旁正和方夜白有一句每一句聊着的叶庆川。

  这位从即将从昆州市副市长上出任文城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的干部显得很干练,四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短袖白衬衣外扎,一头板寸精神抖擞,旁边的年轻人大概是他要从昆州带过去的秘书。帮他提着包。

  叶庆川也是赵国栋很看好的一个干部。他认识叶庆川其实也很简单,源于戈静的推荐。

  戈静是鲜有在这种事情上为人说话的,但是一旦戈静开了口,那赵国栋就明白其中意义。

  何况他也对叶庆川做了一番了解,在昆州市担任分管城建、国土和交通的副市长,口碑也不错。

  第二更求月票,貌似大家月票都很乏力啊,这都快下旬了,兄弟们第二第三张月票都该出来了吧?砸吧,本月没有双倍!,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忙,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