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四十三节 张弛有度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四十三节 张弛有度

  …正是基干蓝个理由。赵国栋也相当正式的向蔡正阳糊刀标吴元济接替卫基成,蔡正阳虽然没有明确认同吴元济,但是也对吴元济的表现表示了认可,当然这中间还免不了有一些曲曲折折,要获得中央的认同,吴元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所以才会一拖再拖,一直到这一次蔡正阳和张保国去京里开会兼汇报工作才算是基本上把这事儿敲定下来。

  赵国栋这一次是代表省委与吴元济正式谈话,只不过两人之间的密切关系使得两人的谈话不像其他谈话那样正式严肃,而是在一种相对宽松的氛围下进行。

  吴元济也问及了他自己调离红山州,由谁来接任红山州委书记一职,赵国栋也很明确的告诉吴元济,州长李庆将出任红山州委书记,而红山州州长人选省委尚未考虑成熟,所以目前还要由李庆暂时兼任州长,等到省委下一批对滇西南和滇西北几个地市州一起进行调整时再来考虑。

  赵国栋感觉得到吴元济对于州长李庆出任州委书记并不惊讶,毕竟这种顺理成章的接班是符合人事调整的惯例的,但是吴元济还是表示省里边应当尽早考虑红山州州长人选,早日配齐到位,大概是对李庆的书记州长一肩挑有些担心。

  对于吴元济和李庆之间关系不是太好赵国栋也隐约有所知晓,不过赵国栋觉得那只是吴元济和李庆之间在工作中的一些看法观点不一致,两人至少在工作配合上还是属于正常范围。至少没有因为两人之间的观点不一致就导致影响到工作的开展,就凭这一点,赵国栋就觉得李庆已经具备了担任以州州委书记的资格。

  “我听韦文明和叶庆”来汇报工作时说他们有意要跑一跑昆文高速公路的项目?”蔡正阳很安详的斜靠在躺椅里,目光悠然,一杯绿茶摆在茶几面前,手中捧着一本不知道是哪家出版车出版的《太平广记》。倒是颇有些闲适的心境。

  面前这一片湖景是野鸭湖可以远眺的最佳区域,从这里看过去,层峦叠翠,湖光山色掩映交替,让人情不自禁的沉醉其中。

  赵国栋知道蔡正阳很喜欢来野鸭湖坐一坐,这一处地方已经属于商业开发范围,但是为卫基成担任市委书记期间还是很严格的限制了这里的过度商业化,为这里保留了一处可供普通市民来随意闲耍踏青的所在,这一点很得蔡正阳的认可,如果不是卫基成的确因为身体缘故,蔡正阳其实并不太动卫基成的位置。

  所以在省里也有人建议让卫基成到人大那边去时,蔡正阳数有同意,最终才有了目前这个格局。

  “蔡哥,是有这个意思,我提出来的,文城道路基础设施很落后,单靠文城地区本身财力来推进不太现实,滇柱铁路开建会有效缓解文城地区的交通困境,但是还远远不够,昆文高速公路是另外一条重要通道,省委既然让我包文城地区这一片,我也在琢磨着总要替文城地区老百姓干一件实事儿才行。”赵国栋提起茶几旁边的水瓶替蔡正阳将茶杯里水注满,然后才在他旁边的椅子里坐下。

  “多,你的意思你这组织部长工作就不是实事儿了?”蔡正阳不置可否。

  “也不是那么说,但是昆文高速公路能够填补文城地区北部交通空白,我觉得很有意义赵国栋也不多解释。

  “嗯,那你自己努力吧,既然开了这个口子,那就要替别人办成幕正阳点点头,他对赵国栋这种说一不二的性格还是比较欣赏,至少赵国栋说的话还没有落空过,这小子门道也多,敢说自然也有其底气,他倒是乐见其成。

  “蔡哥,你啥时候见过我空口说白话了?不过中央这一次对边疆和民族地区的发展既然如此重视,也有一些政策精神传递到了各部委,我想我们滇南应该要抓住这个机遇主动进攻,跑步进京,多争取几个可上可下的项目来,有些项目本来就是给你滇南也是给,给你桂省也是给。给你甘肃也是给,就看你能不能把基础工作做扎实,让上边觉得给你这个地方更能够发挥作用,更能够尽快见到成效,我们下边要做的就是要把这一面展现给这些部委里边,让他们看到这一点。”

  赵国栋一边笑一边解释着,但他今天来主要不是以匕儿。事实上他本来不想来,蔡正阳难得有一个休息的是他又不得不来,滇西南地区他已经抓紧时间跑下来了,只剩下最偏远的滇西北三个地市州了,也就是说滇西北的调研一结束,基本上他这个组织部长履任之后的第一轮工作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而就在他这一轮调研中就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滇西和滇东地区的大动作虽然未必是他赵国栋一人卷起,但是作为绝对的主力军,他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是母庸置疑的,甚至可以说是他出任组织部长之后的这一轮调研中向蔡正阳的谏言起到了帮助蔡正阳下决心的作用。

  也正是他和张保国、陶和谦之间的不断接触和交锋使得陶张联盟出现了戏剧性的裂痕,这个裂痕也许早就有,但是他给张保国的“忠告。和与宋国梁之间的“过招”直接促成了陶张联盟的分歧明朗化,在政治利益面前从来就没有温情可言,尤其是在大势潮流之下,你如果不能准确捕捉到其中的关键,那你失手就是必然的,无论是陶和谦还是张保国都不会容许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寻求一个妥协就是必然了。

  滇东和滇西的人事调整告一段落,但是滇中、滇西南和滇西北仍然还存在不少问题,这是第二轮殖待解决的问题,这一次赵国栋也就是希望能够从蔡正阳这里获得一些准信儿,为下一步滇西南和滇西北地区的调整定调,也方便组织部能够有针对性的开展工作。

  “是不是又有啥新的想法?”蔡正阳也知道赵国栋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明知道自己难得一点休息时间都还要屁颠屁颠跑上来,肯定也是有啥事情要说。

  “也没有什么新想法,就是想和蔡哥聊一聊,看看下一步对滇西北和滇西南几个地市州的调整力度把握,求得您量个尺度,我也好安排部里边好生琢磨一下,下一步工作也能更有针对性一些赵国栋笑了笑”“另外我觉得以田永泰的能力,我觉得可以升任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绰绰有余,这几个月来他的表现上佳。我想看看是不是把他的这个。问题也一并解决了

  蔡正阳点点头,组织部在这一轮调整中成功的树立起了威信,滇东滇西几个地市州的党政主要领导调整都是出于组织部门的意见。虽然是综合了陶张两派的一些意见。但是却很大程度凸显了组织部门在这一次调整中的主动权。

  尤其是张松任三江地委书记这一事,张保国愿意是希望张松如果不能接任永昌市委书记,最起码也要调任昭达地区地委书记,但是赵国栋力推张国富出任昭达地委书记,让张松出任了相对更为落后一些三江地委书记,这得到了陶和谦和宋国梁的一力支持,张保国也知道这是陶和谦和宋国梁这是在对自己支持赵国栋对德洪班子大调整的情绪报复,所以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一有苦说不出。

  这一诡异的换位调整让赵国栋的威信和影响力直线上升,再加上这一次吴元济突然出任昆州市委书记,消息灵通人士也隐隐约约知道吴元济的调职和赵国栋的力荐分不开,种种因素综合起来,赵国栋的“升值空间。顿时显现出来,连蔡正阳心中都隐隐有些担心赵国栋一下子成为核心人物会不会让其冲昏了头脑,会不会一下子变得骄横跋扈,忘记了当时自己提醒他在规划人事调整上的一些原则和策略。

  不过今天赵国栋这一来让蔡正阳心中放下大半,赵国栋的头脑还是清醒的,并没有因为前面这一波调整的顺利而失去了判断力,他能专门来找自己汇报征求对滇西北和滇西南地区调整的原则,就足见其政治智慧已经成熟了。

  “国栋,田永泰的事情我想可以单独提出来,组织部缺个常务副部长也不是办法,我个人赞同田永泰担任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另外对滇西南和滇西北几个地区的调研考察,我建议可以再慎重一些,不要急于求成,尤其是滇西北,幅度不宜太大,要多征求地方上的意见,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张弛有度,才能保持我们滇南的稳定局面,也才能使得我们的工作顺利推进

  蔡正阳若有深意的话让赵国栋心中顿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昨晚临时有点事儿,耽搁了小今儿个补上,人品有愧,请兄弟们见谅,还请月票上在烧一把火,让弄潮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