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四十五节 高度和角度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四十五节 高度和角度

  从野鸭湖出来,赵国栋坐在车上一直都还沉晏在和蔡正阳方才的谈话中。

  当个省委书记不容易,尤其是像滇南这种战略地位日益凸显,而发展和生态环保之间矛盾日益突出的省委书记更不容易。

  发展要不要,要,但是你得考虑发展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大话谁都会说,发展低能耗无污染高科技产业,问题是都想要发展这些所谓高科技高附加值无污染的产业,而产业凭什么会选择你这个地方?都发展所谓高科高附加值的产业了,那劳动力密集型、普通装备制造产业又该落户哪里?

  滇南有着其他地区不具备的生态优势,复杂多样的地理风貌和生物资源使得这里成为祖国西南边陲的一颗耀眼明珠,但是同样也正是这一特殊复杂的地理环境让当地各族群众在发展中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就像三江并流地区,眼睁睁的看到丰富的水电资源却无法开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群众无法从中受益,这个矛盾会日益突出。

  但是作为省委书记,你就不能不站在更高的角度用更负责任的态度来看待和考虑问题,一些问题的利弊得失不能简单的用经济利益、社会效益甚至政治利益来计算,你需要考虑的十年甚至三十年五十年之后子孙后代的问题,这是一个高级干部的起码的道德责任感。

  赵国栋能够感受到蔡正阳面临的压力和内心的焦灼感,中央对滇南期盼很高,同样也对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要想在政治上实现自己的抱负,想要在更大更高的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才能,那么滇南这一站他就必须要走稳走好。

  三江地委行署和德庆州委州府都提出了言辞恳切的要就迅速对两地水电资源和矿产资源进行开发的要求,毫无疑问这是有一些背景的。

  张松出任三江地委书记之后也许是有些情绪,另一方面也许是想要做出一番成绩,有这样的发展冲动很正常,德庆州情况也相似,这么些年来基础设施落后和坐拥宝山却无法开发,加之与周围地区的快速发展变化形成的巨大落差,让当地党委政府和群众都有一种失落感,对于渴望发展的向往更是越发炽烈,通过这样一些渠道管道释放出来,也很正常,省委省府如何正确引导,更重要的是如何帮助这些地区在不产生生态环保风险的情况下实现经济发展,这是关键。

  在这个问题上,的确需要费思量。,无论是谁都不能轻易遽下决定。

  田永泰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弄得老婆也烦躁起来,“你怎么回事儿,睡不着就出去?别在这儿隔应人!”

  田永泰也不着恼,只是坐起身来,默默的琢磨着,却是一言不发。

  反倒是老婆有些心慌了,自家男人啥状况她很清楚,平时倒头就睡,工作上的事情鲜有带回家里来的,今日这副表现显然是出了啥大事儿才是会如此这般。

  “老田,出啥事儿了?是不是这段是时间太累了?”前段时间田永泰一直在下边跑,有时候一下去就是一个星期,回来呆两天又要下去,再加上这段时间外边风声也紧,都说这一次省委对地市州下边调整力度很大,下课的人不少,一跃化龙的也有的是,莫不是老田也被牵扯到其中了?

  “没事儿,就是有些睡不着。”田永泰摇摇头。

  他的确有些兴奋,赵国栋把他叫到办公室里谈了半宿,除了安排工作之外,一个消息让田永泰有些神测夏倒,赵国栋推荐他担任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而且蔡正阳也已经同意了赵国栋的推荐,要他近期先承担起常务副部长的职责起来。

  常务副部长和副部长听起来只是多个修饰定语,但是就是这个修饰定语却绝不简单,常务副部长是理所当然的正厅级干部,而一般的副部长则是副厅,而且常务副部长在部里甚至在省委里的话语权都远胜于一般的副部长,当了这么多年的副部长,他对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实在了解太深了。

  秦力到德宏担任市委书记之后这个常务副部长位置就空出来了,瞅着这个位置上的人不老少,即便是在部里,论资历,廖刚也比自己强,这还不说几个地市州的市委副书记也都有人在蠢蠢欲动,甚至连一些个比较偏远一些的地市州专员市州长也都有些心动,比如德庆州的州长。

  田永泰也不是没动心过,但是他知道自己在省里边没有特别过硬的关系,蔡正阳也好,陶和谦也好,张保国也好,都对他印象不深,可以说除了纪委书记猪柳因为都是文城地区人对他还比较熟悉外,其他几位说得上话的领导关系都很一般,尤其是分管党群副书记张保国对他不太感冒,这一点他很清楚,所以,也仅仅是有那么一点动心,然后很快就抛弃了幻想。

  但是幸福总是来得太突然,突如其来的这样一个消息还是让自认为可以很淡定的面对一切恶田永泰有些心潮澎湃了。

  他知道赵国栋对他很信任,而他自己也觉得应该要对得起赵国栋的新任,在确认秦力要到德洪担任市委书记之后,后期本该是秦力的工作基本上就压到了他肩膀上,尤其是要综合考评估测这些个即将面临调整干部的情况,拿出一个最适合的方案来,可以说既牵扯到这么多干部的政治前途,又不可避免的会卷进来很多人领导的个人感情倾向,要做好这个方案,要当好赵国栋的参谋,不是一件轻松活计,甚至可能会冒得罪很多人的风险。

  不过田永泰还是觉得自己做的只是作为一个组织部副部长应该做的事情,唯一能够坚持的就是实事求是把一些干部的情况包括他们的个人履历以及性格脾气和下边了解到一些风评和个人能力特点都如实向赵国栋反映,尽量不夹杂个人私人感情,或者说相对客观的进行描述。

  毕竟这位才来滇南不久的组织部长对于滇南如此多的厅级干部并不算熟悉,三五个月你想要把横大一个滇南厅级干部群体了解透彻,没有一个可靠而又在组织系统内浸淫几年的老手,那根本就做不到。

  田永泰也知道赵国栋把这副担子交给自己是对自己的信任,而他也要对得起这份信任。

  但是换来是这样的回报,让田永泰还是有些震动。

  赵国栋在和他的谈话里说得很简洁明了,就是认为他田永泰是目前这个常务副部长位置的最合适人选,没有其他原因,就这么简单,简单得让田永泰自己都觉得吃惊。自己最适合这个位置?只怕还有很多人都会认为他们自己论资历论能力都会更适合,这就取决于领导的观感了。

  毫无疑问是赵国栋一手决定了自己担任这个常务副部长,田永泰甚至想象得到张保国在自己任常务副部长这个问题上会是多么不情愿,赵国栋怎样和张保国交涉田永泰无从知晓,但是赵国栋既然敢于在省委常委会尚未研究的情况下就要自己履行常务副部长职责,并且明确告诉耳己推荐他为常务副部长,自然就有他的底气口

  这个组织部长的能量和手腕他早就领教过了,决不仅仅只是和省委书记关系密切那么简单。

  老婆有些怀疑的目光在田永泰身上流淌,看得田永泰也有些不自在,索性躺下,一把拉过毛巾被盖在身上,“睡觉!”

  昆州已经进入了紧锣密鼓的临战前准备阶段,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即将在昆州召开,届时中国、柬埔寨、老挝、缅甸、越南、泰国六国总理将汇聚一堂,共商携手合作共同发展大计。

  这次会议是继1蝴年世界园艺博览会之后在昆州举办了最高级别会议,六个国家政府首脑汇聚昆州,这对于提升昆州国际地位有着前所未有的益处,同样这也是对滇南省委省政府和昆州市委市府的一个巨大考验,而且昆州市委书记也在一个月前易人,能否保证这次会议顺利圆满的举行也是对滇南省委的一次考验,届时总理也将对滇南进行视察。‖≧‖≧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蔡正阳迟迟不愿意调整昆州市委书记,还是赵国栋向蔡正阳建议,正好借这个机会来让吴元济尽快适应角色,进入状态,也算是一个考验,日后再想有这样机会反而不容易,这才让蔡正阳下了决心。

  努力码字不废话,兄弟们多给几张月票吧,今天月票得票太可怜太凄惨了,不要让俺太丢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