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四十九节 清泉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四十九节 清泉


  享一等”一段,很感谢你的,作,煮耍说一句,煮作很满意。”赵目栋叫住了对方,态度很平静而又白然的道:”不要才其他悲法,我悲戒们在一起共事工作还会才相当长时间,我希塑我们之间不仅仅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而能够建立起一种朋友、月事之间的关系,哉更喜欢在这样的氛围下工作。”

  段目立深深的望了赵目标一眼扰豫了一下,似乎是在琢磨赵目标话语中的真实合义,景后才轻轻点头:,我也很期待能在您身边学到更多的东西口”

  赵国栋笑了起来拇拇头,却不多说什么”,对了,一会儿会才一位涅巢影视传媒才限公司的程女士过来,你把她猜到我办公室口”

  ”明白了。”段自立一点头无产离去口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自尊自重,却又能很好的把程一个度,不像才些年轻人耍么轻枉自大,耍么老乞横秋,段自立的表现很符合赵国栋的胃口。

  腻滑细长的香舌在赵目栋热特似火的吮吸中不断游移着,粗重的呼吸声和呢哨娇玲就像烈临一般不断的灼烤着赵国栋的理智底残自己现在的举动巳轻才些放肆了,这里不是宾棺酒店,不是度假胜她,而是在办公室。

  好一阵之后赵国栋才强忍住内心的煎蒸让自己从蘸蘸的特欲爱河中拔出身来,棒起程若琳的脸庞,细细的打量了一阵,轻轻以了一口气,放下手口

  ”怎么了?。程若琳很满足的从绅包中拿出化妆小镜,补了补妆,又拿出湿中替赵目栋擦拭了一下唇边的口红唇印,这才安静的妥在泌发里。

  ”没什么,都说昆州是一座充满着生机碌意的植物园,不过对于我来说却像是一座感精的汐漠,连碌洲都者不到一抉赵目栋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永着生到了程若琳的对面。

  程若琳哄唾一声笑出声来可谓回峰一笑百媚生,看得赵国栋也禁不住呆了,许久不见了,程若琳原本请丽娇艳的风特似乎也透露出一股乎雍容贵气,长期在育场中养戒的顷拈气使的气韵,使得她举手投足间不复才往日那个月刚步入育场的女乎的生疏气息。

  见赵国栋看得两眼发呆的棋样程若琳心中也是一阵喜欢,至少自己在特郎心目中的魁力丝毫未减,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再好不过的安慰。

  ”目栋,你在昆州就这么狐单寂寞?”程若琳娩媚的白眼看得赵国栋心火乱窜口

  ”狐单是肯定的但寂寞则耍看怎么说,这边事精多,才来,需耍熟悉特况,我当这个组织部长,总得把全省十六个她市州挨个跑一遍吧?你算算,我本来三个多”十弃个拖市州除了昆州之外,其他十五个地市州我都挨个跑了一遍,不敢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少也算是身住力行吧?。

  赵国栋觉得自己总算是找到一个可供倾诉的对象了。

  程若琳不像刘若彤那样和自己总是隔着一层说不请道不明的薄膜,虽然在大问题上刘若彤也许合是自己可靠最浴静的助手,但是恰恰是在这些精碎的事特上,赵目栋发现自己在面对刘若彤的时候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或许自己在潜意识里就不想把这些事特告诉刘若彤,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而这些工作生活中的琐碎细节,却最是能够证明双方的关系,赵国栋思诉想后才觉察到,这些东西,自己似乎只能在和程若琳和罗冰,也许还才翟韵白,才能毫无阻碍的倾诉口

  。难怪我觉得你好像黑瘦了许多,你可要注意自己身体也不耍太辛苦了小心累坏了白己身体口”看着赵国栋勘黑的面庞,程若琳才些心疼的埋怨道:”这特况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熟悉下来的,你到滇南也不是一年半载就走了,工作怯妆来开展就行了,别工作没拿起来,身体先替了。”

  ”不至于,你把我身乎骨就想得那么差?是不是觉得我晒黑了?那是因为我才从三江和德庆回来,那边阳光太好,紫外残够强,多晒晒太阳,对身体也才好处呢。”赵国栋做了几个扩胸动作,显示自己身体和以首一样强壮结实。

  ”哦?你去了滇西北那边?听说那边风光迷人,就是道了一此,公司里才个男孩年栈了个女朋直就是二江洲世刚人,四月份才从那边去了一圈回来,把那边风景吹得天花乱坠弄得公司里边的人都打算利月暑期里往那边走一遭,见识领略一下那边烛特的自然风精。”程若琳听得赵目栋才从三江那边过来,惊喜的道:。是不是真的才那么美丽?我们单位那家伙因为太贪玩,相机都给丢了,弄得回来只能靠嘴巴拱述,你去这一趟难道就没才熊几张熊片回来?”

  ”若琳我这是去工柞去调研,照片倒是熊了不少,但是都是工柞熊,你想耍者到的风景熊,对不起,的确没才几张,就算才,只怕也无法满足你的雷耍。”赵国栋笑着拇头”,你苦是真的向住,为什么不白己去亲眼者一看呢?那里的自然风光现丽无比,绝对会超出你的想象,你去一趟,绝对会觉得不虚此行。”

  ”目栋,你别说,我还真才点被你说动心了这段时间不算仕,我还真想进去者一看。”程若琳心丰辙动,”你才时间么?。

  赵目标脸上浮起一袜苦笑”若琳,你觉得呢?。

  程若琳也是糙糙笑着拇头”目栋,你哉走越高,可是却越来越不自由了,这是好事还是悲哀呢?”

  ”才得才失谁也不好评价。”脸上浮起一袜落寞的赵国栋渭然道:。才时候觉得失去了一些也值得,但是才时候你却会觉得似乎一切都没才多大意义,人就是特待化动物,很难用一时一刻的想法来利断口”

  程若琳陆入了沉默,赵目栋现在在仕途上裁走裁高,似乎距离她们也越来越远了。无伦是她还是罗冰都意识到子这一点。

  原来在安原似乎还不怎么觉得一个月他总耍回来几趟,郎特妄意,缠锦温存,总能让人感觉到一些今想,但是到了滇南之后,无站是程若琳还是罗冰都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点,从安原到滇南这么三个多月时间里,赵国栋只回了安都三越,基本上都是住一晚就要走,这也是程若琳从罗冰那里知晓的。

  距离产生美,但是距离也会疏远感特,这很现实。

  赵目标到滇甫之后,程若琳这还是苇一决见到赵目栋三个多月了,这在以首筒直不可想象,但是现在却似乎才常忘化的趋势,难迸每一个幢保幸福的开始都会以鼎然失色落募?

  ”目标生活是不是都这样现卖而又残酷呢?让我们想要把握住的美好总斧变戍不可捉棋的夏花?”程若琳娇美舟脸庞上掠过一抹凄美的椅丽。

  赵目栋怔了一怔,随耶但坚定的拇拇头:。现实的确很残酷,但关链在于你怎么去认识和追求,如果你圃于困难和危险就放弄,那当然就会让你感到绝望,但是只耍你勇于求索和争取,我想天道酬勤,这个世界总是会给人以希塑不是?。

  被赵国栋相当坚决而又肯定的语气给震住了赵国标的表特严肃而又郑重,就像是在宣誓一个承诺,这让程若琳胸中滚荡起一股暖流,向着全身上下弥谩,阵阵触电般的麻痹感向发烫的脸颊四周放射性的传递,让她恨不能马上钻进赵国标怀中婉转求灰,听凭他萨所欲为口

  赵国栋似乎能够嗅到空气中弥谩着特殊的暂郁芬芳,这是女性特动时的特才气息,程若琳娇艳如花的粉雁流淌这隐隐的红晕,水汪汪的眼脾特意棉棉一身请爽的淡色香茶几套装更增添了她的妖娩华贵口

  。晚上好不好?”赵国栋啃角浮起一抹糙笑,轻轻拍了拍程若琳的娇原。

  程若琳是来察者一部涅巢影观传媒才限公司拍摄的电观剧进庭桔况这是一部以反映禁姜辑奏领域的警匪剧,主耍拍摄她在滇甫和沪江,沪江那边的拍摄已经基本完戒,而滇南这边的拍摄也开始拉开序募,估计剧组会在昆州、穗洪以及芥山、理江等地逗留两三个月时间,这让赵目栋喜出望外。

  虽然程若琳不可能长期呆在昆州,但是毫无疑问这两三个月时间里来的机会很多,明知道对方来昆州也会给自己带来一些风险,但是赵目标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的喜悦,狐枕难眠的滋味固然难熬,但是更难受的是现在这边还找不到一个可以尽特倾诉自己工作生活中所遇到的麻蛆和感悲的人,而程若琳的到来,至少可以让自已找到一个宣泄的渠道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