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十节 总理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十节 总理

  月初,第:届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今议在昆州陛曹滞川,六国政府领导人会晤于昆州,文国基总理发表了《加强伙伴关系。实现共同繁荣》的主旨讲话。

  缅甸和老挝两国总理对滇南昆州等地进行了访问考察,重点考察了昆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滇内动力、昆州机床厂、滇南铜业、赤河集团等大型企业,滇南省委副书记张保国、常务副省长宋国梁全程陪同。

  与此同时文国基总理在结束了会议之后也对滇南进行了考察,第一站走的就是三江地区。

  在与蔡正阳、陶和谦等人陪同文国基总理一行上车时,赵国栋就知道文国基总理认出了自己。

  不过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有些年成了。至少自己从能源部下来之后,就基本上没有机会再见到文总理了,而上一次见面要追溯到文国基还在担任副总理时,就水利部和能源部如何协调发展,当时作为能源部综合规划司司长的自己也只是远远的和文国基总理打了一个照面,还轮不到自己去和文总理汇报对话。

  斯柯达空间不陪同文国基总理一起考察的还有国务院秘书长张圣华、国家发改委主任曾权军、铁道部部长许嘉宁、交通部部长李佑慈、能源部副部长敬集来、水利部副部长胡磊等部委高级官员。

  小赵,在滇南工作如何啊?”文国基总理的一声召唤立即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到了坐在斯柯达最后一排的赵国栋身上。

  最后一排坐了赵国栋、杨彪和商无病三人,赵国栋也只是上车之前和总理握了握手,总理也是含笑点头,没想到总理会在上车之后还专门问及自己。

  “谢谢总理关心。我在滇南工作很开心,正阳书记和和谦省长以及各位同僚给了我很大帮助,让我能够很快适应滇南的工作。”赵国栋赶紧站起身来回答道。

  “坐,坐,这是在车上,这么客气干什么?我们也算是老熟人了吧?第一次见面是在哪儿?8年洪水期间的宁陵吧?一晃眼就七年多时间了。你在能源部里也没有呆多长时间吧?”文国基总理似乎有些感慨于时间的飞逝,脸上流露出回忆的表情。

  “东来,我还记得我到能源部调研时,你们能源部提出的关于我们国家的能源安全战略构想的最初构思稿就是来源于当时还在当司长的赵国栋执笔的吧?建邦委员长和我就这个问题在政治局常委会上探讨过几次。觉得我们中央果断作出能源供应的多元化、能源安全的多渠道保障是具有前瞻性的。必须要坚持不懈的推进,正阳,是你在当部长时候出台的这一系列政策吧?”

  赵国栋一边答应着,能源部副部长敬东来和蔡正阳也都连声称是。

  “中国是一个大国,我们国家的能源保障和安全必须要有更多元更稳定的渠道来保障。而缅甸将是我们国家能源南线通道的一个重要支撑,缅甸是我国的重要战略邻国小也是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滇缅铁路和滇缅高速公路以及即将开工的滇缅油气管线都将进一步密切我们缅方的政治经济关系。这三项战略性工程的建成,将会极大的改善我国在能源上的战略安全,加上我们向西发展与中亚和中东地区通过中亚和巴基斯坦的能源通道建成。我们国家的能源安全就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被国外不友好国家的抚制。”

  文国基总理似乎说起了兴致小语气也变得有些激扬。

  “所以我希望滇南省委省政府在这一点上要充分认识到这三大工程的重要性,要站在全国一盘棋的高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尤其是正阳与和谦你们两位,你们要牢记一点,你们是中央委员,不能仅仅局限于滇南这盘棋,同时也要记住你们还需要把滇南这一隅的棋局融入到全国这盘棋中去!”

  蔡正阳和陶和谦两人都是连连点头称是。蔡正阳更是信誓旦旦的表年服务全局,服从大局,保证要把这几项重点工程建设好,

  “行了。正阳,和谦,你们两位也别苦着脸强装笑脸,我知道滇南的情况。民族地方。又地处边疆小而且地理地质情况也比较特殊近期关于怒江水利开发的争论也很激烈啊,不知道是不是和我这一次要到滇南来考察有那么一

  凶关系啊?本华。权军。胡矗。你们几位在这个问题四世以都是有些发言权的,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文国基的思路很敏捷,而且反应很快,六十好几的人了,思维却是相当清晰,记忆力也很好,你想要在他面前打马虎眼可不容易。

  张圣华见总理点到自己,他也推脱不得,只能简单的谈了谈自己的观点。那就是在综合评估实现了最大限度减轻生态环保压力,对当地生物特征不会造成实质性影响的情况下。才可以考虑开发怒江的水力资源。

  曾权军则相对保守一些。显然是来自环保界的压力也给他这个国家发改委主任带来了很多麻烦。对于怒江开发水力资源的前期开发就是国家发改委提出的规划能源部也在其中推波助澜,但是现在环保人士的呐喊和呼吁使得怒江这一原本是滇南乃至全国水能资源最为富集的地区开发却陷入停滞阶段。不仅仅是他们受到很大压力,同样地方上的反应也很强烈,这一点显而易见,但是怎样来解决这个矛盾难题,现在却没有更好的办法。

  公所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学术上的争论谁也难以压到谁。而且很容易上升到道德责任层面,这会更增加对这个问题处置的难度。

  胡磊则是站在能源部角度来谈目前水电资源开发对于缓解非化石能源消耗起到的巨大作用,这对于整个国家在节能减排问题上也能有很好的支撑作用,而怒江水能资源开发可以对整个三江地区发展经济和老百姓脱贫致富起到极大带动作用。在这一点上应该要综合来考虑评估。

  在去往三江的一路上,整个车上都洋溢着一种激烈的探讨气氛。文国基总理似乎很喜欢通过这样面对面的直接交流来了解大家的真实想法,无论是各部委的领导们,还是滇南的领导们都在文国基总理点名下都纷纷发表各自的看法意见。

  这个时候赵国栋倒是显得挺稳重,只是倾听这些领导们的发言,自己却是保持沉默,在这个问题上他感觉更像是一个复杂的政治问题。不是简单用科学依据就能说服谁的,谁也无法预料在真正实施开发之后会不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新问题,但是不是就因为这个理由就放弃对怒江的开发,这算不算因噎废食。这些都需要综合的来评估,尤其是对国人心态的评估也需要列入考虑因素中来。

  前往三江的省道蜿蜒盘曲,在山腰上盘旋转折,道路状况虽然已经经过整修大有好转,但是坐在车上的人们依然看得有些心惊胆战。反倒是文国基总理神色肃穆,一直在察看着沿途的地质地理状况和生物资源。

  文国基总理的表情也影响到了车上众人的心情,他们不是可以看到横江而过的溜索,这就是生活在大山里边各族人民千百年来使用的交通工具。而至今依然有几十万各族群众生活在这自然条件极其恶劣而又十分封闭的苍莽大山中。

  他们延续着祖辈的生活。但是他们同样渴望更美好的未来。

  汽车突然在一处盘山村落下方的道路上停下,这里道路异常险峻,两边壁立千仞,这条省道仅仅只能供两辆车堪堪错过,幸好在这处背弯处有一个凸出的所在,汽车可以勉强停在这一处所在,从这里向上攀爬两百多米,就可以走到只有五六户人的一处自然时落里。

  文国基总理要求突然停车下车让整个车上人都吓了一跳,这里虽然不算是最险恶之处,但是两边山林密布,裸露出来的岩石还残留着前几天下雨后泥浆溢出浸润的痕迹,若是有飞石落下,极有可能造成伤亡。

  张圣华和蔡正阳都极为紧张,想要劝阻文国基总理不要下车,之前从来就没有想到总理会要求在半路上停车,这里也没有提前做任何准备,总理突然要求下车也给安全保卫和准备一下子荐来巨大的压力。

  不过文国基总理决定的事情不是其他人所能劝阻的,很快贴身警卫就提前前往察看情况,因为这一段路太过崎岖,三江地委行署的人都还在前面道路状况较好的地段迎接,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也让滇南方面措手不及。忙不迭的通知三江地委行署方面赶紧过来。

  月票得票惨不忍睹,俺泪牛满面。难道最后几天要栽筋斗?不能啊,俺要坚持到底,兄弟们拉老瑞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