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十三节 锦上添花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十三节 锦上添花


  。为国家发改委丰任的曾权军在整个国务院体系中也是阻一赫的人物。

  国家发改委历来就有个国务院之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战略规划都出于这里,所有事关国计民生的产业规划、重大项目都需要经过这一关审批,其管理权限之大,几乎占据了半个国务院的行政审批权限,而其他部委的诸多事项最终也需要汇总到这里,进行综合评估审批。曾权军能够担任国家发改委主任自然有其成功之道。

  当秘书告知赵国栋求见时,曾权军还是禁不住小小的惊诧了一番。

  对于赵国栋他还是比较熟悉的,当然并不是说两人有多少私人交情,而是赵国栋的名声在外,让他不得不熟悉。

  连续两年的全国经济增速冠军,创造了超过百分之一百的年经济增速,中西部地区第一个凹过千亿的地级市,即便是在中央不断抛出不以凹论英雄论断的今天,这仍然是一个足以让无数人为之侧目的辉煌成就。

  而这一切就是一个担任市委书记时仅仅才三十二岁的家伙一手柿造,这个家伙就是现在的滇南省委组织部长赵国栋。

  宁陵的辉煌建立在新能源、新材料和环保产业之上,而这三项产业成为宁陵这个昔日毫无根基的城市主导产业,不能不说时任市委书记的赵国栋有着超前的眼光和魄力小在这一点上曾权军也为此颇为欣赏,即便是赵国栋已经调离了宁陵,但是宁陵依然在他一造的经济动力车头拉动下向前飞驰。

  正因为如此,曾权军一直在关注着宁陵经济发展,今年上半年宁陵经济数据在他陪同总理离京时已经出来了,增速达到百分之六十四点八,虽然比起去年低了不少,但是要知道这是建立在一千亿的经济基础之上,这也就意味着按照这个增速保持下去,宁陵今年的凹就将超过一千六百亿,这个数据即便是在东部沿海地区依然相当惊人,抛开那些个计划单列市和副省级城市以及省会城市无法等同,似乎除了苏州、无锡这两座城市之外,就再没有其他同类型的城市能够达到这种水准了。

  一手缔造出这样耀目成绩的家伙却会在不声不响间调到了滇南,而且还摇身一变成为组织部长,不能不说有些怪异的味道,至少曾权军是这样看待的,在经济工作上有如此造诣的人不多见,而且是一手一脚从基层打拼出来,曾权军曾经琢磨过是不是该把这个家伙编弄到委里担任自己的助手,如果说担任副主任显得有些过格,但是当个党组成员挂个主任助理或者秘书长过渡两三年那就完全可以了。

  当然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念想小曾权军也没有考虑过真正付诸实施。赵国栋工作的调整那是中组部考虑的问题,如果有合适机会他可以提一提,但是还没有等他找到这种机会,赵国栋就已经调到了滇南,这让他也有些遗憾。

  前两天赵国栋在三江的表现曾权军也看在眼里。巧妙的破解了滇南省委省政府的尴尬局面,却又不居功自傲,出色的赢得了总理的好感,再加上原来就和总理有些香火情分,如此年轻,用脚想也可以预料到这个官场新星正在冉冉升起,前途不可限量。

  只是今儿个赵国栋主动找上自己门来还是让曾权军有些惊讶,似乎自己的工作范围和对方现在的工作并没有什么交织之处,他来找自己就有些奇怪了,但是不管什么事情,见一见这位传奇性的人物,来上一番长谈,这也是曾权军很乐意的事情。

  赵国栋本想把韦文明和叶庆川拉来,但是思衬再三,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和曾权军并没有什么私交小可以说也就是他在担任宁陵市委书记时谋划宁陵机场项目时去拜会过曾权军,当然在其中起到决定作用的并不是曾权军,而是另外一位副主任耸了很多忙,但是如果曾权军一力否决或者说给你拖上几个月这也很正常,曾权军在这方面还是很够意思,没有挡宁陵的路。

  “国栋,一别又有一年了吧?”曾权军很有些文质彬彬的味道,眼睛镜片有些厚,估摸着度数不低,一副文人雅士的意的流焰出来,但是熟悉的人都知道泣位发改委伤叫却真有些斗士血性。

  在担任国家环保总局局长其间,曾权军曾经在一些场合怒斥多个省市的党政主要领导只要眼前政绩,不要子孙后代幸福,也在国内外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被誉为国内敢于说真话敢于说硬话的高级官员中一员,与审计署署长李金华有着相似的血性。

  “是啊,权军部长,上一次见到您还是我在党校学习期间,跑咱们宁陵市的东寨机场项目时候。”赵国栋乐呵呵的道:,“现在机场进展进度很快,前些日子宁陵的老同事还打来电话说起机场建设进度很快,估计建成时间可能会提前通航,这还要多感谢权军部长的支持才是”

  “唔,现在看起来东寨机场项目上得正是时候,估计建成之时,也正是宁陵经济发展最需要的时候。可以大大的提升宁陵经济发展的竞争力,进一步促进宁陵经济健康发展。”曾权军摆摆手,似笑非笑的道:,“你今天来不是又为了你们滇南的哪个机场吧?。

  “嘿嘿,还是权军部长了解我啊,知道我这个人懒,那是无声不登三宝殿,来了肯定就要给您打麻烦,哪怕是风,我也得抓一把回去才好交差啊。

  。赵国栋一脸贼笑,在曾权军眼中看来,这位已经是组织部长的角色似乎依然保持着在当宁陵市委书记时候的本色。

  “国栋,当了组织部长可应该要保持组工干部的淳朴本色才对啊,你现在是管干部的领导。一言一行代表着我们党的形象,谨言慎行是最起码的要求。”曾权军微微摇头,对于这位很有一套的年轻人,他很有好感,如果在自己力所荐及的范围内,他当然很乐意扶持一把,帮一帮忙。

  “权军部长,这一次总理带着你们一大帮部委要员们来滇南可是咱们滇南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走了一圈,几乎每位会客室里都有人在慷慨陈词,我刚从嘉宁部长那里出来,琢磨着该去哪儿,嘉宁部长说这件事情得从您和估慈部长那里两头都得过,所以我就冒昧的前来您这儿了。”赵国栋言语里挺是亲热,把两人距离拉得挺近乎。

  许嘉宁是刘家的女婿,当然比赵国栋要高一辈,曾权军也清楚刘家的脉络关系,只不过许嘉宁和刘家走得并不近乎,甚至可以说不算是刘家体系中人,当然在一些特定情况下,许嘉宁也许还是会得到刘氏家族人脉资源的支持。

  只不过刘氏家族这么些东来已经逐渐式微,一直到刘拓在东北这几年搞得风生水起,现在终于出任黑河省省长,才算是宣告刘家总算是摆脱了没落的阴影。

  至于刘岩,曾权军并不看好,这位有些轻佻浮躁的国资委副主任虽然也有些能力,但是性格决定命运,比起他的兄长来差得太远,只怕国资委副主任也就是他的顶点了。

  倒是眼前这一个的前途不可限量,无论是建邦委员长还是国基总理都对他印象相当深也相当好,能同时得这二位的首肯的年轻干部。只怕放眼全国也找不出两位来,就冲着这一点,曾权军也很乐意锦上添花一笔。

  “国栋,你也知道这一次总理来滇南。除了参加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会议之外,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工作就是要考察滇南发展状况,尤其是边境地区少数民族发展情况,准确的说,不容乐观,虽然这两年里滇南经济增速不算慢,但是对于中央来说,滇南的潜力还远没有发掘出来,困扰滇南的问题有几个小其中基础设施建设问题是其中关键,所以这一次中央也有意要加大对滇南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除了滇缅高速公路、滇缅铁路以及滇缅油气管线之外,滇桂铁路、宜昆高速、滇老高速公路都已经正式进入运作期,而且我估计在总理考察了三江地区之后回去会要求对边境地区的基础设施投入还要进一步加大,所以其实你不必太过担心

  曾权军说的话都是由衷之言。这让赵国栋很感激,所以他也就不绕圈子,把自己包了文城地区,同时文城地区基础设施薄弱情况做了一个。介绍,同时也提出了自己关于昆文高速公路的想法,请求曾权军能够在这个问题上帮忙支持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