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十六节 运数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十六节 运数


  “李庆怎么样?”赵国栋依然没有抬头,随口问道。

  霍云达愣怔了一下,似乎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太突兀了一些,而且直接问自己这个常委副州长作为州委书记兼州长的表现,让霍云达不太适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没什么,实事求是说你自己的感觉,我心中有分寸。”赵国栋还是没有抬头,一边认真的阅读着手中这份《进一步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发挥基层党组织带动群众致富的作用》的意见稿,这是秘书段自立按照赵国栋的意思写的,文笔很好,但是还缺乏一些实际东西作为支撑,没有实实在在下过基层了解真实情况,只是按照收集来的一些东西来整理提炼,总觉得欠缺点火候。

  现在李庆升任书记之后,州长依然是他兼着,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州委书记和州长一肩挑,只能是短时间,一般说来省委都会马上考虑州长人选,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这个州长人选一直没有定下来,照理说州委副书记和常务副州长都有一定的竞争力,或者说从其他地市州调一个资历相若的人过来都可以,但是这个人选上却迟迟没有敲定。

  赵国栋当然知道这其中原因,吴元济向省委推荐了州委副书记郭大刚,李庆则希望能由常务副州长古铁生来接任自己的州长职位,张保国倾向于支持郭大刚,但是蔡正阳一直没有在这个人选上表态,只是让赵国栋了解一下郭大刚和古铁生的优缺点和特点。

  红山州在吴元济掌舵期间发展速度一直比较快,虽然李庆和吴元济相处不是很融洽,但是李庆很好的保持了配合姿态,或者说吴元济很好的驾驭控制住了红山局面,在这种态势下,红山局面相对稳定,州委州府各尽其责,在霍云达心中纵然不能与赵国栋和钟跃军在宁陵时的默契投缘相比,但是也算是比较和谐的范例了。

  但是吴元济一走,州里的矛盾都陡然冒了起来,郭大刚获得了吴元济的支持一心想要出任州长,但是李庆和郭大刚历来就不太对路,古铁生虽然不算是李庆一系,但是这个人工作作风十分踏实,就是言语少了一些,在李庆看来,古铁生来担任州长可以压制郭大刚咄咄逼人的气势,有利于州里边的统筹布局。

  霍云达不太想就这个问题多发表意见,这段时间无论是李庆还是郭大刚都频频向他示好,就连素来不太喜欢掺和这种事情的古铁生对他的态度也密切了许多,霍云达自然也清楚其中奥妙,谁让自己是从赵国栋麾下走出来的,在滇南这个层面上算得上是赵国栋唯一的嫡系,大概是觉得自己赵国栋面前说一句话也许就能有扭转乾坤之能吧。

  只是赵国栋问及这个问题他却不好不答,所以也就捡着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李庆和现在州里边的一些情况,看赵国栋的表情倒是听得津津有味的模样,让霍云达也很是无语,他不相信以省委组织部里边一大帮子脑袋都削得贼尖的家伙还能了解不到这些情况,只怕关于红山州里的点点滴滴早就印在了赵国栋胸中,却非要从自己嘴巴里说出来一遍。

  霍云达说这些赵国栋的确也大略知晓,李庆性格往好里说就是沉稳内敛,往差里说就是有些保守了,和吴元济的大开大阖性格截然相反,但是这个人有一个优点,就是能够准确判断形势,能够很好的把握尺度,这相当不容易,在吴元济这样强势的州委书记下边当州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但是这几年里红山州党政主要领导的配合上并没有出问题,而且红山州的经济发展速度一直保持着全省前三位,这就是相当了不起的成绩。

  蔡正阳对于红山州相当看重,吴元济能够升任昆州市委书记固然有赵国栋一力举荐的原因,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像昆州市委书记这样的位置蔡正阳心中没有一杆自己的秤不可能。

  吴元济在红山州很好的把握驾驭住了局面,经济保持了连续几年的快速发展,而且社会局面平稳有序,老百姓风评也不错,能同时做到这…,殊为可贵,不像有的地方虽然经济发展很快,但是社会矛盾突出,**频发,作为省会城市的昆州是决不允许出现这种现象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蔡正阳还是选择了吴元济来担任昆州市委书记,当然这也得到了诸贤的认同,毕竟昆州市委书记是要进省委常委的。

  现在吴元济离开了红山,李庆顺理成章接任了红山州委书记,那么谁来担任州长也是一个费思量的问题。

  李庆沉稳内敛,那就需要一个有漏*点有创造力的州长来推动工作,州委书记把关掌舵,州长积极谋求发展,这也是一种比较良性的结合,当然只是理论上的一种良性搭配,事实上也还存在多种良性搭配方式。

  就像赵国栋和钟跃军一样,赵国栋也非沉稳内敛之人,而钟跃军也非有漏*点有创造力的类型,但是赵国栋强力推动,钟跃军的踏实执行,一样创造出了一个辉煌。

  按照部里边的调研了解和霍云达所言,郭大刚和古铁生都不是红山州州长的最佳人选,郭大刚看似有漏*点有魄力,但是他只学到了吴元济的皮毛表象,缺乏对局面精准的判读能力,在执行力上也还不够,冒然将其放在州长位置上,反而会引发更大矛盾,而古铁生虽然是作风踏实,但是却缺乏漏*点和创造力,在以红山州目前在全省地位和蔡正阳的设想中,红山州是要作为经济大市和昆州、曲州、玉河几座城市一起扛起滇南经济脊梁的角色,滇南省委不会想看到一个平庸的红山班子,也不会容忍红山的发展重新陷入平缓。

  但是要选出一个真正符合省委意图的人选还真不容易,部里边也列出了不少候选人,但是在赵国栋看来连他自己都不太满意,更不用说让蔡正阳满意了。

  有些遗憾的就是霍云达在资历上实在太浅了一点,如果霍云达在常委副州长这个职位上呆上了两三年,那赵国栋哪怕是担些风险或者背扛一些任人唯亲的责难,也要将霍云达推上州长这个位置,但是现在的确时机还不成熟。

  “好了,云达,不说这事儿了,你们的州长人选相信省委会有一个合理周全的考虑,说说你自己的工作吧,干得还顺心吧?都是州委常委了,位置不一样了,对自己的要求要更高啊。”赵国栋笑着道,怎么觉着自己也像是在讲官话套话,听起来都有些别扭,所以有些忍不住笑了。

  霍云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笑了起来,“赵部长,到组织部是不是都得学会这么讲话?您在宁陵可不是这样的,都是一针见血说到点子上。”

  “嘿嘿,云达,不是我喜欢说这种话,只是形成了一种下意识的习惯,这是一种不好的习惯,但是如果缺乏这种套话官话,似乎就像是少了一种润滑剂,我们之间当然没啥,但是换了不太熟悉的人,也许就难以适应。”赵国栋终于把手上的东西搁下了,“对了,我打算把潘巧调到部里边来,部办缺个副主任。”

  “哟,那是该恭喜她呢还是安慰她呢?”霍云达一怔之下,也是若有所思,“恭喜她终于脱离红山这边旮旯到了昆州这座大城市里来了,不过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她回宁陵可能性几乎没有了?”

  赵国栋微微摇头,“这要看她自己,我现在是觉得部办缺个熟悉一点的人,有些事情处理上不太符合我的习惯。”

  “那是不是来替你当生活秘书?”霍云达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赵国栋眼睛一瞪,这家伙越来越过分了,“云达,你小子怎么到了滇南变得这样放肆了?”

  “嘿嘿,赵部长,还不是被你逼的?非要让我到这边来,人生地不熟,初来乍到那两个月真是快要憋死人了,还能不自我放松一些?那不是获得更累?我都不知道潘巧和向军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向军那小子还干得有滋有味儿,他这段时间来过你这里么?”霍云达也不在意,大家都是同路人,来到这滇南,几个安原过来的,尤其是都是从宁陵过来的,就更有一种抱团感。

  “嗯,我刚来时来了一次,后边又打过一次电话,前段时间我也太忙,一直在下基层,现在好一点了,你们没事儿都可以过来坐一坐。”赵国栋也有些感慨,脸上也露出恍惚的神色,“这一去三千里,从安原到滇南,咱们也是山不转水转,又都给颠簸到这个地方,这冥冥中算不算是有运数呢?”

  “运数?这玩意儿可真难说。”霍云达也叹了一口气,原本涌到最边的话又吞了下去,看来赵国栋在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坐着也一样不轻松,本想找他聊一聊自己内心的苦闷,这个时候倒有些犹豫了。

  最后两天,发愤图强,目标月票,力争上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