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十六节 新派系人马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十六节 新派系人马

  赵国栋注意到了霍云达表情的犹豫,日光一凝,“云达尸「您「'走到我这里来还忸忸怩怩的?难道说有啥话还不能对我说?是工作上事情还是个人问题?是不是想把你老蒌调过来?”

  “不,不,没那意思,至少现在还不需要。”

  说实话霍云达还真有些舍不得宁陵那边,尤其是在东江那边刚刚打开局面,和区委书记简虹的配合也相当默契,可以说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机,这一下子被弄到了漠南,一切从头开始,而且人生地不熟,短短一年时间要想拿出一份拿得出手的成绩来,哪有那么容易?

  他当然知道赵国栋的好意,来这边一下子就上了一个台阶,否则留在东江,就算是简虹只槁两三年,自己继任区委书记,那至少还要在区委书记位置上打熬两三年,而到这边一下子就跨越了书记在一个台阶,直接上了副厅级,而且现在赵国栋一来还把自己推上了州委常委的位置,可以说至少节约了五年的奋斗时间,迳五年时间对于一个像他这个年龄这个层次的干部来说是何等珍贵,有时候就是一年时间就能改变人一辈子的命运。

  但是他还是有些遗憾这是在溴南,他需要时间和经历来熟患周围这一切,而不像在宁陵,他有太多的人力资源可用,用人调人都是随心所欲得心应手,而在这里,你就得一点一滴从头开始,一点一滴重新积累,现在赵国栋把他扶上了州委常委、副州长的位置,可以说骡等高位,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调整,还要一些时间来拿出一份像样的成结来证明自己,赢得尊重,只有这样他才能算是在溴南扎扎实实站稳脚跟。

  “那你这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干啥?是工作上干得不顺心?李庆对你不待见?”赵国栋不相信。

  “赵部长,不是那样说,寺书记人还是不错,准确的说,对我很客气,对我分管的工作也很支持,但是我总觉得在红山干得不那么得劲儿。”霍云达也就不在赵国栋面前遮掩啥,“一个原因可能是吴书记走了,李书记的风格需要重新适应一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州长迟逗没有到位,这班子不全,工作推动起来就不太顺畅。”

  “唔,这也是一个过渡阶段,很正常,可以理解。”赵召-栋舒了一口气,他还真有些担心霍云达在这边适应不了,现在看来还行。

  “赵部长,还有一点,777777”霍云达似乎是在斟酌言辞,觉得怎么说才能完整准确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好一阵后,直到赵国栋的注意力也被他的表情吸引住了,他才缓缓道《“我有一个感觉,或者说有些一直不太适应的因素吧,就是我总觉得这边从领导干部到普通工作人员,在求变谋发展的心态上不那么积极,或者说没有什么压力感,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淡定从容,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小富即安缺乏进取心,都喜欢和比自己差的比较,而不愿意与更好的比,这种心态应该说很重,我觉得在这个观念心态上如果不能彻底转变,始终是制约这边发展的一个重要主观因素。”

  赵国栋眼睛一亮,看来霍云达并非只管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的那种人,他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边f部的一种闲适心态,不能说这种心态不好,但是放在目前这种漠南亟待发展的机遇期,这就成了一种负面因素了。

  事实上他也早秀匕觉察到了这一点,这不是什么溴南特有的毛病,在整个中西部地区和东部地区相北-,在观念心态上的差异也就体现在迳些方面。

  而这种看似不经意的东西积累起来就会形成一种固有的思维定势,体现在具体工作中去就会对内形成一种惰Xing,对外则会让外来投资者难以适应,总觉得在这边做什么事情都要慢一拍。

  明明可以在半个小时办完的程序非要拖到两个-小时才能了结,一个公章就能解决的问题却要让你走三个单位才算是“稳妥”,这对于习惯了那种快节奏高效率的沿海地区的投资者或者外商来说,就更是难以忍受,运往往会成为约束投!$发展的一个重要软Xing要素。

  “云达,看来这大半年的工作还是让你很有感触啊?你说的我也有同感,如果说我们原来在安原与沿海地区在观念心态上有差距「我们需要不断的破除旧有观念,提升眼界意识,耒实现追赶,那么漠南这边应谋说比我们安原在这种闭关铺国小富zF冈和按部就班的保守心态更浓厚,沉淀更深,我已经向正阳「晔呵乙提出了我自己在这些方面的感受,他也和我们一样,觉得这是困扰漠南发展的一个重要的软制约因素。”

  赵国栋眉峰紧锁,显然也对这一点有很深的感触,“怎样来破除这种制约我们漠南发展的观念心态,除了要不断的解放思想,敢于突破,锐意进取,还要旗帜鲜明的掀起创新改莘**,要真正打破这种小富即安安于现状的小农心态,实现思想观念上的真正转变,这需要一个过程,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在实践过程中,以具体事件为实践对象,带动一帮人一群人来开拓创新,做到在实践中而不仅仅是理论思想上做到突破。”

  霍云达听出了赵国栋话\{6中隐茂的意思,虽然赵国栋没有明确批评他,但是他还是感到有些惭愧,自己只是单纯的看不惯,却没有想到怎么来扭转改变这种态势,尤其是在具体工作中来实现这种转变,就更为重要。

  “云达,你现在是州委常委、副州长,尤其是分管工业交通和招商引资这一块,就更要身体力行,在工作中要尽可能的提出和坚持我们原来在宁陵带过来的新观念好做法,要记住,你不仅仅代表自己,还代表着从宁陵过来的干部形象。”赵国栋f6气严肃起来,“你到红山工作不仅仅是要帮助他们发展经济,更要帮助他们在观念上更新,让他们意识到和发达地区的差距根本原因在哪里,除了基础设施和地理因素之外,更重要还在于观念,观念!”

  赵国栋的话让霍云达点头不已,这番话可谓不轻,让他脸皮子都有些发热,虽然感觉上有些超出了自己的权限,但是赵国栋这样说自然有其道理,如果自己也是和其他干部一样和光同尘随波逐流,恐怕也就失去了赵国栋安排自己到红山州来的意义了。

  两人正说间,段自立在门口露了露面,赵国栋知道只怕又有什么人来找自己,而且多半是事先没有预约但是身份和关系又都不一般的人物。

  “小段,啥事儿?”

  “赵部长,叶专员来了,他想看看您有没有空,想要向你汇报工作。”段自立欠身道。

  “哦?庆川过来了?”赵国栋芙了起来,“让他进来吧,都不是啥生人。

  段自立听出了其中不一样的味道,一边琢磨一边点头道《“好,我马上请叶专员进来。”

  叶庆川走进赵国栋会客室时一眼就看见了有外人,但是马上就认出了坐在赵国栋旁边这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就是红山州委常委、副州长霍云达,从安原过来的干部,先前是挂职交流副州长,但是现在却是实打实的州委常委副州长了,也算是落地生根了,真真正正的赵氏嫡系。

  不知道自己在外人眼中算不算是赵氏人马?叶庆川自我解嘲般的暗想道。

  “庆』II,来坐,云达你认识吧?”赵国栋很亲热的摆摆手,本意叶庆川就坐在自己另外一边。

  “赵部长,我怎么会不认识霍州长?霍州长在红J,州分管工业交通和招商引资很有一套,今年上半年红山州在招商引资上独占鳌头,华信集团在红山投资三点五亿元的电解锰项日让咱们周边的地市川都是眼红不已啊。”叶庆川笑着和站起身来伸出手来的霍云达握了握手,“就这一个项目就足以让红山州今年的招商引资工作立于不败之地了,听说华信集团还有意后续跟进锰的精加工系列项目,这可算是引来一窝凤夙啊。

  “叶专员也大过奖了,鑫达集团听说也在文城摩拳擦掌要准备大干一番啊,我看不会比我们华信这个项目逊色,今年文城地区有叶专员坐馈,我想经济增速肯定会冲上前三甲的。”

  霍云达也知道叶庆川和赵国栋关条匪浅,外界传言都说叶庆川在京里有些背景,赵国栋的测源也很复杂,所以据说那边和赵国栋有些瓜葛,于是乎在外人眼中叶庆川也就被划入了赵系人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