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十八节 攘外安内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五十八节 攘外安内

  “行了行了,你们俩也别互相恭维了,没准儿肚里都还摩嘀咕呢,庆川怕是在想,你霍云达不也就是借着从安原宁陵过来的一些先天优势,引来了几个项目,才一下子闪亮起来么?换了你就在漠南土生土长起来试试?云达也在琢磨,你叶庆川不也就是借着从中央部委里边下来的光环么?没有这点先天优势,你凭啥就能在发改委混一年,昆州市呆一年,一步跨到文城地区当专员?”

  赵国栋这略带揶揄的话一下子让叶庆川和霍云达都是脸红脖子粗,这话虽不中亦不远矣,但是这样直戬了当说出来,还是让人很尴尬。

  霍云达这一辈子除了赵国栋之外,其他人还真没有真心服气过的,就算是吴无济他也只觉着魄力和能力都有,但是在人格魃力上依然比起赵国栋来逊色不少,赵国栋能以三十出头年龄折服钟跃军、焦凤鸣、鲁能、竺文魑,这些在仕途上打滚多年的人精,并不仅仅是靠搞经济的本事,那过得真有点胸襟气度和智慧见识,至于叶庆』II,在霍云达看来真如赵国栋所说,光环因素居多,其他还真看不出有啥特别。

  当然在叶庆川心目中昝云达也差不多,能来红山挂职,自然也是赵国栋看重的人物,可能本事也有点,但是总的来说大概也是合了赵国栋冒口,加上赵国栋到溴南来担任了组织部长,自然也就有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味道在其中了。

  见霍云达和叶庆川两人都是一脸尴尬表情,赵国栋也是大乐。

  这蒲人都是自己比较看好的,霍云达就不说了,叶庆川虽然有戈静的渊源在其中,但是叶庆川在文城这么短时间里的表现也赢得了韦文明的认同,韦文明到赵国栋这里汇报工作时也是对叶庆川相当满意,认为叶庆川不但工作热情很高,而且很能结合文城实际情况,很快就融入到了文城圈子中,适应速度很快,相当难得。

  不过赵国栋这番诛倒是打破了霍云达和叶庆川之间那层若有若无的隔阂,虽然两人经历各不相同,所处位置也不一样,但是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不属于漠南本土干部,一个从中央部委下来,一个从安原空降而来,对于溴南目前有些保守闲适的心态观念都不太满意。

  叶庆川一心想要在文城地区做出一番成绩来,所以也会不遗余力隔三岔五的往省里跑,一门心思要把昆文高速公路迅速落实下来,鑫达集团的投!$项目也在紧锣密鼓的谈判之中,加上华能集团也有意在文城地区投资水电开发,文城地区已经有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开局,加上他自己也是从商务部下来的,自然也有些测源,能够在京里争取一些项日资源,自然也有些底气,他这一次来也就是想要借着跑昆文高速公路的机会,好生在京里边蹦腿一回,顺便还要去沿海地区转一囹,看看能不能招商引!$上拿出点像样的成绩来。

  霍云达自然也不愿意就这样庸庸碌碌的在红山厮混,尤其是在赵国栋也来到溴南,还把自己送上了州委常委的位置之后,他就是更渴望在红山做出一番事业来,红山工业基础不弱,烟草、采矿、冶金、电力产业都有一定规模,但是在规模化、深加工以及产业链作长上潜力很大,怎样围绕原有产业推动产业升级向高附加值产业发展,这也是对霍云达一个挑战。

  相对来说招商引资引进新项8反而要容易多,就像潘巧穿针引线的星浪集团也已经和红山州方面就开发旅达成了意向性意见,估计也很快就会进入实质性的开发阶段团的这个电解锰项目也大致相似。

  两个在这方面颇为相似都务想做一番事业出来的角色碰在一起,除了有些没浅的较劲敌意之外,内心深处也免不了还有些英雄惜英雄的味道,当然这种隐藏在深处的情绪在双方关系尚未密切到一定程度时是无法觉察的,即便是相熟之后,他们也会更多的选择压抑克制。

  成熟男人之间的感情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和实力对等的情况下,尤其是在进入社会之后更是如此。

  赵国栋为两个都还算-优秀但是之前却并不熟患的人物搭建了一个交往平台,当然之后会有怎样的变化,谁也无法预料。

  陶和进来的副手到《“国渠,看看吧,一波尚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这是啥歌里边唱的?换作书面语言就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吧?对,《伤心太平洋》,那个故作忧郁的香港还是台湾歌手唱的,我觉着还是这个词儿写得更准确,不是又起,而是又来侵袭,又有针对性的侵袭!”

  宋国梁不明所以的拾起扔在案桌上的杂志,上月的解放思想从领导干部作起》,这是一篇署名文章,作者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纪紫兰。

  宋国梁细细的品了一番这篇文章,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

  这篇文章是以纪紫兰陪同赵国栋对漠南全省部分地市州进行工作调研之后所写的一篇文章,主要是针对当前部分地市州和县区的党政班子思想观念和工作作风进行了一次扫描,虽然用词造句很委婉,而且也没有点名哪个地市州,哪个县区,但是如果是有心人按图索骥,根据言语中谈到了问题来自我寻找,估计也能猜出一个大概。

  好在这篇文章提出的都是普遍性的共性的问题,虽然很有针对性,但是应该说各地市州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但是还是重点提出了一些地市州班子安于现状,不思进取,工作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并针对这些现象提出了批评和改进意见。

  “哟呵,这是在替赵国栋打头阵啊,纪紫兰这么快就对赵国栋投怀送抱了?”宋国梁脸上浮起一抹轻蔑的神色,“和谦省长,这不新鲜,赵国栋初来乍到,总得拿点像样的东西出来,田永泰是一头扎进了赵国栋怀里,这个常务副部长他可是来得真够容易的,纪紫兰现在也坐不住了,莫不是想把廖刚给顶下来?”

  “嘿嘿,不算投怀送抱,至少也是秋波暗送吧?纪紫兰在高永坤时代是靠边站的角色,现在换了新部长,那还不能有点念想,尤其是田永泰担任了常务副部长这个范例就摆在面前,谁能不心动?”宋国梁并没有因为陶和谦的不满而有所收敛,他习惯于在二人面前如此,这样能让他放松,甚至有一种平等的心理距离来对待,“他们组织部这一轮变化不小,我看赵国栋和别人不一样呢,都说攘外必先安内,他是攘外安内双管齐下,内外两不误,其志不小呢。”

  虽然很讨厌宋国梁的态度,但是陶和谦还是很欣赏宋国渠的敏锐性。

  赵国栋未了漠南不过几个月时词1,就已经是动作不断,两三个月里愣是把十六个地市州一个一个跑下来,据说每个地市州至少跑两个县,每个县至少跑两个乡馈或者街道办和一家企业,引起了相当大反响,不少地市州都对这位释来的组织部长印象很深,认为这个人至少是肯下基层,愿意了解基层的疾苦,这份劲头就让人不得不服。

  这年轻就是好,这样高强度的彝,波,像滇西、溴西北和滇西南迳些地市州,一天动辄跑好几百公里,别说自己,放眼整个常委和政府班子里都没有谁能吃得消,只怕没跑完就只有在医院里躺下了,这就是年轻力壮的本钸。

  “国渠,你别说,赵国栋至少存作风上还是很值得学习的,比起高永坤来,至少他更能赢得县这一级基层的好感。”陶和谦认同道。

  “哼,他不这样也不行啊,他一个外来户,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要掌握了解干部,总不能就坐在办公室里听几个副部长的糊弄吧?下边总得有几个能听招呼的人吧?怎么建立感情建立关系,那还不是得一步一个脚印来,他说实话,就这方面,他比起李腾来只强不!!,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可不算是一个好消息。”宋国梁收敛其脸上惯有的放肆表情,微微透出一丝苦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