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节 王烈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节 王烈


  潘巧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田永泰是刚刚担任常务副部长的核心人物,既然能得赵国栋一力推上常务副部长,肯定也属于赵国栋信赖的角色,潘巧不想在田永泰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也就格外小心。

  自己初来乍到,虽说是到了省委大院,但是潘巧并不怵,在西江区宣传部当了多年的宣传部副部长,不敢说对机关这一套了如指掌,但是她对赵国栋的脾性还是有些了解的,怎样在这个办公室副主任位置上做好自己工作,还不能让外人觉得自己是因为赵国栋的原因调来而戳自己脊梁骨,这是最起码的。

  “小秦,赵部长在不在?”

  “潘主任,赵部长上午一般都在,下午有时候不在,今天他没有来,也许有会吧。”小姑娘摇摇头,“您可以问问汪主任。”

  组织部办公室除了汪从喜担任主任外,还有三名副主任,除了潘巧外,还有一名主要负责文字工作的汤副主任和一名负责后勤事务的靳副主任,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组织部里人不算多,但是这部办却是分工齐全,各管一摊。

  方夜白原来是负责机关外事、会议安排协调部署工作,潘巧在琢磨着自己到部办担任副主任是接方夜白的般呢还是会不会有其他工作调整,不过她倒是并不担心什么,要说文字功夫,潘巧自信也不差,师专毕业的她这么些年来写东西虽然生疏了一些,但是底子在,稍稍捡起来,多学习一下,问题不大;方夜白这一谈就更简单了,会议安排协调,对外接待联系,她都干过;至于说后勤那一摊就不用说了,稍稍熟悉一下,就能上手,甭管让自己干什么,总之不会给赵部长丢脸就行。

  正琢磨间,小秦却一眼瞥见了田永泰的身影出现在走廊里,“潘主任,田部长来了。”

  田永泰一眼就瞅见了站在走廊原来方夜白办公室门前那个身材高挑的女子,一身淡青色的职业套装,高跟鞋裎亮,波浪卷披在肩上,婀娜娉婷,气度雍容娴雅,脸上淡妆宜人,一抹微笑很是招人好感。

  “哟,这位就是小潘吧?欢迎欢迎!”田永泰脚步一顿,随即就走了过来。

  “田部长,您好,我是潘巧,刚来报到,小秦正在带我看办公室,正说准备到您那儿来向您报道呢。”潘巧微微欠身,很有礼貌的点头道。

  “小潘,不用这么客气,今天纪部长陪赵部长到昆州调研去了,赵部长可能下午都不会回部里了,专门交代了我说你今天要来上班了,这样就好,早一点来也好协助老汪把部办的工作抓起来,这短时间部里边事情不少,少一个人还真有些转不动的感觉了。”

  田永泰打量了一下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心中暗自点头,就凭这气度也不俗,哪怕只是个花瓶,拿出去都能充充场面,赵国栋能看得起的人,也绝不可能仅仅是花瓶那么简单,看样子也应该算是一个嫡系人马了。

  “田部长您太客气了,我来了田部长您有什么工作尽管吩咐,我做不好也还要请田部长多批评指正。”潘巧浅笑吟吟,语言也是很自然大方。

  “唔,那小秦你去请汪主任走我办公室来一趟,小潘你也来,也好把你的工作交接一下。”田永泰点点头。

  赵国栋从昆州调研结束之后已经是下午六点过了,天色依然是一片明亮,吴元济陪着赵国栋从梅林路社区出来,上了车,别克商务车强劲的空调让人都顿时神清气爽。

  “赵部长,调研两天了,今儿个算是大总结了吧,总可以吃顿饭喝杯酒了吧?”吴元济瞅了一眼旁边的市长王烈:“老王,赵部长难得来咱们昆州调研,十六个地市州里边把咱们昆州放作压轴大戏,就凭赵部长对咱们昆州的这般器重,咱们今晚也得好好陪赵部长一杯,紫兰部长,你可不能溜号,上一次你陪永坤部长来红山时,就是你溜边儿,弄得人家高部长连车都上不了,差点就要送医院了。”

  “呵呵,吴书记,赵部长的酒量你还能不知道?你们不是党校同学么,难道在党校里边就没有较量过?”纪紫兰笑嘻嘻的道:“都说吴书记是海量,不知道碰上我们赵部长,那是不是火星撞地球?我看这输赢还真的难得分出来呢,哪里还用得着我们这些局外人来掺和,王市长,你说是不是?”

  “是啊,纪部长说得有道理,吴书记的量在红山就喊响了,难道说到了我们昆州就减了,我不信,今天晚上赵书记这酒也只能吴书记才能陪好,吴书记,你就别客气了,没看赵部长就盯着你,只等你划下道来呢。”

  王烈和吴元济身材恰恰相反,吴元济矮壮敦实,满脸精悍,一副精力充沛用不完的模样,王烈高瘦斯文,一副黑框眼镜更是平添了几分儒雅气息,但是这位王市长却不是什么文人出身,是正经八百的军人出身,而且是军人世家,爷爷就是老红军,父亲就出身在马背上,也是正军级干部退下来的,在滇南很有名望,王烈也是军人出身,专业到地方上后,从一名副处级干部干起,十年光景干到昆州市长位置上。

  本来卫基成身体不佳,很多具体工作也都是王烈在挑头,省委有意要动卫基成的位置时,王烈也是最有竞争力的继任人选,没想到最后却横空杀出一个吴元济来,从红山州空降到昆州担任市委书记,这让很多看好王烈的人扼腕不已。

  不过给赵国栋的感觉却是王烈似乎很能隐藏自己的情绪,至少自己在昆州调研两天时间里,看不出半点端倪,连吴元济私下里都在说,至少在他过来这么久时间里王烈没有撂过挑子,没有摆过架子,也没有闹过情绪,能做到这一点连他都很是感慨。

  在赵国栋看来,不管王烈心中打的是什么算盘,就凭他能做到这一点,赵国栋觉得对方就是合格的,不能说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种忘我境地,只要能控制驾驭住自己的情绪,能够分清轻重缓急,能够审时度势认清大局,这就是人物。

  就凭这一点,他赵国栋都愿意和对方结识一番,甭管他是不是张保国的真正人马。

  “王市长,老吴的酒量我早就见识过了,酒量有,酒品一般,喝到后边就要踩假水,我倒是听说王市长酒量虽然不弱,但是酒势更惊人,好多酒量比你大的狠角色都只有在你面前俯称臣,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赵国栋微笑着出了“战书。”

  王烈长眉一掀,清癯的面孔也是掠过一丝混合着惊异和激扬的神色,“哟,赵书记要考较我,我王烈哪敢不遵命?吴书记,看来今儿个赵部长和纪部长要代表省委组织部考验我们昆州班子的团结力和凝聚力了,我们昆州市委市府班子有没有战斗力就要看你和我了。”

  王烈接下战书之前也没有忘了把纪紫兰拉下水,让纪紫兰是又气又急。

  她酒量是不错,女人天生半斤酒量,但是要和吴元济和王烈这种狠辣角色对抗,只怕就只有当场仆倒的份儿了,但是王烈的话一下子就把她给扣死了,赵国栋和她对阵吴元济和王烈,难道说自己还能在这个时候塌赵国栋的台?

  轰轰烈烈的漏*点碰撞建起无数铿锵火星,无论是赵国栋对阵吴元济的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还是王烈与赵国栋的雄烈对豪迈,抑或是纪紫兰对阵吴元济时表现出来的巾帼不让须眉肝胆豪情,都无一不见证了滇南这片热土上从来就不缺乏人物。

  “走走吧,烈子!”

  王烈讶然的望着赵国栋,目光中闪过一抹精芒,烈子?自己的这个称谓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喊得出口的,但是面对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的邀请,王烈纵然心中再有无数疑惑,此时也只能默默点头。

  “九哥算是我的兄长吧,这段时间一直在京里封闭学习,他和我打了一个电话,马上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坐坐。”赵国栋淡淡的道,一挥手,两人步入了侧边的林荫夹道。

  “天九?”饶是王烈心神沉稳,也不禁一惊一喜,“他要回来了?”

  “快了,就这几天吧。”赵国栋笑笑,邝天九担任驻昆州某集团军副军长,虽然这个集团军是乙种军,但是军委却要求抽调一个师出来组建ya热带山地丛林快反应部队,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国际形势,并且投入重金,这一次邝天九到京里封闭学习,据说期间还到国外去了一圈,主要就是学习这方面的东西,上边大概有意要让邝天九兼任这个新组建的特种快反应师的师长。

  瞅瞅人家的要票单章写得多么煽情热血,难怪月票都是呼啦啦的梦往上窜,只有二十多个小时了,这胜负在此一搏,老瑞不想输,说以还得奋力码字,奋力要票,两不误!

  这几百票的差距,一夜之间就能被逆转,所以心中焦灼万分,俺不是自夸,六万多收藏,一万多VIp书友,24小时之内订阅的VIp书友中能有十分之一的兄弟把你们最后的月票砸给俺,俺就稳操胜券!

  所以俺恳求兄弟们支持老瑞这一把,因为不愿输在最后关头!

  还有一更,晚一点,俺会坐在电脑上看着俺的兄弟们给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