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一节 部长的职责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一节 部长的职责

  “也该回来了,一走就是三个月,人影不见,电话没有,我还真以为他是不是被人关了禁闭了呢。”王烈暂时抛开了心事,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不过他心中也有些疑惑,邝天九和自己不仅仅是战友这么简单,而且也是世交,他从没有听说过邝天九还有这样一位年轻的密友。

  “估摸着他的任务不轻,回来之后就要挑大梁,压力怕是大着呢。”赵国栋也没有岔开话题,依然就着对方的话题说:“他们军大概也希望能够借助这一次新军的组建让军委领导能够有一个印象改观吧,现在不是都讲求兵贵精不贵多,他们军这一次能不能重振雄风,就要看九哥今后的表现了。”

  王烈点点头,“咱们滇南地处西南边陲,位置重要,本来就该有一支真正拉得出打得赢的军队,就算是大规模陆地战争几率很小了,但是有一支陆地猛虎的精锐部队,其影响力不言而喻,尤其是我国和东盟地区的政治经济交往日益密切,军事交流也会日趋频繁,像美国人经常在东南亚搞什么金色眼镜蛇军演,今年甚至连日本人也都掺和进来了,树欲静而风不止,保守观望是不能制止美日的野心的。”

  王烈这番话似乎又回到了昔日的军营生涯里和战友们一起纵谈国事探讨军事的时光里,而赵国栋似乎也同样受到了王烈这番话的感染,语气也变得炽热起来:“嗯,我也是这个看法,韬光养晦要不要,当然要!但是韬光养晦并不等于墨守陈规龟缩不出,我们国家经济在展,政治地位在不断提高,天命大国这一称号对于我们中国来说决不是谀辞,怎样成为一个大国,怎样作一个大国,这些都需要我们国人尤其是我们的当政者认真考虑。”

  “我们国家的战略核心利益已经逐渐明晰,我们需要像其他国家明确这一点,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是却不需要忸忸怩怩遮遮掩掩,我们需要向周边国家阐述解释我们的想法,赢得他们的认同,即便是有不同意见,那也可以求同存异,而另一方面我们的军队也需要做好一切万全准备,我们不希望使用武力,但是要避免使用武力的最好办法就是要展示你自己的强大武力,军队走出去展示自我就是最好的办法,这同样是一个渐进过程,这样可以避免太过突兀而刺激到外界。”

  王烈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他没有想到对方对于国家军事战略方面也是如此感兴趣,甚至还有点专业的味道在其中,邝天九在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探讨这方面的问题,这也让他能够在脱掉军装之后重温军营中那种热血漏*点的滋味,没想到今儿个在酒后却和这位组织部长又一次感受到这种味道。

  “赵部长,真没想到您还能对这方面有如此深远的看法。”王烈吸了一口气,沉稳了一下心神才道。

  “是真知灼见呢还是狂悖妄言?”赵国栋自我调侃般的一笑道:“姑妄听之吧,咱们不在其位,照理说也该不谋其政,但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眼见得国外敌对势力步步进逼,咱们心里也慌啊。”

  王烈真有些拿不准这位赵部长是啥意思了,把自己拉着这么走一圈就是要告诉自己他和邝天九的关系,套近乎?还是想要解释什么?用得着么?

  王烈忍不住在心中哂笑,赵国栋也未免太小瞧自己了。

  似乎是觉察到了王烈心中的某些心思,赵国栋也有些遗憾,王烈也是个人物,在昆州市长这个位置上也干得有声有色,赵国栋从各方面都能够了解到一些,包括叶庆川那里,王烈属于实干者,在昆州也很有人望。

  但是王烈也有一个明显缺点,那就是略显方正,少了一些圆滑,军队上带来的性格依然比较明显,如果只是担任副职不算什么,甚至在一些领导心目中也许是还是坚持原则的优点,但是作为一个主官,这个性格特点在某些时候可能就会成为一个障碍,这也是王烈在不同领导那里得到的评价也是大相径庭的缘故。

  “王烈,可能你会觉得我把你拉出来走这么一遭是啥意思?既然选择了吴元济而没有选择我王烈,就不需要来解释什么,谁也不是傻子,谁也不是给个耳光再拿一个糖就能糊弄的小孩子,是不是这么想的?”

  赵国栋有些粗鲁直白的话让王烈一时间不太好接腔,要说没这种心思当然不可能,但是既然赵国栋想得到这一点,而且又牵扯到邝天九这层关系在里边,赵国栋说出来又有何意义?

  见王烈默不作声,只是目视前方缓步而行,赵国栋也有些佩服对方的沉稳,“王烈,你也担任市长有些时日了,做人也好,做官也好,做事也好,不需要谁来教诲,但是我们俩都是九哥的朋友,我想敞开心扉说两句,你接受也好,相信也好,或者觉得我是在巧言令色也好,都无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想我们都可以看到。”

  王烈微微动容,停住脚步,赵国栋这番话已经不像是一个上级对下级的谈心了,要说以赵国栋目前的身份和声望,也无需对他王烈这般言语,但是??????

  “赵部长,您请说。”

  赵国栋注意到对方言语中的敬语和冷淡,也不在意,“王烈,当市长几年我想你也应该有些感触,如何来平衡和推动这样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最大限度的挥其效率来,本来就是一个相当考手艺的本事,不可否认我们国家政府机构在设立和运作上都还存在着很多不合理,人浮于事,甚至是吝于做事,精于做人,忙于弄权这些现象更多存在,但是我们既然生于这个时代,处于这个世界,我们暂时也无力来改变这一切,那么我们就要学会妥协和容忍。”

  王烈抬起目光,直视赵国栋的眼睛,凛冽而又犀利的目光显得那样沉静镇定,“赵部长,你们可以不选择我当市委书记,这是你们的权力,但是我想我不需要听什么人来教我怎样做人,怎样做官,怎样做事!”

  赵国栋在心中叹了一口气,邝天九在电话里就专门提出了这一点,有些东西不是你认为正确的合理的或者说是更适用的别人也就一定会接受,很多时候各人都有各人的做人标准,强求只会引来怨愤。

  但是他觉得还是要说出来,王烈如果真是那种方正不阿甚至到了迂腐而不知灵活变通的角色,相信也难以走到昆州市长这个位置上,但是在一些小细节上尤其是一些非关原则的细节问题上争执不下就有些着相了。

  “王烈,我刚才就说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作为邝天九的朋友也好,作为你的上级领导也好,我要对你说几句,至于说你怎么作,我想你已经说过了,决定权在于你自己。”赵国栋神色寡淡的道:“工作中灵活变通并不就是不讲原则,有时候退一步是为了更快的走出两步三步,就像拳击一样,收回拳头是为了更有力的击出拳头,你的工作情况省委都很清楚,??????”

  王烈几乎是咬紧牙关听着赵国栋平静的言语,他不能不承认赵国栋指出的问题正是一些朋友给他提出的问题一样,只不过赵国栋讲的更深刻更犀利,几乎是把一个问题彻底解剖开来,用手术刀细细的把其中筋脉病灶一点一点的挖出来,让你最直观最残酷的来认识分析。

  夜凉如水,吴元济悄无声息的站在黑暗的阴影中,烟蒂在他手指里出暗红色的光芒,他知道赵国栋在与王烈谈话,事实上他觉得没有太大必要,他不认为赵国栋这样谈话有多大意义,他也不指望王烈能够在思想上解开这个疙瘩,换了他恐怕也不能,唯求王烈能够保持目前态势相对配合自己就行了。

  但是赵国栋坚持要和王烈谈一谈,他也只有同意。

  组织部长并不是万能的,王烈的性格吴元济也略有觉察,他配合自己工作只是站在一个市长角度,并不是真正认同自己的风格,或者说也许在理智上认同,但是在感情上却无法接受,任谁面对一个横刀夺爱者,都很难在感情和理智上保持完美的和谐。

  就目前王烈的表现来看,吴元济觉得可以和王烈很好的共事下去,但是这种局面能维系多久他无法确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是赵国栋却希望他们能够把这种合作局面一直维持下去,甚至变得更好,吴元济觉得这有些异想天开。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