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二节 闲暇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二节 闲暇


  王烈的那辆奥迪离开了,尾灯在黑暗中一闪即逝,没有和自己打招呼,这似乎有些失礼,但是也说明这一场谈话让王烈心有些乱了。吴元济不知道赵国栋和王烈谈了一些什么,怎么入手,但是赵国栋既然坚持,当然也有其道理和底气,也许是正阳书记要求必须要和王烈谈一谈吧。

  赵国栋脸上还残留着深思的神色,吴元济迎上前去,“完了?”

  “嗯,完了。”赵国栋点点头,和王烈的谈话进行得很艰难,这是一个性格也有些固执的人,即便是有这样那样的理由,一时间也很难接受自己这样的谈话,当然在表面上你很难看出他的心绪变化,也无法预料在今后的工作中他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出现,但是赵国栋相信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差。

  拿吴元济自己的话来说,现在王烈和他的配合算不上默契,但是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支持了他的工作,不过省委对这样的情况还不满意,昆州作为滇南经济发展的龙头,必须要扛起发展大旗,不仅仅要在经济工作中拔头筹,而且要在社会事业上一样要做出典范榜样来,这就需要昆州市委市府班子齐心协力共创辉煌,而党政主要领导的默契尤为重要。

  “怎么样?”吴元济知道情况不会太好,也不会差到哪儿去,王烈这样的人物不会因为一番话就轻易改变自己的作风态度。

  “看吧,我有信心,我很期待呢。”赵国栋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元济,也希望你在工作中拿出胸襟气魄,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赢得别人的尊重,赢得尊重合作默契的根本和关键,这是正阳书记特别要求我交代给你的。”

  脚步一顿的吴元济目中神光一闪,默默点头。

  接到米娅的电话时赵国栋也有些惊讶,尤其是在得知她是和米玲一块儿飞抵昆州时,赵国栋就更惊奇了。

  米玲来昆州赵国栋是知道的,在考察完三江和德庆两个地区之后,赵国栋就给赵长川去了电话,让他安排沧浪集团旗下的沧浪基金会一行可以到滇南来看一看,如果沧浪基金会有意在慈善事业上尽尽心做做事,那么滇南就是他们最好的舞台。

  这是赵国栋的原话,听得电话另一头的赵长川也是忍俊不禁,说赵国栋要钱作善事就明说,哪用得着这样拐弯抹角的旁敲侧击。

  沧浪基金会成立已经有一年时间了,主要是沧浪集团几个大股东出资筹建起来的,和沧浪集团基本上没有什么联系,不过就是挂了沧浪两个字而已,其中赵长川和赵德山以及赵云海三兄弟是主要出资人,另外像沧浪集团另外几个重要股东,比如屈直、米玲以及另外一位后来加入沧浪集团的副总裁姚问也都是出资人。

  沧浪集团的股权已经进行了重新整合调整,除了许秀芹依然保持着第一大股东之外,赵长川、赵德山、屈直、米玲、姚问分列第二、三、四、五、六位大股东,屈直、米玲在沧浪集团的股份通过这几年连续不断的配送和增持,两人股份都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五,姚问因为进入公司时间要稍稍晚一些,但是因为这几年业绩突出,通过股权激励方式,其股份也接近达到百分之三。

  现在整个沧浪集团中赵氏家族所持股权已经下降到了百分之七十五以下,而且每年都在继续缓慢下滑,而集团高层和员工占股比例则不断攀升,尤其是中高层管理人员通过股权激励机制获得股份大增,也使得沧浪产生了大量的千万富翁和亿万富翁。

  按照赵长川的设计,赵氏家族所持股份将要在十年之内下降到百分之五十以下,拿他自己的说法,这样也许不是最好的办法,但是至少可以通过持续不断的股权激励以及上市,促使沧浪增强活力,也为沧浪员工个人财富实现一次实打实的落袋为安做打算。

  沧浪集团要创造财富,同时也要让所有员工也享受这份财富,这是赵长川的名言,据说在沧浪集团内部引发了极大震动,尤其是管理层更是热血沸腾,当沧浪集团每年拿出股权激励机制新鲜出炉时,总会引来阵阵欢呼声,赵长川说他很享受这份欢呼。

  赵云海的做法更让赵国栋欣赏,他称自己如果没有大的计划,四十岁之前他会把他每年的投资收益拿出四分之一交给沧浪基金会用于慈善事业,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他会把每年自己收入的三分之一拿出来,而五十岁到六十岁之间则会每年拿出收入一半来作善事,六十岁之后他会享受生活,一直到老,给自己子女留下一笔足够他们创业用的财富,然后全数捐给基金会用于慈善。

  而赵云海通过逍遥游和天下网的上市获得了超乎寻常的回报,根据有关人士的估测,他在逍遥游和天下网两大网站上市之后个人资产至少在十五亿以上,而且还持有腾讯的部分股份,虽然赵云海现在成立的沧海投资基金的投资范围不再局限于互联网产业,但是这三项个人投资依然创造了一个奇迹,让赵云海成为中国互联网产业大潮中掘金最多的人之一。

  也正是因为获益颇丰,当赵长川在赵国栋倡议下成立了沧浪基金会时,赵云海也毫不犹豫的成为主要出资人,甚至比赵德山出资更多,成为仅次于赵长川的第二大出资人。

  “你和米玲一块儿过来?”赵国栋压抑不住好奇,“怎么你也加入了沧浪?”

  “怎么,你们赵家还真想把我们姐妹俩都奴役了不成?米玲有她的事情,我有我的工作,正好说起要到昆州来,公司一直有意要到昆州来了解一下,加上你也到昆州来了,我还能不来看一看?怎么,不欢迎么?”米娅在电话里的声音依然如黄鹂一般的清脆悦耳,听得赵国栋心中如过电一般的**感。

  “哦,欢迎欢迎,滇南热烈欢迎外来投资商到我们滇南观光投资。”赵国栋笑了起来,“还没有来得及恭喜你,我听寇苓说你升任汉登国际大中华区高级主管了?也不打电话说一声,好歹同学一场,也该邀请大家伙儿聚一聚庆贺庆贺不是?”

  “哼,一听就假惺惺的,没半点诚意。”米娅在电话里的声音始终流淌着着一种回肠荡气的触电感。

  “怎么才能显示我有诚意呢?”赵国栋在电话里也不怕说自己轻佻,笑嘻嘻的道。

  这么久来一直是枯燥而又紧张的生活,除了程若琳来昆州这一趟让他稍稍舒缓了一下神经,其他时候基本上都被各种繁琐事务所包围。

  蔡正阳交待的任务,部里的日常工作,地市州人事大动安排,和常委们的沟通协调,再加上这一次总理来滇南的准备工作,还有文城地区的包片工作给自己肩头上加的担子,无一不是让人费神费心的活儿,长期这样下去赵国栋真担心自己精神会不会哪一天就崩溃了,连回安都的时间都没有。

  米娅现在还和自己相隔几千里,电话里调戏一下也能活跃气氛,让自己也算是放松一下。

  “嗯,这样吧,这都八月了,十一国庆大假,同学们都在邀约要聚一聚,开个同学会,你这几年都没有参加,这一次就定在昆州怎么样?”米娅半真半假的道:“人家萧致远可是一直在拍胸脯说这事儿让他来办,保证风风光光,人家现在可是刚刚升任了青联社团工作部的副部长了。”

  “哦,致远干得挺好啊,这么快就当副部长了,青联可是好地方,培养年轻干部的摇篮,也是我们党后备干部的基地,下一步也许他就该下地方挂职锻炼了呢。”

  米娅的言语对于现在的赵国栋来说已经没有半点刺激力了,相反赵国栋甚至还能以一种俯瞰的心态去观察对方的发展轨迹,萧致远也算是原来班上出类拔萃的角色,青联社团工作部副部长,也该算是个正处级干部了,放在地方上,三十五六能有个正处级的出身,那也算是显赫荣耀之极了。

  “嗯,我看他也是踌躇满志的味道,隔着一条街都能感受到他那股子得意劲儿。”米娅在电话里轻轻笑了一声,“所以啊,我这是给你机会,要不就让萧致远拿去了。”

  “米娅,你觉得你这种小把戏能激到我?”赵国栋忍不住笑了起来,“行啊,我很乐意参加致远牵头举办的同学会。”

  “赵国栋!你敢不给我面子?”被赵国栋识破用心的米娅气急败坏的道。

  “哈哈,不是你说致远很想来扛这杆旗展示一番么?怎么又赖我身上了?我怎么好意思夺人所爱,破坏人家的好事?”赵国栋笑得仰倒在沙发上,如果有外人这个时候进来,大概要把眼珠子都能瞪出眼眶来,堂堂省委组织部张竟然笑得前俯后仰倒在沙发上,脚也放肆的搁在沙发扶手上。

  后面追兵来势太猛了,不断逼近俺的身后啊,心急如焚,军情似火,耽搁不得啊,兄弟们再检查一次你们的票箱吧,胜败在此一举,俺不想在最后几小时被人撂翻在地,这样丢脸的事儿还不如早一点败下阵来,所以俺会坚持到底,还请兄弟们用你们的热血漏*点给予老瑞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