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三节 班主任老师和楚州人事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三节 班主任老师和楚州人事

  电话里的米娅是娇嗔连连,让电话另一边的赵国栋是乐不可支,用这种方式来自我缓释一下情绪也不错,及无伤大雅,也达到了目的。

  最终还是赵国栋应承下来负责同学会的筹办,当然赵国栋也有言在先,他不负责联络,只负责提供场地和食宿,愿意来的同学他都欢迎,本欲安排在安都,但是米娅却说昆州气候风景都更适宜,这大家伙儿同学来一趟,也正好可以领略滇南如画风光,让赵国栋也找不到推托之词。

  好在距离十一时间尚早,倒也不虞安排不周,赵国栋估摸着在国庆前,基本上自己手中活儿也能有个大概的收尾,主要还是滇西北、滇西南和滇中班子调整问题,现在已经步入白热化阶段,需要沟通协调的事情很多,他的压力也很大,他倒是真希望米娅来这一趟,哪怕是见见面聊聊天,也能放松一下。

  当了这个组织部长赵国栋就发现自己似乎逐渐在远离他更喜欢的具体事务了,在外人看起来这组织部长实在是太肥的差事了。

  省直机关部门各单位,外加十六个地市州的副职,如此多的副厅级干部,不能说一言而决,但是理论上你要获得上常委会讨论的资格,进入主要领导的视线,那没有自己这个组织部长点头,基本上就没戏。

  很多人削尖脑袋只为在自己面前露个脸加深一下印象,像这样应酬性质的邀请几乎要从周一排到周末,让他烦不胜烦,但是有些从中搭桥牵线的也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上至中央部委,下至亲朋故旧,本以为自己到滇南也算是脱离了安原自己这个籍贯和成长圈子,但是没想到这中国人的人情世故加上亲戚老俵的关系足以密织成一个覆盖全国的网络。

  他们总能想法设法寻找到让你无法拒绝的关系,总会让你感觉到不参加还不行,好在大家都是层面上的人,也多少还是懂规矩,吃饭喝酒也就是谈些风花雪月与工作无关的事情,倒也不至于弄得太过尴尬。

  就像现在这一个电话打来,是陈炳才打来的。

  陈炳才亲自屁颠屁颠跑到昆州,自然不是只为来昆州看一看自己这个昔日并没有多少出色之处的学生那么简单,虽然赵国栋在花林当县委书记之后陈炳才就开始注意赵国栋,但是那毕竟是一个偏远的穷困山区县,纵然是县委书记,对于陈炳才来说也没有多大意义。

  真正让陈炳才对赵国栋大感兴趣的是赵国栋到了怀庆担任市长之后,陈炳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学生可能不像最初想象的那么简单了,三十岁就能上厅级干部,而且是一市之长,不是什么享受厅级待遇,是真真正正的一方大员,这其中不管是对方真的有龙虎之姿惊艳绝才,还是背景深厚源远流长,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此人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陈炳才在后面几年里,总会选择那么一些合适的时候和赵国栋保持联系着,赵国栋到京里能源部工作也丝毫没有能改变陈炳才的看法,甚至他还觉得赵国栋能到能源部里去染一水,那绝对更会一飞冲天。

  赵国栋到宁陵担任市委书记映证了陈炳才的看法,三年时间让宁陵经济突飞猛进不说,而且这份政绩也把赵国栋送进了省委常委这个寻常人终其一生也难以望其项背的阶层,陈炳才是真正觉得自己看准了人,当初对萧致远相当看好,觉得自己眼光精准,但是现在看来还是有些偏差,貌不惊人的赵国栋却是异军突起打破了他的相人术。

  “小段,你让吴师傅去机场接一下人,嗯,算了,还是你去接一趟吧,是我高中时代的班主任,就说我在开会,你先把他接到翠廊庭,我呆会儿就过去。”赵国栋想了一想才吩咐道。

  段其言观察着老板的脸色,老板在安排的时候表情有些怪异,照理说对于自己高中时代的班主任老师,老板应该是很亲热才对,像老板这样的人物,在高中时代也应该是风云人物,班主任老师肯定也是关怀备至,不过怎么觉着老板的表情对于自己这位班主任老师不那么热情似的呢?难道是因为地位高了就???????

  不可能,老板不是这种人,那就只能是老板和这位班主任老师关系一般了,只是关系一般这位班主任老师还敢直接给老板打电话,转念一想,毕竟是老师,尊师重道这是最起码的规矩,老板只怕再忙也得挤出时间来相陪,段其言突然想起老板高中毕业靠上的是安原警专,安原大学的本科学历也是工作之后才取得的,莫不是老板在高中时代并不招这位班主任待见?

  实际上赵国栋也能大略猜测得出这一次陈炳才来昆州的原因,楚州市教育局局长梁全福好像是绵州安昌人,而且据说还有一个弟弟也是在安昌政府部门任职,这也是赵国栋在楚州调研楚州中学时听得楚州市委副书记陈忠敬介绍的,毕竟都是安原人,也算是个范围比较大的老乡了。

  前两天蓝光就打来电话,闲聊一阵之后也提及了梁全福的事情,梁全福的弟弟梁全禄是安昌县常务副县长,蓝光在安昌当县长时,梁全禄还是区府办的副主任,和蓝光大概也走得比较近,所以蓝光估计也是受人之托抹不开情面,专门打来电话为梁全福说一说。

  梁全福这一次也是列入了楚州市增补的副市长候选人名单,但是能不能上现在也还是一个未知数,一要看楚州市委意见,二要看楚州市这一次主要领导的人事变动情况,而第二点才是关键。

  楚州位于滇中,也是滇中重镇,经济水平处于中游,历来是外地干部和本土干部争夺的主战场,方夜白的父亲就曾经担任过楚州市的副市长,当然那那也是很多年以前的陈年老黄历了,现任楚州市委书记郭宏华年龄即将到点,也就是这一两个月的事情。

  谁来担任楚州的这个市委书记职务一直是滇南政坛上上下下关注的焦点,尤其是昭达地委书记被张国富取而代之之后,很多人甚至把楚州市委书记在滇南政治版图上的得失视为滇南本土干部是否会彻底沦落的风向标,而楚州市市长许望江却是陶和谦仕途上的恩师——滇南省原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翁贵山的秘书,同样市委副书记陈忠敬却是蔡正阳到任滇南省委书记之后相当看好的一个干部。

  陶和谦仕途发达之后也是对许望江关照有加,六年时间内把许望江从一个副县长硬生生提拔到了副市长位置上,三年前,也就是抢在蔡正阳出任滇南省委书记之前,许望江被陶和谦推上了楚州市市长的位置上。

  据说当时许望江出任市长就引起了一些争议,不少人就认为许望江资历实在太浅,几乎是两年一跳,从副县长到市长,前后只用了十年时间,但是在陶和谦和张保国的全力扶持下,许望江还是顺利当选楚州市长。

  不过实事求是的说许望江在楚州的风评人望都还是相当不错的,比起郭宏华的老迈保守,许望江的精明能干都还是得到了省委的认可,关键在于楚州市委书记的得失似乎已经成了一个关键性的标志,而任何事情一旦政治化,那么就会变得难以预测。

  正因为楚州班子的盘子还没有定下来,蔡、陶二人之间的恩怨纠葛似乎又要在这个楚州市委书记的位置上见一次分晓,据说张保国已经在这个问题上和陶和谦取得了一致意见,甚至还通过其他一些关系取得了卫基成、孙进、蒋天贵等人的支持,那么蔡正阳会在这个问题上妥协么?

  这梁全福掺和到其中来就让赵国栋感到格外难办,所以让蓝光打来电话时赵国栋也没有避讳什么,直接告诉对方现在楚州的大盘子还没有定,存在很多变数,就连他这个省委组织部长现在都还难以预测这一次的楚州人事变动会向何处去,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蓝光也很理解,表示只要在情况允许的时候给予适当关照就行了,其他也不为难赵国栋。

  没想到这陈炳才估计也是自告奋勇的直奔昆州而来,可人家在电话里也没说啥事儿,赵国栋也不好给这位班主任老师泼冷水,还得“满腔热情”的欢迎,把一切安排好,赵国栋还真希望这位班主任老师只是利用暑假来昆州玩一圈,正好米娅也在这边,两人陪着陈炳才好好看看昆州风光该多好。

  可惜现实总是要和你希望的大相径庭,尤其是在这种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