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四节 人情世故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四节 人情世故


  陈炳才并不清楚自己的来意已经被赵国栋知晓,从安都到昆州,飞机来不过一个多小时,可谓打个小盹儿就到。

  这八月间天气正热,但是比起安都来说,这昆州高原上凉爽的天气简直就好比在天堂一般了。

  安都闷热的天气在全国只怕也只有盆地地形为主的四川可以一比,尤其是地势低平却又河汊纵横,水蒸气蒸发起来更有着一种蒸笼子里的味道,全身上下从早晨一起床就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让人难受得紧。

  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那种来自高原地区的干燥和凉爽,让人身上顿时就舒适不少。

  陈炳才出了通道就看见了机场几个工作人员陪着一个年轻人站在一旁,一位工作人员举着一块小牌子,上边写着自己的名字,估计这就是来接自己的了。

  陈炳才当然没有奢望过赵国栋会亲自来接机,现在赵国栋贵为一省组织部长,多少人欲见一面而不能,就像委托自己的这位要想面见赵国栋也是不得门而入,自己这一趟也是老家这位县委副书记几度登门恳求,陈炳才实在推不开了,好歹自己还有一大家子都在老家,几个亲戚不是在政府部门上班,就是在事业单位工作,这抬头不见低头见,日后难免也就有求到别人头上办事的时候。

  段自立到机场的时候就已经有人等候着了,机场集团办公室主任亲自作陪,尤其是得知段自立是来替赵部长接客人时更是热情得有些过分,让段自立都很是有些不自在.

  没想到在机场又碰上了昆州市委办一位副主任碰巧认识自己,免不了要上来寒暄一阵,弄得一大群人围绕着段自立,倒真有点段自立成了组织部长的味道.

  不过这番滋味儿也让段自立很有些陶醉,之前虽然也在常委办,但是那会儿跟领导时间出来并不多,就算出来那也是跟着主任副主任们提包送水,哪有今日这般风光?难怪这秘书位置是如此多人垂涎欲滴,如果不是曹子达副主任倾力推荐自己,只怕也没有自己这个机会。

  不过陶醉之余段自立也是颇为自省,先前透露了是来帮赵部长接人似乎就有些失策,但是这赵部长奥迪车摆在哪儿,如果说是自己来接人又怕被人误会,所以这其中分寸还不好拿捏,有时候段自立自己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小心谨慎得有些过分了。

  看见这位面带笑容气度不凡的男子走过来,段自立也琢磨着这位应该就是老板的班主任老师了,赶紧迎上前去殷勤的帮对方接过手中提包,一般微笑着道:“陈校长吧,我是赵部长秘书,他正在参加一个重要会议,脱不开身,所以让我来接您,车就在外边,您请这边走。”

  赵国栋对于自己私人的事情特别不喜欢张扬,这一点段自立跟了赵国栋这么久也知晓了,老板的性格还真有些不太好琢磨,你说他喜欢低调吧,在很多事情上却又表现得风头正劲无出其右,你说他喜欢高调吧,老板却又不太喜欢出入一些场合参加一些活动,这看似有些矛盾的东西段自立也每每在琢磨其中规律,也隐隐约约觉察到一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奥妙,他也是一点一滴记在心头慢慢体味。

  老板心思深沉如海,揣摩到其中一二,悟出其中道理,表示受用无穷,这是方夜白在离开部办到研究室担任主任时告诫自己的。

  “你说谁来了?陈炳才陈老师?”米娅惊讶的张大嘴巴,嫣红细腻的唇影显得格外诱人。

  “嗯,你说这是不是不来就都不来,一来就都来了?”赵国栋摊摊手,“我让秘书去机场接机了,正好你也在,晚上就算是咱们两个学生请老师吃顿饭吧。”

  “你要请那是你的心意,别把我算上,今天我算蹭饭,明天我请,你来蹭饭作陪就行了。”米娅抚弄了一下散落下来的发梢,略带疑惑的道:“陈老师来昆州干什么,旅游?”

  见赵国栋含笑不语,只是摇头,米娅心中怀疑更甚,“他虽说势利了一点,不过那时候对我和寇苓还有萧致远几个的确不错,当然你不在其中,谁让你哪会儿只知道当混世魔王呢。”

  “得,有教无类,我就是资质差了点,也不能把我们排除在外不是?”赵国栋瞥了米娅一眼,“当然,你们几个天之骄子,自然是尽享阳光雨露,咱们就只能躲在旮旯里等待着残羹剩汤了。”

  “嘻嘻,国栋这时候都还在酸溜溜啊,至少陈老师也是以你为荣的,要不怎么来昆州怎么会第一个就想到你呢。”米娅帮着陈炳才辩解道。

  赵国栋摇头不语,米娅从赵国栋的表情揣摩出中间怕是有啥猫腻,微微蹙眉道:“国栋,是不是他有啥事情要找你,是专门来找你的?”

  “唔,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估摸着是帮人来说项吧。”赵国栋轻轻吁了一口气,“若是寻常事情,他来呢我再怎么也得尊重一下,不过他所要说的事情恐怕有些麻烦,有很多变数,连我自己现在都还无法判断,可能会坏了陈老师兴致,所以我才想把你这个他的得意门生邀约到,让你帮我缓缓颊,解释一下,并非我没有人情味。”

  米娅也没有想到陈炳才不远千里到昆州竟然是为人说项,想一想赵国栋的身份也大略能猜测出一二来,多半也就是为人跑官谋官来了,先不说那人是不是有这份本事能耐该不该上,只是陈炳才这样急冲冲的跑来就让人不是滋味。

  你这大马金刀的来一趟,又是老师,扫了你的兴致呢,怕是有些过意不去,可这事儿只怕对于赵国栋来说又的确有些难处,米娅对赵国栋的性子也比较了解,能办的事情,你一句话他也不会推托,真是为难的事情,他就要说到明处,而且以赵国栋的位置,也实在没有必要虚头滑脑的推托什么才是。

  “国栋,如果陈老师真是为你所说的事情而来,这事儿的确为难?”米娅颇有点巾帼英雄的气概,沉声问道。

  “嗯,倒不是说那人一定没有希望,而是现在那人所在的地方整个盘子都没有定,也就是说主角都没有确定,还谈不上配角该谁来演的问题,没法给人一个肯定答复。我看陈老师这样急切而来,就怕他是给了人承诺,这就有些棘手,可我不敢给老师一个承诺啊。”赵国栋苦笑着道。

  “嗨,那就行了,如果陈老师真的说及这事儿,那就我来接腔帮你解脱。”米娅大包大揽的扛下了这活儿。

  “那米娅,我可就先谢谢了,有你这位得意门生出面,我想陈老师心里有疙瘩也好解开一些。”赵国栋含笑道。

  晚饭吃的很高兴,米娅的出现果然让陈炳才心情不错,即便是在饭桌上米娅不太客气的打断了陈炳才的话头,陈炳才依然没有怎么生气,美女的魅力果然无穷,而赵国栋很平实的回答也让陈炳才意识到自己这一趟来得太过冒昧。

  不过赵国栋还是小瞧了陈炳才的适应能力,他并没有因为赵国栋的直言相告就退缩,还是不依不饶的要赵国栋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考虑,赵国栋没想到陈炳才在这个问题上如此坚执,看样子也是在这个问题上被人逼得不轻,这世道就是这样,一环接一环的人情世故套在你头上,让你欲罢不能,陈炳才何等精明的角色,一样也得在这种社会关系网中脱不得身,便是自己不也一样?

  把有些醉意的陈炳才安顿好,赵国栋和米娅才一起出来散了散步。

  赵国栋有些敏感的身份已经不太适合在昆州市区活动了,所以赵国栋选择了野鸭湖那一片尚未正式开发出来的一片湖畔山林,他也想了解一下米娅这两天在昆州的活动情况。

  米玲一行人已经前往滇西北去了,受赵长川的委托,米玲要去德庆和三江实地查看情况,看看是不是像赵国栋所说的那样人民生活受制于恶劣的交通状况,然后再来确定沧浪基金会的帮扶计划和规模。

  赵国栋给他们的建议是可以考虑出资帮助两地一些交通条件极其恶劣的地段修建桥梁,解决那些还在用溜索来回通行的各族群众生活方便问题,同时也可以进一步拉近山区与外界文明的距离。

  米娅他们也表示要经过实地勘察之后才能确定计划,在此之前她不能给赵国栋任何答复,对此赵国栋也表示完全理解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