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五节 敛情定性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五节 敛情定性

  “你真希望我姐他们沧浪基金会在滇南做点事情?”米娅歪着头一边随意折弄着手中不知名的野草枝儿,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高深问题。

  “为什么不?沧浪基金会成立的目的不就是要为一些需要解决问题的人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么?”赵国栋很平静的回答道:“沧浪基金会是我向长川他们提议的,想必财富到了他们这个境地,钱多钱少也就是一个数字而已,就算是你姐大概是十辈子不愁吃不愁穿了,那么钱对他们来说究竟还有多大意义?他们一方面在追求事业成功,一方面在追求生活品味,我觉得作慈善既是事业也是生活品味的一部分,我的观点赢得了他们的认同。”

  “可是我听米玲说他们就算是要通过基金会捐款助学助建,也不会宣传,这好像不太符合沧浪的行事风格啊。”米娅嘴角浮起一抹怪异的笑意。

  “沧浪基金会和沧浪集团其实关系不大,沧浪基金会是做善事,宣扬得满城风雨那就失去了真实本意了,而沧浪集团是商业运作,每一分钱的投入都希望创造商业效益,所以不管他们做什么活动都要考虑是否有利于提升集团影响力,扩大品牌形象,这不矛盾。”赵国栋摇摇头,似乎在讲什么箴言,“分开一些更好,在物欲横流而又缺乏道德信仰的时代,我想做善事也能让人心灵更平静。”

  “你是这样理解的?”米娅点点头,脸上表情更为复杂,“是不是人走到某个年龄或者某个境界,思想都会发生一些变化呢?”

  “有些会变,有些则恒久不变。”赵国栋的话都是些似是而非但是仔细一琢磨却像有些道理的哲言。

  米娅站住,瞪着眼睛看着赵国栋,看得赵国栋有些发毛,“怎么了,米娅?”

  “我觉得你这张嘴巴和你高中时代简直完全是变了两个人,油嘴滑舌不说,怎么还能冒出一些总感觉很深邃震撼很发人深省的话语呢?”米娅抿着嘴道。

  “还是那句话,有些会变,有些则恒久不变。”赵国栋正好套用自己的前一句话,意态悠闲的回答道:“不说这些玄而又玄的事儿了,你在昆州考察情况怎么样?”

  “不太满意。”米娅实话实说,“说真的,从多方面昆州经济技术开发都只是一个徒有虚名的架子,号称集生物产业、光电产业等为一体的高科技园区,扬言面向东盟和南亚出口加工园区,但是主导产业特点不鲜明,研发力量薄弱,集群效应不显,还停留在低层次水平上,更主要的是开发区服务体系重基础设施,重硬件,轻服务,轻软件,尤其是缺乏有特色的服务环境,管委会的工作也是按部就班,墨守陈规,看不到特点亮点,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和中西部地区一般地级市的经济开发区没啥大的区别,不是说恭维你的话,昆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比起宁陵经济技术开发区差远了,甚至连怀庆经济技术开发区也别这里强。”

  “嗯,昆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可能是有一些问题,但是他们现在正在努力改进,这一点昆州市吴书记和王市长也很重视,应该在今后一段时间里就会有比较大的改观。”赵国栋替吴元济解释道。

  “说易行难,软环境的建设哪有那么容易立竿见影的?没有点大魄力大决心大智慧,说改观就改观了?国栋,你这是在说给外人听的好听话吧?”米娅妩媚的笑了起来,“在我这个老同学面前也来这一套?”

  “习惯了,习惯了。”赵国栋也觉得自己是有点官话的味道了,禁不住也笑了起来,这人在什么位置上坐久了就会下意识的形成说话习惯,像这种原本是冠冕堂皇的废话,却在精明若斯的米娅面前说出来,实在有些可笑。

  “嗯,不过昆州这边的生物产业还是有些底子,你知道我们汉登国际是吃哪碗饭的,我看了大概有十来家企业,估计昆州那边把情况都通报给你了吧?是不是觉得我们汉登国际名不符实,怎么全是冲着那些中小企业去的?没有点一砸千金的气概?”米娅瞅了一眼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道。

  赵国栋笑笑不语,昆州那边的确有这种说法,说自己介绍过来这位据说是汉登国际大中华区的高级主管,怎么眼光却是全盯着中小企业,大企业反而没有兴趣,却不知这风投本来就是瞅着中小企业,就是要为融资渠道狭窄却又具有高成长性的中小企业注资然后催发起活力,迅速成长起来,好从中谋利,真正的大企业和成熟企业,他们是不感兴趣的。

  见赵国栋不吭声,米娅嘴角也浮起一抹冷笑,“风投不是慈善家,也不是搞啥并购的大企业,我们想要干的就是要帮助具有成长性的中小企业发展起来,真正有融资渠道的,已经发展成熟的,那就不是我们的服务对象了。”

  “米娅,可能昆州方面有些人没有搞明白你们汉登国际是干什么的,有些误解了,这没关系,看了这十来家企业,感觉怎么样?”赵国栋岔开话题。

  “还行,有几家我觉得还是有些意思,资料我已经收集了,也和企业创业者和管理者谈过,感觉还不错,不过他们的具体财务数据和规划书还要些时间才能拿出来,我还得等他们几天,到时候估计条件符合我们意愿的,汉登国际不吝投资,在这一点上我还是可以拍胸脯的。”米娅颇为自傲的挺起胸膛,一对傲然挺拔的**即便是在傍晚的霞光下勾勒出绝美的诱人曲线,显得那样惊心动魄,让赵国栋禁不住就有点口干舌燥的感觉。

  米娅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不经意的一挺胸昂首,却勾起了赵国栋无限遐想,好在赵国栋已经不是昔日恣意妄为的角色,身份这道枷锁已经牢牢的锁定在他身上,让他在做任何事情上都不得不三思,拿赵国栋自己的话来说,这既是一种成熟的表现,同时也是一种悲哀,失去了青春热血的蓬勃漏*点,不得不将它锁在澎湃的胸膛中。

  “那太好了,我代表吴书记和王市长衷心希望汉登国际能够帮助我们昆州乃至滇南孵化培育出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拥有创新意识和能力的企业来,如果需要我们地方党委政府哪些方面的改进和支持配合,汉登国际也可以直言不讳的提出来,只要是符合法律法规的,我想党委政府都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予以解决。”

  嘴巴有些发干的赵国栋觉得自己说这番话时都下意识的想要避开霞光下正好打在米娅浅淡的蕾丝长袖荷叶边衬衣上,文胸透过淡色的衬衣隐隐显露出一抹诱人的黑底红花来,透过光线的折射,竟然有一种勾魂夺魄的冶艳。

  “官话,又见官话!”米娅没好气的道:“国栋,你能不能说一点实在的话?你怎么不问一问那些企业是我们这些风投最关注最喜欢的,这些企业怎样才能赢得风投的关注和投资,地方政府应该怎样营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帮助这些中小企业培养自主创新能力,形成各自特色,这样才能真正步入良性发展的道路,而在前期,政府又可以为这些处于孵化期的企业做些什么,这些我觉得在原来你肯定会探讨许久,而现在,我只听见你一遍一遍的官话,真是失望啊。”

  米娅有些调侃的口吻让赵国栋也有些脸热,他站住脚步正色道:“虽然我现在所处位置不同,工作范围也有些不一样,但是我还是接受你的批评,可能我真的有些官僚化了。我会把你的这些话转达给昆州方面,希望他们在这些方面作出有益的尝试和改变,米娅,谢谢你。”

  米娅被赵国栋突如其来的变化也弄得有些发怔,好一阵之后才回过味来,意识到现在的赵国栋比起在宁陵担任市委书记的赵国栋又有了一些不同,但是具体有哪些变化一时间还难以琢磨透,但是能够直观感受到的就是赵国栋比起以往更大气,以前那种溢于言表的自信似乎内敛起来,咋一看似乎消减不少,只有接触越深,你才会真正感受到对方的自信深深扎根于骨子中。

  赵国栋把米娅送到翠湖酒店时已经是十点过了。

  “上去坐一会儿?”米娅发现自己发出邀请时禁不住声音有些发颤,脸上更是滚烫。

  “不了,太晚了。”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回答下了多么大的决心。

  “噢,那好,晚安。”巨大的失望和一种解脱感笼罩着米娅,她点点头。

  “嗯,晚安,米娅,我真怕我一上去,就再也走不了啦,我对我自己没信心。”赵国栋咧嘴一笑,“这是在昆州。”

  米娅眼眸一亮,嘴角翘了起来,妩媚的瞥了赵国栋一眼,走入大厅。

  赵国栋扶着方向盘,吸了一口气,望着窗外繁星满天的夜空,摇摇头,启动汽车离去。

  不废话,第一更送到,兄弟们保底月票还没砸出来的可以砸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