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七节 回家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七节 回家

  想到这儿赵国栋忍不住拿出电话翻开了电话薄,电话薄里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和号码随着他的按键不断翻滚着,钟跃军,尤莲香,蓝光,焦凤鸣,鲁能,刘如怀,竺文魁,文彦华,魏晓岚,简虹,唐耀文,??????

  一个个鲜活的形象在赵国栋脑海中翻腾,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想要让赵国栋突然想要抛开手中的一切工作,飞回到宁陵,仿佛那里才是自己真正的根,而在这里,自己似乎更像是一个匆匆过客。

  他努力压抑着自己这种突然涌荡在自己胸中的情感,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昔日的县委书记,市长,或者市委书记了,更不是那个可以随意安排自己时间的能源部司长,自己现在是滇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尤其是在这一段时间更是关键时期,几乎每天自己都要接到无数个电话,同样几乎每一天自己都要和很多人见面谈话,同样他几乎每天都要和蔡正阳和张保国通一通电话沟通沟通,在这个时候自己怎么可能丢下一切说走就走?

  但是他觉得自己也许真的该回去一趟,一种说不出的留恋情绪让他显得格外的向往回到宁陵,去和昔日的老部下老同事们一道畅所欲言,一道唏嘘感叹。

  焦凤鸣接到电话时也是吃了一惊,原本他正在讲话,照理说无论是谁的电话他也要下挂断,或者说一声自己正在讲话呆会儿打过来,但是这个电话不行。

  其他几位副市长都是面面相觑,性格沉稳的焦市长是很少有这种惊喜的表情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而且是正在布置工作时突然搁下了讲话,只说了一声对不起就拿着电话出了门,这可是相当的罕见。

  这个电话一打就是好几分钟,焦市长甚至没有在门口接这个电话,而是走到了走廊另一头来接电话,显然这个电话来头非同一般,已经有人在猜测这个电话究竟是何方神圣,怕是一般的省里边的领导也难以让焦凤鸣如此作态吧。

  焦凤鸣的确是又惊又喜。

  赵国栋一去滇南几个月,基本上没怎么回安原,电话联系也不多。

  这才去工作还有个适应过程,肯定相当忙碌,自己原本也打算和钟跃军他们几个一道抽个时间去看望一下赵国栋,但是两次打电话过去,赵国栋不是在滇东南的文城调研,在滇西北的德庆,甚至连信号都是断断续续,赵国栋在星期天都没有休息,自然也没有可能抽出时间来和大伙儿见见面了,让焦凤鸣也很是遗憾。

  这一次赵国栋却是主动打电话回来了,而且还表示想念大伙儿了,想回宁陵来和一班人聚一聚,这如何不让焦凤鸣感到高兴?

  焦凤鸣在电话里也是一连声的表示欢迎,也顺便问了问赵国栋希望哪些人参加。

  赵国栋想回来聚一聚却没有说和哪些人聚一聚,规模太大肯定不妥,影响也不好,赵国栋自己肯定也知道,但是规模限制太小,肯定又会伤了一些人的心,焦凤鸣也是知道赵国栋在宁陵的影响力,他自己的目标也就是向赵国栋的学习,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达到赵国栋在宁陵的这般高度。

  实际上赵国栋在打电话时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回去聚一聚当然是好事,但是和哪些人聚一聚却需要考虑,聚的人多了,人多嘴杂,传出来,难免会有一些负面影响,只和几个人在一起坐一坐,又怕伤了其他人的心,这还真不好拿捏,后来还是焦凤鸣提出来干脆分成两个层面,一个是让班子里边关系比较密切的在一起聚一聚,另外则是市级班子成员以外的诸如简虹、魏晓岚、卢勉阳、唐耀文、肖朝贵、周重、彭元厚几个坐一坐。

  赵国栋首肯了这个意见,让焦凤鸣安排,他相信焦凤鸣能够安排好。

  赵国栋向蔡正阳请假时,本以为蔡正阳又会询问一番,没想到蔡正阳很爽快的答应了赵国栋的请求,还说利用周末回去一趟也是好事,和老朋友们见见面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没有必要弄得那样紧紧张张,故作神秘,心底无私天地宽,纵然有些闲言碎语,那也随它去,倒是让赵国栋颇为感动。

  赵国栋是星期五下午飞机飞回安都的,他要在安都留宿了一晚。

  回安都就要面对一些很现实棘手的问题,但是赵国栋也不得不面对。

  丰富的感情生活给赵国栋带来了无限的快乐和幸福,但是随着身份的变迁,很多东西却不得不更为小心隐秘,登临高位便会丧失**,这是不争的事实,赵国栋也有思想准备,尤其是自己这个有些诡异特殊的家庭和感情生活,矛盾就显得更为突出。

  他来滇南之后,无论是罗冰还是古小鸥抑或是徐氏姐妹,都相当理智的没有来过昆州,一来也许是考虑到他才来滇南面临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如履薄冰,二来初来乍到很多工作还需要从头开始,三来组织部长这种位置完全不同于原来宁陵市委书记兼任的那种省委常委放在安都市里并没有多少人关注,滇南省委组织部长放在昆州市里,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会吸引太多人目光,如果有所逾越,稍不留意也许对赵国栋的仕途就是灭顶之灾。

  突然与女人们彻底隔绝让赵国栋一度很不适应,好在忙碌的工作冲淡了思念,也只有躺在宿舍里床上才会想起回味起在安都的幸福生活,无论是在徐氏姐妹那里,还是罗冰,抑或是古小鸥,总是让人迷醉,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从上床到睁眼起床,一切都是那样美好而又值得回味。

  只有失去了,才会感到宝贵,现在自己还没有失去,就已经感觉到珍贵了,对于人生来说,这何尝不是一种难得的经历体验,也许被情感到的所不容,但是??????,踏足安都太平国际机场的那一瞬间,赵国栋觉得自己似乎被扑面而来的温情所笼罩了。

  赵国栋并没有让人接机,一直到进了市区,他才给徐春雁打了电话。

  电话声音里赵国栋能够感觉到对方因为激动而发颤的声音,连连问及自己在哪里过来接人,赵国栋本想拒绝,但是一想到要进小区,坐在车里进入可以避免监控录像见到,无疑更为隐秘,所以也就同意了。

  徐秋雁驾驶着那辆途锐十五分钟后就在安都市区偏僻的小巷里接到了赵国栋,已经在安都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她对于安都市区都相当熟悉了,按照赵国栋所说找到了地点,更像是解放之前搞地下工作的地下党。

  途锐在小巷中停留了三分钟。

  突然柔情涌动而起的赵国栋没想到自己怎么会一下子变得这样缺乏控制力,坐进车里的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仿佛是才从另外一个世界回来见到了自己的亲人。

  徐秋雁也完全没有想到,赵国栋的热情是来得如此炽热凶猛,途锐宽大的空间为他们俩提供了一个足以宣泄感情的场所,虽然只是相拥热吻,但是这样让徐秋雁猛然见有回到了多年前那一晚一般的感觉。

  坐在后座的赵国栋目注着前方,静静享受着先前突如其来的情感爆发。

  徐春雁依然是那副时尚而又性感的打扮,古奇的黑丝原点衬衣把内里的一对**显得更加具有视觉冲击,不对称领裸露出胸前一块白腻,颈间一条十字架项链,简单而纯粹,热裤及膝,整个身材展现出一种极具动感的曲线玲珑。

  和徐春雁的略显保守不一样,徐秋雁在穿着打扮和日常生活中都无一不追求质量,那她自己的话来说,姐姐和她在这些方面的唯有内衣和香水能媲美,因为那是为赵国栋一个人展示和享用的。

  但是两姊妹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绝对的性感,无论是徐春雁怎么低调,都无法掩饰住她发自骨子里的那种妖媚魅惑感,连徐春雁自己都觉得不知道上苍怎么会赐给她这样一种举手投足间都能带来无限风情的气质,而且还随着生活环境改变,又更增味道的趋势。

  徐秋雁告诉赵国栋,她和徐春雁已经另购了一幢独栋别墅,位于南郊,装修已经进入尾声,估计明年就可以入住,到时候就要方便得多,不至于像在这边还要担心这样那样。

  赵国栋胸中涌起一股柔情,他知道徐氏姐妹这样作的意图,这其实是一种暗示,一切都在为自己着想,无论是今后自己和她们的关系怎样发展,她们都已经有思想准备了,一切都要以不影响自己的工作生活为前提。

  [w w w .bxw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