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八节 小聚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八节 小聚

  和原班子成员的小聚选在了花林的麒麟观大酒店。

  这里经过几番整修已经是颇有名气的景区内三星级酒店了,酒店不但在主楼旁边连续建起几座规格不一的附楼,而且也把楼后的花园面积扩大了很多。

  尤其是依托山势正好把一片略有起伏而植被良好的浅丘包揽进来,经过专门的风景园林规划师的规划设计,在进行了巧妙的修缮和调整,另外再用选用了一些仿古建材搭建起了一座倚溪长廊,一座凉亭被周围林木簇拥,水流潺潺,林静山阴,很有点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意境在其中。

  麒麟观大酒店也专门建设了幢贵宾楼,这是一幢原木结构的二层楼小楼,一楼用于宴请接待,二楼则是可供饮茶休息的所在,登高望远,依山而来的郁郁苍苍,扑面而来的山间清新气息,很有点让人心胸顿开的畅快淋漓感。

  晚饭按照赵国栋的意见,简单而精致,到这个层次,也没有谁太在意吃什么,讲究的是那个意境和氛围,点到即止,酒,尽兴即可。

  赵国栋踩在略有弹性的木制楼梯上,楼梯发出悦耳的回音,上得二楼,推窗而望,山间清风,徐徐而入,顿生凉意。

  钟跃军和焦凤鸣紧随赵国栋而上,在这里虽然有空调,但是夏天是绝对不需要的,主要是在冬天用于制暖。

  紧随在钟焦二人身后的是曾令淳、鲁能、刘如怀、竺文魁和马元生,常委里边来了七个,也算是济济一堂了。

  “跃军,瞧瞧,咱们正好八个人,正好可以坐两座打牌了。”赵国栋在窗前回味了一阵,之后才回过头来笑道。

  “呵呵,如果是在四川,那肯定茶余饭后绝对是上桌子,咱们安原这边倒是对这个不太感兴趣。”钟跃军笑了笑,“政法委丁森书记就喜欢打麻将,拿他的说法,不在于输赢,关键就是争个胜负,也锻炼了脑筋,避免日后年龄大了得老年痴呆症。”

  “还有这个功效?那不是得鼓励老年人没事儿多玩玩这种活动?长期坐在牌桌子前,只怕对身体其他方面也不好吧?”赵国栋摇摇头,“这一趟过来的确方便许多了,很久没有感受这安湘高速的滋味了,跑起来感觉还真不错,滇南的道路建设上还比较落后,不少地市州都还没有一寸高速公路和铁路,我到滇南之后就花了两个多月时间把滇南十六个地市州跑完,嘿嘿,活生生让我瘦了五六斤下来,后来我都不忍带我们部里的女同志下去,这路况实在够呛,颠簸五六个小时下来,你骨头都觉得像是散了架一般,嘿嘿,一般人根本受不了。”

  “赵部长,听说前段时间总理不也是到滇南考察,好像也去了你们滇南最边远的三江地区吧?那里路况估计也够呛吧?你们省里边也敢安排让总理去?”竺文魁是搞一行关注一行,三句话不离本行。

  “哼,那是国办直接安排的,据说是总理直接点名的,滇南省委有啥办法,正阳书记都是捏着一把汗,提前几天就把道路修补了又修补,反复踩探,可是道路状况就那样,壁立千尺,飞石塌方甚至泥石流都随时存在,谁敢打绝对保票?可总理的脾气大家都知道,决定了事情谁又能违逆?好在这一趟没出啥事儿。”赵国栋摊摊手,“这个人定胜天这句话在有些时候还是不适用的,还是得尊重客观规律,就像你想要滇西的三江和德庆两个地州修高速公路,至少目前就是不现实不客观的。”

  “嗯,这倒是,高速公路和铁路对于地质条件要求都比较高,地质状况越复杂,那么造价就越高,而且稳定性也会受到影响。”竺文魁点点头,管了这几年的交通建设,他也是对这方面有很深的感受了。

  “文魁,看你这副状态好像管交通管上瘾了似的,要不到我们滇南来干干交通厅长?”赵国栋笑着打趣道。

  “嘿嘿,赵部长,您可是大人大面,你若是这样信口开河,我要是听进去这句话,赖上您了,非要您兑现诺言,您可真麻烦了。”竺文魁哈哈大笑,一干人也是笑了起来。

  气氛显得很轻松随意,赵国栋就喜欢这样的氛围,本来就是想要回来见见老同事老部下,回味一下昔日在宁陵的那种意境氛围,如果大家都夹手夹脚太拘泥,也就失去意义了。

  话题逐渐转移到了宁陵近期的发展情况上来了,即便是在滇南,赵国栋也一直关注着宁陵的发展,上半年宁陵发展基本上保持着百分之六十左右的增速,GDP上半年已经完成了七百多亿,七月增速稍稍有所回落,但是也保持了百分之五十多的增速,估计按照目前态势年底破一千六百亿应该没有问题,弄不好甚至可能会逼近一千七百亿都有可能。

  钟跃军和焦凤鸣很好的把握住了宁陵发展的节奏,没有贪大图多的四面出击招商引资,也没有吆喝呐喊的要再上什么新的主导产业,而是扎扎实实的继续把已有的几大主导产业挖潜进一步深化,稳稳的推动这宁陵这艘巨舰继续乘风破浪。

  光伏产业园的建成投产使得宁陵的新能源产业链终于成型,而产业链成型带来的巨大吸聚效应使得整个产业链向周边关联产业不断拓展延伸,这些衍生和延展产业相当一部分都是高附加值高技术产业,尤其是围绕着多晶硅生产和光伏组件制造服务的附属产业科技含量更高,这反过来也更进一步巩固和推动了多晶硅和光伏组件生产的专业化和规模化步伐。

  宁陵的重型汽车和专用车基地也逐渐成形,几大分厂陆续建成投产也拉动了汽配产业进一步向东江的配件产业园落户,西江临港工业园已经成为被环保产业界列为环保产业投资首选地,这个光环落在宁陵头上让之钟跃军和焦凤鸣都为之振奋不已。

  传化长富物流中心的建成使得宁陵成为当之无愧的安东湘西物流中心,而且由于西柳和安湘铁路在此交汇,加上有宁陵港的存在,更使得许多大宗货物的运输也越来越向宁陵集中,廉价的水运是很多用户无法拒绝的诱惑,再加上这样一个现代化物流基地的落成,已经有人在预言,宁陵得天独厚的物流优势可能会使得安都这个本来当仁不让的绝对交通中心位置也会受到威胁。

  “跃军,只要连续三年你能保持着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增速你们就成功了,发展的可持续性相当重要,而越往上走,台阶越高,你就会感觉到压力越大。”赵国栋很感慨。

  一千七百亿,而昆州作为滇南省会今年GDP可能才会破千亿,虽然滇南的特殊情况不能单单以GDP来论英雄,昆州的自然生态环境也不允许承载太大发展工业可能带来的环保压力,从昆州定位的生物产业和光电产业作为主导产业也就能看出当时昆州市委在定位时的苦心,但是米娅的考察也说明了一些问题,昆州乃至整个滇南在发展经济的思路和作风上依然与安原特别是宁陵有相当大差距。

  “赵书记,我们已经感受到了压力,七月增速开始放缓,八月情况也不容乐观,市里边也在研究分析其中原因,跃军书记和我可不想在您走一年不到就把您的招牌给砸了。”焦凤鸣接上话,眉宇间也掠过一丝忧虑。

  “凤鸣,也不必过分担心,说实话宁陵在这几个月里一直保持着超过百分之六十的高增长我倒是有些担心,现在宁陵底子不比去年,一千亿的基础,再继续保持百分之六十多的增速,你想想,所以有一个逐渐放缓下来的趋势我觉得是正常的,你们早就应该有这个思想准备,安原省委也应该有这个思想准备。”赵国栋摇摇头,“保持平常心,也不要把所有心思都盯在GDP上,怎样优化和调整产业结构我觉得宁陵就做得很好,要坚持不懈的在这一点上继续大做文章,另外,跃军,凤鸣,你们宁陵市委也要紧紧把握住中央精神,要随时了解中央动向,需要把这一点和经济发展紧密结合起来。”

  钟跃军和焦凤鸣都注意到了赵国栋话里有话,目光都是一凝,“赵部长,您的意思是??????”

  “中央今年在逐步调整发展方式,对可持续发展这个观点上尤其重视,你们注意到没有,今年初环保总局连续对多个省份的环保问题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并启动了问责机制。”赵国栋淡淡的道:“在以前环保部门都被视为橡皮图章,但是这一次来势只凶猛是前所未有,这也就意味着中央也在转变观念,环保观点将深入人心,这也就预示着环保的力度将会越来越大,而这也会为环保产业带来巨大的发展契机。”

  [w w w .bxw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