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九节 旧部 1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六十九节 旧部 1


  赵国栋所指的是年初陆续开始刮起的环评风暴,连投资七十亿元的三峡地下电站和四百五十亿元金沙江溪洛渡电站同样被环保总局叫停,其气概之大力度之猛让全国震动。

  当然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三月发生的圆明园事件,圆明园防渗工程危机未进行环境评价便开工施工被曝光,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高度关注,后来这件事情上升到了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的高度,整个过程从一开始到结尾全程公开,舆论全程跟进,引发了全国环保界的一片叫好声,也为中国环保部门赢得国外媒体难得的赞誉。

  而这些仅仅是其中针对违反《环境影响评价法》的动作,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针对环保不达标企业的黄牌和红牌制度实施,才算是真正启动了环保事业高速跟进的进程。

  一次黄牌,二次复查不过则直接红牌,红牌出示也就意味着企业必须无条件停业,而所属地市州分管环保的副市长会被免职或者勒令辞职,市长则需要和分管环保工作副省长一道到环保总局做检查,如果红牌出示后的企业依然营业,那么就会启动对该地市州行政负责人的罢免程序,党委一把手则要引咎辞职,省长到国务院作检讨。

  这一连串的制度出台既有着深刻背景,又有中央痛定思痛的决心,国内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环保问题的日益突出也已经上升到了政治高度,怎样解决环保与发展之间的矛盾也是摆在中央高层面前的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问题。

  “环保问题关系民生利益,而且十分敏感,随着中央的高度重视,甚至上升到政治高度,我判断从中央到地方在环保力度都会不断加大,而且这个重视程度的增加会以一种我们想象不到的速度提升,但我国经济发展中不可避免的又会出现一些矛盾,怎样来解决,除了所说的立项前的环评,那么还有相当多的预防和解决问题要通过环保产业来实现,对于宁陵这个已经被环保产业界誉为首选投资地的宁陵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机会?”赵国栋反问道:“怎样引导,怎样推动,尤其是对那些目前或许见不出多少效益但是或许今后会有相当成长潜力的企业,宁陵市政府完全可以在这方面发挥前期的孵化培育作用。”

  一干人似乎又回到了昔日时光,连赵国栋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大家都还是理所当然的倾听着这位昔日的市委书记的滔滔不绝,即便是钟跃军也是下意识的点头认同赵国栋的观点,他对宁陵经济从七月开始增速开始缓慢下滑八月情况更不容乐观也感到十分担心,但是赵国栋刚才那一番话却让他似乎吃了一颗定心丸。

  宁陵经济发展不能再着重于量,而应该更看重质,这个质就是指结构,指发展的可持续性和成长性,赵国栋点明了环保产业的高成长性和面临的机遇,这些东西虽然自己和市委一班人也隐隐约约想到一些,但是却没有想得那么透彻,却总还局限于怎么确保经济总量继续保持增速势头,却忽视了这其中的真正核心。

  看透了这一点,宁陵在下一步发展中该如何走,他心里也就更有底了。

  焦凤鸣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赵国栋每每出现在哪个场合总能轻而易举的驾驭局面,而且还能让你毫无阻碍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驾驭,这种虽然不是与生俱来,后天的培养锻炼更重要,但是不能不说对方身上的那份人格魅力融入其中更增添了他的驾驭力。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话题也在宁陵经济发展和滇南局面这两个话题中飘来飘去,赵国栋虽然知道在座的一干人等不至于对滇南的格局有什么影响,但是作为组织部长,他还是谨守着必要的底线,不谈论主要领导的是非功过,不谈论人事调整的具体问题,顶多也就是轻描淡写说一说省委对人事调整的方针观点。

  鲁能被郝梦侠相中想要把他调到省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的事情也传了不少时间了,前段时间韩度也曾经在与赵国栋的电话联系中提及这个问题,宁陵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和省委宣传部任副部长表面上平级,但是实际上还是有些差距,一般地市的宣传部长往往是常委中的弱势常委,只不过鲁能在赵国栋主政其间颇受看重,尤其是宁陵市经济总量跃居全省第二,而市委书记赵国栋又兼任省委常委,所以也就显得有些不一样。

  但是赵国栋一走,鲁能的位置就显得有些尴尬了,他和钟跃军关系很一般,甚至可以说不算默契,焦凤鸣与鲁能关系也很平常,这大概与鲁能平常跟得赵国栋太紧而性格上又有些独有一些关系,反倒是竺文魁的大大咧咧和曾令淳的谦和颇受钟跃军和焦凤鸣的看重。

  所以在赵国栋离开安原之时也一度想要帮助鲁能动一动,但是因为中央关于赵国栋变动来得实在太急太快,没有给赵国栋多少时间来运作,所以这事儿也就黄了。

  郝梦侠的确有这个意思想要把鲁能要到省委组织部,但是鲁能是正经八百的副厅级干部,要到省委宣传部也就意味着可能要任副部长,如果是任什么部务委员一类的副厅级就没有多大意义,鲁能肯定也不愿意去。

  要到宣传部担任副部长,那就还得过省委组织部和苗振中这一关,还得应东流点头,当然应东流那里问题不大,赵国栋也能说上话,韩度那里也不是问题,只是苗振中那里还需要郝梦侠去沟通。

  所以这事儿也是一拖再拖,一直到上个月苗振中才松口统一,安原省委组织部才开始走程序准备调动,现在基本上程序过完,只等省委常委会一过,鲁能就可能要走了。

  赵国栋也赞同鲁能到省委宣传部去,哪怕是担任一个排名最后的副部长也算是进了一步,到了省里边更靠近中枢,也就意味着机会更多,虽然宁陵现在发展很好,但是鲁能没有机会到更重要岗位上发挥,尤其是钟跃军和焦凤鸣都对鲁能不是很感冒的前提下,鲁能走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鲁能的确有些寥落,赵国栋的离开似乎也就意味着他的政治生命将进入一个平淡期,并不是他不想去省委宣传部,实际上当郝梦侠露出这个意愿之后,他就欣喜若狂,不仅仅是靠近中枢这么简单,他现在在宁陵的地位正在日益被弱化和边缘化,逐渐要向毛萍后期的情况接近。

  钟跃军和焦凤鸣并不待见他,这一点他很清楚,他也没有指望可以去改变两人的印象,在他眼里,钟跃军不过是守户之犬,而焦凤鸣虽然有些能力,但是两人还在赵国栋来宁陵之前就有些隔阂,所以他也从没有考虑过还要在宁陵长久呆下去,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他宁肯跟着赵国栋到滇南,当然他也知道这不现实。

  所以当郝梦侠抛出绣球时,他立即就开始活动起来,希望能够尽早离开宁陵。

  不过到省委宣传部的路并不那么平坦,郝梦侠对鲁能有好感并不代表他就可以决定鲁能的命运,其间也是波折不断,先有传闻说荣山市委副书记要到省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这一去,肯定也就没有鲁能的戏了,后来这个风声有悄无声息了,再后来又有说安度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可能要到省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但是也是只闻雷声响,不见雨下来。

  一直到上一个星期鲁能的事情才算是基本敲定,只等省委常委会过程序。

  鲁能自告奋勇的表示要送赵国栋回宁苑,其他人也都知道肯定鲁能有话要和赵国栋谈,都很知趣的道别离开。

  “是不是干得不太愉快?”回到客房会客室里坐下,赵国栋接过鲁能替他泡好的黑茶,挥手示意鲁能也入座。

  “嗯,不太好,所以才会想要动一动。”鲁能也不掩饰什么。

  “主要问题是哪方面?”赵国栋知道自己本不该介入这些话题,但是鲁能留下来分明也是想找一个倾诉的对象,自己也不好不听。

  “唔,怎么说呢?还是在一些想法观点上和钟书记不太合拍吧?他总觉得宣传部门在对经济领域上的发挥的作用不够,我向他建议应该要考虑加强对社会事务方面的宣传,要考虑加强农村文化阵地建设,这方面宁陵做得不好,可以说基本上丧失了影响力,但是他不太感兴趣。”鲁能神色很坦然,也许是要离开了,也许是在老领导面前,他也没有多少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