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七十节 旧部 2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七十节 旧部 2


  赵国栋微微沉吟了一下,没有吱声。

  他不好评判宁陵目前在这方面的工作重心,但是他感觉鲁能在宣传文化方面的直觉意识是相当超前而有敏锐的。

  农村文化阵地的缺失引发的问题并非个案,而是一种带有普遍性的现象,当物质生活改善了,但是精神文化生活却没有相应跟上,这种现象在各地都较为常见,这也导致了农村封建迷信盛行,赌博yin邪之风蔓延,一些地方宗族和黑恶势力膨胀,这些都不单单是社会治安问题,从深层次来看,也是精神文化缺失的一种直观表现。

  文革之后的改革开放从国外带来了活力的清风,但是不可避免也有苍蝇蚊子钻进来,干涸的精神信仰之田一旦泛滥,就会长出各种杂草,怎样扶正祛邪,让良好的精神文化生活占领主流群体,尤其是在农村在这块战场上,更是值得宣传文化部门重视的方向。

  鲁能的观点很符合赵国栋的思路,但是他现在不是宁陵市委书记,而且他也不是安原省委常委,对于钟跃军和焦凤鸣,尤其是钟跃军,他无法再用昔日的口吻去提醒什么,但是连谏言都不太方便了。

  在工作观念上有差异,如果之前还有一些这样那样的嫌隙,那么作为宣传部长就很难在今后的工作中求得市委书记的支持了,所以选择离开应该是一个比较明智的抉择。

  “老鲁,每个领导在工作风格和重心上不尽一致,他们所关心的问题也有差异,这很正常,跃军接我的班应该说有一些压力,前两年经济高速增长,现在担子搁在他身上,他需要考虑省里主要领导对他的观感,虽然省委主要领导应该考虑得到这个渐变过程,但是如果主要经济指标滑落太多,跃军也要担心自己的印象会受到影响,所以他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保经济增长上也可以理解。”

  虽然鲁能即将离开宁陵,但是赵国栋还是希望两人不要因为这个原因而酿成更大的嫌隙,何况他也能理解钟跃军的心情,换了是自己还在担任宁陵市委书记,怎样来调整工作重心就不会有这么多忌讳,前面的辉煌是自己一手缔造,现在调整也是自己的决定,那么省里领导也会理解支持,而钟跃军不一样,他还需要用一篇华美的画卷来向省委证明自己。

  “站在不同角度考虑问题也不尽一致,老鲁你的目光眼界要放宽一些,心胸也要开阔一些,不要因为一些工作上观点不一致而影响到大局,在这一点上尤其需要注意,哪怕你是到了省委宣传部,一样要特别注意这一点,我不希望你在这些上边被人诟病。”

  鲁能听得赵国栋这么一说,赶紧正色表态:“赵书记您放心,鲁能再是不济,也不会愚笨到这种地步,大事小事,轻重缓急,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那样就好,说实话,我很赞同你的观点,也很欣赏你的一些思路,我那里还缺一个副部长,如果不是考虑到我这样作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倒是真希望你能跟我到滇南去。”赵国栋笑了笑道。

  鲁能眼睛一亮,但随即也醒悟过来这只能是一种设想,不切合实际,不说其他,这样带有太过明显烙印的人事调动不符合组织原则,而且也很容易在安原和滇南引起负面效应,对自己和赵国栋都是弊大于利,何况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赵国栋能在滇南呆多久?如果自己调过去,根基尚未扎稳,赵国栋又调动了,自己该何以自处?

  个人政治命运系于另外一个人身上,这显然不太合适,在这种情况下,鲁能也不可能去冒这样的风险。

  “赵书记,我现在只希望您哪天能杀回安原,那就最好不过了。”鲁能这是由衷之言。

  “呵呵,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不过短时间内我相信中央不会作此考虑,毕竟我在安原工作时间太长了一些,异地交流工作这是必然。”赵国栋笑着摇摇头,“老鲁,不要背什么包袱,我看韩部长和郝部长对你印象都不错,到了省里工作我想你可以更能发挥你的优势,在地方上很多观念受制于实际情况,而在省里,一些新颖的观点可以多提出来,这座城市不适合,也可以在其他城市尝试试点,只要是有利于工作的,都完全可以尝试探索。”

  鲁能点点头,“赵书记,我虽然舍不得宁陵,但是我也知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长期在一个地方工作也不利于自己的成长,到省里可以开阔眼界拓宽思维,即便没有这样那样的因素,我也很乐意。”

  “你有这种想法就好。”赵国栋也很欣慰,顺便也问了问其他人的情况。先前诸多人在一起,有些问题也不太好问,现在只有鲁能一个人,很多问题也就没啥忌讳了。

  鲁能倒也没有什么忌讳,有啥说啥。

  新任市委副书记是绵州市的常务副市长过来的,据说全力致可能会马上要走,传言是要到中纪委,但是是否属实不得而知,钟跃军和全力致也是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敬而远之,全力致似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走的原因而没有以前那样好勇斗狠了。

  现在曾可凡和钟跃军走得比较近乎,据说鲁能离开之后,钟跃军可能会希望文彦华改任宣传部长,而由曾可凡出任副市长,但是这中间也还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毕竟文彦华改任常委宣传部长和曾可凡提名副市长都超越了市委权限,还要通过省委那边。

  顾永彬和钟跃军之间关系还算维持得不错,不过竺文魁和顾永彬倒是有些不对路,似乎钟跃军和焦凤鸣也对此不太在意,或许这是领导的驾驭之道。

  领导的驾驭之道这个词儿从鲁能嘴里冒出来让赵国栋忍俊不禁,而鲁能自己也是忍不住微笑。

  第二天和几个老部下的见面钟跃军和焦凤鸣也参加了,不过两人都很知趣的呆了一会儿之后就离开了,只剩下赵国栋和一干昔日的老部下们畅谈叙旧。

  唏嘘感叹之余,一干人也是对霍云达和潘巧等人能够有这样好的机缘艳羡不已,尤其是霍云达,现在已经是常委副州长,比起他同处于一个台阶起步的大家伙儿来,他已经成功的先行跨越出了两步,虽然滇南经济不如安原,但是发展潜力却不小,随着中央对边疆地区重视程度和投入力度不但加大,可以预料滇南很快就会成为一块发展的热土,而霍云达在这样有利的环境下,没准儿其政治前途也许就要光明得多。

  赵国栋能够揣摩出大家伙儿的一些心思,自己能不能回安原是他们最为关心的,但是现在来谈这个问题实在太遥远了一些,自己刚到滇南半年时间不到,可以说工作刚刚才算是进入状态,要把即将面临的滇西南、滇西北和滇中以及省直机关部门的调整彻底运作完毕,自己的工作才能算是真正融入了角色,自己这个组织部长也才能真正算得上是合格。

  也正是因为巨大的压力让他忍不住想要跑回到宁陵这个老巢里开偷闲两天,自我放松一下,见见老朋友老部下,缓释一下心理压力。

  钟跃军和焦凤鸣的搭档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成功的,至少在经济这一块上算是没有大起大落,达到了安原省委的意图,至于说在人事上的调整,赵国栋不好置评,鲁能离去也好,曾可凡的擢拔也好,谁都有自己的想法和风格,不过他还是认同钟跃军把文彦华推上宣传部长这个位置的想法,文彦华和他交情虽然不深,但是赵国栋还是认同文彦华精明泼辣的风格。

  看到这一幕,他赵国栋也算是安了一颗心,终于可以放心的投身于滇南的工作中去了,此情只可待追忆,宁陵的这一切也将会因为自己的这一趟到来而彻底与自己割断了。

  “我还以为你真的把尤姐给忘了呢。”尤莲香似笑非笑的站在远处看着下得车来的赵国栋,“一去滇南半年,连个音信都没有,电话都舍不得打一个,难道滇南省委组织部就缺你节约的这点电话费?”

  尤莲香犀利的讥刺让赵国栋又有一种回到几年的滋味儿,他乐呵呵的点头示意感谢替他开门又关车门的女孩子,这位尤莲香的秘书他还有些印象,看样子是深得尤莲香的信任,连自己和尤莲香的小聚都能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