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七十一节 旧部 3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七十一节 旧部 3


  “苟富贵,勿相忘。”一边摇头,一边很随意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赵国栋微微笑了一句,“尤姐说我到滇南当组织部长,算不算富贵?”

  御庭雅筑是一家典型的仅面向高端客人提供服务的私房菜馆,随着大都市私房菜的流行,现在安都也开始盛行所谓这种私房菜,这家御庭雅筑据说是精于满汉全席,还真能做出来几桌像样的菜肴来,但是来这里的人却没有几个对什么满汉全席感兴趣,除了几样颇具特色的精致小菜外,能够让一干客人感到满足还是这里的环境。

  这里应该是从明末就保留下来一处庄园院落,只不过很多部分都残破甚至是消失了,经历了文革破四旧,能有这样的残余已经很难得了。

  保留下来的都是精华,细腻的里弄,华美的厅堂,雅致的厢房,精细的屋檐,古色古香的窗棂和门帘,充满了南方建筑韵味的气息,并不比北方四合院的味道逊色半分。

  所以有人说就凭这一院建筑,不接待非预约客人,价格奇贵无比,停车处距离遥远,这一切似乎在其他餐饮场所都是致命缺陷的弊病,都不存在了,每天一样有太多客人因为被婉拒,甚至提前一周也未必能订到合适位置,没准儿也就是这样的架势,才让越来越多的人趋之若鹜。

  吃的就是一个环境,这年头真正喜欢吃饭烧钱的,又有几个真是来吃味道的?不就是要图个氛围,讲求个意境么?没准儿吃顿饭还能有机会半遮半露的显摆一下,正好遇上哪位不开眼的说上几句的时候,一句话就能让人震住:嗨,那地方我去过,也就那样,一般,立时就能让人刮目相看。

  尤莲香和赵国栋到不至于有这样的恶趣,不过作为唐江市长宴请昔日的老上级,现在的外省领导,尤莲香在选择吃饭地点时也是煞费苦心,还是秘书龚璇提供了这样一个存在,才让尤莲香不至于为此发愁。

  “富贵不富贵,不在于位置升迁,也不在于腰包鼓胀,而在于自己心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没准儿也就是一种心理上的富贵发达了。”尤莲香的话还真有点禅理意境,让赵国栋也是有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味道。

  当了两年市长了,尤莲香真算是操练出来了,据说这位尤市长现在在唐江的威信并不亚于当了多年的市委书记金大江,连苗振中这样苛刻的人,都对尤莲香的表现十分欣赏。

  有传言称金大江会在翻年到建阳担任市委书记,尤莲香极有可能接任市委书记,但是也有传言说尤莲香的强势性格在省委里也有争议,金大江对省委主要领导反应尤莲香不太合群,作风霸道,太独,总之传言不一而中。

  “嗯,尤姐,你这是在敲打我呢,我明白。”赵国栋浅笑着入席。

  “你知道就好,没你这样的人,去滇南这么久了,电话都舍不得打一个,还得我来问候你,是彼间乐不思蜀,还是真忙得天昏地暗不知今夕何夕了?”尤莲香也入席,只有两人,另外就是尤莲香的秘书了,“小龚不是外人,今儿在这里也是小龚安排的,还行吧?”

  “嗯,不错,走了几个月,不知道安都还冒出来这样一个所在。”赵国栋点点头,话题重新转回去,“彼间乐不思蜀那是不可能了,忙得不知今夕何夕倒是大实话,我算是体味到了两眼一抹黑一切从头来的滋味了,当这个组织部长太不容易,恐怕你也知道我这一去就干些什么,一个子儿,累!”

  “不累蔡书记能让你去干?”尤莲香微笑着打趣:“你这人天生劳碌命,到能源部也不就闲了几个月就把你发配回宁陵,现在到滇南那也得把你的剩余价值榨干才行。”

  尤莲香也隐约听说了赵国栋去滇南这几个月里滇南就迎来了一波巨大的人事变动,虽然赵国栋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就能掀起这一波人事调整波澜,但是他在其中充当主角是不可避免的,急先锋这个角色落在他头上太正常不过了,也许中央让他到滇南担任组织部长就有这样的意图。

  “说得也是,真让我去干个闲职,整天喝清茶,看报纸,那才是对我的最大贬斥和蔑视,我这人就是这脾性德行,不劳累着,也许反而要出毛病。”赵国栋哈哈大笑,“还是尤姐知道我这人的毛病啊。”

  龚璇有些好奇的在一旁替两人夹着菜,斟酒斟茶,不时出去催一催菜,她本不想和领导们坐在一桌,不知道尤市长出于什么想法,却让她要上桌,给她自己的感觉尤市长似乎要让自己在这位现在的滇南省委组织部长多一些机会加深印象似的。

  距离上一次见这个人不过两年光景不到,现在这个人却一跃从宁陵市委书记登上了滇南省委组织部长的高位,作为她来说自然无法知晓其中的风风雨雨,但是有一点她却是很清楚,这个男子绝不像今天吃饭表现出来的那种随意不羁,腹黑男,扮猪吃虎,口蜜腹剑,也许就是这个男人的真实写照。

  赵国栋注意到了旁边这个面目清秀的女孩子似乎一直在用特殊的目光仔细的观察自己,他当然不会自恋到认为这个女孩子也喜欢上自己,但是毫无疑问这个女孩子好像有一种探视发掘的目光看待自己,这让他颇感有趣。

  走到哪里都很容易引人瞩目,这对于赵国栋来说已经是常态了,所以他对于旁人关注的目光已经有些免疫力了,但是在今天之后他和尤莲香在一起的环境下,还有一个只能称之为外人的女孩子观察自己,这就让他有些很觉有意思了。

  当然他不会和一个女孩子计较这些,别人怎么看他影响不了他自己的主见。

  在仕言仕,虽然赵国栋和尤莲香已经不在一个大环境下了,但是也许正是这样两人可以更随意的评点现下的情形。

  安原今年情况又有一些变化,安都发展速度明显加快,上半年的增速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七点八,这已经是近四五年来的最高增速了,这让省委对关京山的看法有了不一样的观感,对于安都这样大一个经济体来说,能够扭转颓势就是一个相当大喜讯,能够让增速赶上全省平均增速就是最大的成功,而现在关京山正在一点一点的做到这一点,也难怪原来对关京山印象一般的应东流也开始看好对方了。

  当然安原的亮点不仅仅在于安都,除了宁陵继续一枝独秀之外,唐江延续了去年的发展势头,继续紧追宁陵不舍,呈现出多年未见的高速发展势头,也是相当耀眼;卢卫红到通城担任市委书记之后也尽显其强势作风,大刀阔斧的在通城进行人事调整,加上通城天然气资源大规模开发,国家在通城的天然气化工产业投资巨大,迅速拉动了通城经济攀升,也算是蹦出了另外一个亮点。

  相较于唐江和通城超过百分之三十的增速,原本一直萎靡不振的荣山经济也有了一丝起色,经过连续两年的产业结构调整,荣山的化工产业经历了艰难的转型升级,终于迎来了一丝曙光。

  今年四月,德国巴斯夫投资三千万欧元的巴斯夫荣山化学品有限公司正式落户荣山,这家公司是在荣山市政府经过一年多的运作之后才引进的第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极大的提振了荣山工业信心;紧接着六月,日资积水化工也在荣山落户,投资一千六百万美元,与荣山第一化工总厂合资建立和荣山积水精密塑胶有限公司。

  这两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进入荣山,也标志着荣山工业经济的转型终于出现了转机,而除了这两家外资企业的进入外,更让人欣喜的是荣山本土的民营化工企业也迅速崛起,一举取代了原来国有化工企业占据主导地位的格局,蓬勃发展的民营化工企业在激烈而残酷的竞争中站稳脚跟,使得荣山原来一直国有经济独大的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而荣山市政府也在其中积极引导,使得荣山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速仅次于宁陵、唐江和通城,位居全省第四。

  尤莲香对于省内各地经济发展形势相当了解,作为市长她不但要关注唐江经济发展,同样也要随时关注兄弟地市的发展状况,有什么好的经验和做法便可以在最短时间内纳为己用,甚至在招商引资过层中,背后挖墙脚捅刀子的事情也少不了,在激烈的竞争面前,一切都可以暂时搁置在一旁。

  赵国栋也对邓若贤能在荣山打开局面颇为欣慰,这个昔日的老同事终于还是在荣山这个堪称死局的地方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是金子哪里都会闪光这句话半点不假,在初去的一年里邓若贤并没有表现出多少闪光点,但是在一年多将近两年后,荣山经济终于经历了痛苦的转型期,开始显现出生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