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七十二节 高难度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七十二节 高难度

  赵国栋是带着一种相当满足和轻松的心情飞回昆州的。

  两天三夜的休整,让他的从精神到**都得到了充分的放松,尤其是和昔日的同僚和朋友们的攀谈沟通,极大的消除了在滇南几个月里沉湎于人事了解和调整带来的巨大压力以及随之而来的烦躁感,这种缓释感也许真的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

  三天的休息之后,迎接赵国栋的又将是一场艰辛异常的拉锯战,滇西南、滇西北和滇中以及部分省直机关部门的人事调整即将拉开序幕,这一系列的干部变动都会在一到两个星期之内彻底敲定,按照蔡正阳的设想,十一之前,这些地区和单位领导调整不但要结束,而且领导都要各就各位,进入工作状态,也就是说在十一之前至少半个月,也就是九月中旬,这些调整就要到位。

  想到这儿赵国栋既有一种负重前行的坚实感,有一种磅礴昂扬的勃发气息在胸中生成,能够见证历史,影响历史,本身就是一种难得机遇,也许这一次干部调整就要为滇南未来三到五年的社会经济发展奠定一个新的格局和基础。

  滇中,除了昆州外,便是指曲州、玉河、楚州以及更偏南一些的红山,五个地市州基本上就构成了滇南经济脊梁,尤其是昆州、曲州和玉河三市历来是滇南经济总量和财政收入的前三甲,而滇中人口密度也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可以说是滇南政治经济文化的核心区域。

  而这里的人事变动每每都牵动省里边高层的心,这也是蔡正阳之所以迟迟未动滇中地区人事的主要原因,他希望赵国栋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来调研了解,来协调沟通,以便最大限度的减少矛盾,一鼓作气的解决掉这个可以说最后一**规模人事调整活动。

  蔡正阳皱着眉头细细的斟酌着赵国栋送上来的一份名单,这份名单只是划了一个大概,其中还有一些敏感位置甚至还不能见诸于纸上,尚未经过正式的讨论,书记碰头会都还没有研究,可以说很多东西都还难以预料。

  “楚州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你是怎么考虑的?”蔡正阳直接问及核心问题。

  滇中五个地市里,昆州大盘子已经定下来了,虽然吴元济和王烈之间的配合还有一些小问题,但是按照赵国栋的介绍,王烈还是一个顾大局识大体的人物,大的问题不会有,真正配合默契还需要两人在下一步工作中摸索接触中来形成;玉河问题也不大,虽然产业结构较为单一,但是至少依托烟草行业玉河市的经济稳定发展保持得比较好,蔡正阳对于玉河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

  曲州经济发展速度一直保持着全省前列,曲州市委书记辜英海和市长杨明举都是有些能力的人物,辜英海与常务副省长宋国梁是战友,与省长陶和谦是同乡,手眼通天,如果去年不是周登高被中央空降到滇南担任副省长,陶和谦和宋国梁是一心想要把辜英海扶上副省长位置的,而杨明举则是张保国一手擢拔起来的人物,陶张宋三人在曲州达成了空前的默契,从市委书记到市长、市委副书记再到常务副市长,几乎都是陶张为首的本土干部所垄断,但是曲州经济发展一直保持着较快速度也是事实,所以蔡正阳也容忍了这一现象的存在。

  但是楚州不行。

  楚州经济发展有起有伏,而当市委书记即将到点退下时,谁来担任楚州这个市委书记就显得很关键了,许望江和陈忠敬都是候选人,但是准确的说许望江赢面要大得多,毕竟市长接任市委书记顺理成章,虽然许望江在之前擢拔上显得有些超速,但是在市长位置上他还是稳稳坐了三年多了,政绩也有,如果硬生生要压下他,让陈忠敬上位,就显得有些露骨了。

  而且现在楚州声势也造出来了,许望江频频在各种场合上表示要解放思想改进作风,在发展中创新思维求变,言语也很是振聋发聩,动作上也是雷厉风行,紧跟省委的政策精神,做得有声有色,这一手先声夺人还真是相当的到位,让蔡正阳和赵国栋都不由得暗赞老狐狸就是老狐狸,闻风而动,且滑不溜手,让你抓不到半点纰漏。

  在这种情况下,许望江占据了先手,陈忠敬要想越位而上,就显得更为困难了。

  但是楚州这个位置从政治角度来看,却又不容有失,这甚至成为了一个风向标,赵国栋一度考虑是不是可以让许望江到省直机关里某部门担任一把手,比如水利厅长,或者交通厅长,但是通过一些渠道反馈过来的消息,对方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很坚决,不愿意到机关工作,宁肯就在楚州当市长,这虽然听起来有些逼宫的味道,但是也足见对方的决心。

  “这个人选没有考虑好,如果实在不行,我考虑是不是有许望江接任市委书记,陈忠敬任市长。”赵国栋知道这不是上策,可能也不会让蔡正阳满意,但是现在的确不是好时机,如果说郭宏华年龄能够再晚一年半载到点,那自己可供操作的余地就要大得多,但是现在,许望江和陈忠敬在能力上都不弱,在资历上陈忠敬却明显不及许望江,按照程序也该许望江接替,这就很为难。

  “不行。”蔡正阳言简意赅,语气中没有丝毫回旋余地,“你再考虑斟酌一下,由陈忠敬担任楚州市委书记,许望江可以考虑到其他位置。”

  赵国栋有些诧异,蔡正阳这样直截了当的下断言还很少见,而且明确提出陈忠敬要担任楚州市委书记,这就更蹊跷了,他还一直琢磨是不是可以考虑让陈忠敬到滇西南这边那个市州担任一把手作为原转,但是考虑到许望江一旦担任楚州市委书记而陈忠敬再调离,楚州就真的成了家天下了,更不合适,所以才会那样建议,没想到却遭到蔡正阳断然否决。

  “那我再考虑一下,只是??????”赵国栋话语尚未出口,蔡正阳已经打断了他,言语也不容置疑:“你不用多说了,这个大格局先定下来,陈忠敬担任楚州市委书记,许望江往哪儿放,再来研究,滇西南那边几个地区的情况我看了看,问题不大,你再和保国商量一下,尽快确定下来。”

  赵国栋有些郁闷的从蔡正阳办公室出来,这一次汇报给他的感觉不太好。

  让陈忠敬上位担任市委书记不是问题,让许望江挪位置也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你得把许望江搁在一个合适的位置上,至少要让反应不至于太强烈,而且把许望江闲置的话,也要考虑陶和谦和宋国梁他们的态度,尤其是根据现在了解到的情况,张保国也倾向于支持许望江接任楚州市委书记,这就有些棘手了。

  让许望江到澜沧担任市委书记也许是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方案,但是澜沧的地位远无法和楚州相比,经济实力更是相差太远,赵国栋不确定这个意见会不会在省委常委会上引起争议,如果陶和谦和宋国梁打定主意要在这个问题上与蔡正阳掰一掰腕子,这个问题就严重了。

  蔡正阳也许小看了陶和谦的决心,在这个问题上已经不是一个市委书记位置的得失那么简单了,他甚至可能会把这个位置的得失视作他在滇南政治威信和政治影响力是否能够维系下去的标志,上升到了这个意义上,也许形势就逼着他要行险孤注一掷了。

  要让陶和谦接受许望江离开楚州,就必须要给许望江一个合适的位置,但是许望江已经明确放出风来,他不愿意到机关工作,这就是一个结,当然省委决定的意见他也只有服从,问题在于上省委常委会,可能就会引起争执。

  回到办公室的赵国栋愁眉深锁,干这个组织部长真是不容易,主要领导一交代,你就得殚精竭虑把事情考虑周全,他不会来考虑你的难处,当然,没有难处的事情他也不会交给你,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谁都会干,还要你这个组织部长干啥?

  只是这一次的问题的确太高难了一些,蔡正阳在试探陶和谦的底线?还是笃定陶和谦不会因此而撕破脸,他就这么肯定?赵国栋不认为这样做就是最佳策略,你可以采取用其他方式来逐步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但是没有必要一下子就把问题突然尖锐化,这样太冒险了,而对于一个省委书记来说,政治上的冒险动作恰恰是最不明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