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七十三节 网络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七十三节 网络


  头像又开始跳跃起来,赵国栋不想理睬对方。

  这个QQ上的好友就是那位赵国栋还在宁陵时就结识的昆州人生几何,当时还是在校大学生,据说现在已经在某个政府部门工作了,但是具体在哪里,对方也没有明说,显然是对自称已经到滇南当了律师的赵国栋还不太相信。

  虚拟世界里怎么胡诌都行,但是一旦涉及现实,没有多少人愿意轻易暴露自己的真实情况,这位人生几何也一样,赵国栋除了隐约知晓对方是女性外,也就知道对方好像是在滇南某大学读书,现在应该已经毕业工作了,根据对方寻常谈论的话题,应该是在某个政府部门。

  到昆州工作之后,除了必须要去的应酬,赵国栋更多时间还是消磨在电脑上,打字速度可以轻而易举的达到每分钟三十个字以上。

  QQ聊天,MSN,在线游戏,还有电影下载,当然,赵国栋还不至于恶趣到去某些网站上寻找那些个诸如岛国**的精品,虽然他内心也许还是很喜欢的,但是自尊似乎又让他不屑于去这样干。

  似乎这些最时髦的东西他也玩转了,夜里可以有更多消磨时间的东西。

  QQ是个好东西,比起MSN在中国的水土不服,QQ的人性化和亲和力再加上的黏稠度,使得这种玩意儿成了网络社交的最佳工具,就连赵国栋也无可抵御的爱上了这个企鹅,毕竟在虚拟世界,没有人知道你是不是一条狗,在这里,众生平等。

  赵国栋加入的QQ群并不多,一个昆州威武群,主要是一帮驴客和自驾游爱好者,介绍以滇南为主及其周边省市的风景点,赵国栋经常混迹于其中,也能领略一下昆州风土人情,但是极少开口说话,顶多也就是发一发自己在宁陵那边拍摄的照片,宣传一下,也算是为宁陵旅游产业尽一份力。

  还有一个群则是滇大88级留滇校友群,也是在一个无意的场合下听到一个省委大院里干部正在和另外一个朋友通话,让他没事儿可以去加这个群聊天,所以暗自记住,申请加入,开始还被拒了几次,要求提供就读班级信息,需要经过验证,后来经过几轮孜孜不倦的申请之后,后来某一天也不知道是哪个管理员没有考察就大发慈悲恩准加入了,于是赵国栋也就成了这个群落中的一个长期潜水员。

  如果说前一个群纯粹是爱好之外,第二个群则是偶然机会外加需要了,这个滇大88级校友群中相当一部分人都是在滇南省市县等行政部门和事业单位或者就是银行国企等单位工作的干部职工,这个群相当活跃,尤其是总有一部分活跃分子喜欢在上边高谈阔论探讨滇南的时局变化,这让赵国栋也总算是获得了一个可以用旁观者的角度来深度了解社情民意的渠道。

  虽然这些群友们未必都能真实反应情况,但是赵国栋却总能凭借自己掌握的资源信息与他们在一些言论中所谈及的话题相映证,这样两相结合,很多东西也能了解到一个大概,这也让赵国栋相当高兴,至少这也算是一个佐证渠道。

  比如吴元济担任昆州市委书记和张国富担任昭达地委书记之后的反响,干部群众对这两位新任书记的印象,滇桂铁路新路线的反响,总理到滇南考察之后怒江开发之争的新动向,都能或多或少的获得一些平常单靠官方渠道无法了解的东西来,当然这些消息也一样存在片面性,但是至少能够通过不一样的渠道来了解,尤其是像这种虚拟空间中,很多东西更具客观性,也更直观,对于想要尽快更深入的了解滇南社情民意的赵国栋来说,的确颇有裨益。

  只要有时间,赵国栋都会上网到QQ群里呆一会儿,然后就到几个本地论坛上去看看瞅瞅,他觉得这种了解民情民意的方式如果和日常工作中来自下边官方渠道的东西结合起来,自己掌握的东西就要客观和丰富许多。

  那个头像一直在不停的跳动,看得赵国栋有些心烦。

  这个家伙这两天一直在QQ上发牢骚,说这个世道的暗无天日,翻来覆去的诅咒着,听得赵国栋也有些不爽,问及对方究竟是谁招惹了她,对方又不愿意多说,只是一个劲儿悲叹世道不公,社会没有公理,赵国栋后来也就懒得理她了。

  但是今儿个这个头像似乎很刺眼,一直不停的在闪耀着,赵国栋实在忍不住随手点击了对方,对话框跳出来,对方一连串的质问跃然于上。

  “你为什么上线不说话?”

  “为什么不理我?”

  “潜水不语者,拉出去斩了!”

  赵国栋啼笑皆非,这些个被网络语言教坏了人们现在说话也是越来越不负责任,反正是虚拟世界,也不需要承担什么法律后果,所以这也就显得格外放松,随便怎么发泄吆喝都行。

  赵国栋随手打出干啥两个字,对方接到赵国栋的回话,却变得爱理不理,半晌没有回音,好一阵之后才回了一句没事儿,都过去了。

  赵国栋觉得很奇怪,先前连续不断的招呼自己,这会儿却没有了声音,不过这女孩子都是这种情绪化动物,赵国栋也不在意,所以也就没有多管,只是在几个论坛上随意点击,寻找着各种新鲜信息。

  一个叫曲州风月的地方论坛上的一则消息引起了赵国栋的兴趣。

  消息是一个叫曲州钓翁发的帖子,主要是说曲州市曲溪区官*商*勾*结,境内著名的天宝温泉及所在天宝大酒店被外来商人无偿获得,造成巨大国有资产流失,当地领导欺上瞒下,酒店原有职工反应问题无门,群情激愤。

  虽然主贴言语很隐晦,但是后边跟帖的言语却是相当犀利,东一句西一句也是捅出了不少内情,目标也是直指曲溪区当地主要领导在这个问题上有猫腻。

  赵国栋对曲溪区区委书记周应宝也有些印象,这位区委书记是这一次曲州市委上报的曲州市副市长人选,赵国栋到曲溪考察时,也和这位曲溪区委书记有过接触,很精明能干的一个区委书记,在曲溪区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赵国栋对其印象还不错。

  在基层干部中,当县区委书记强势一些不应该算是缺点,如果能够把握住一个度,甚至应该算是一个优点,这是他的看法,他在担任花林县委书记和西江区委书记也就有这种风格,所以也对这样的区县委书记有一些天然好感。

  一个优柔寡断畏首畏尾缺少担待的区县委书记只会丧失发展机遇,不利于引导一地社会经济事业发展,在一些复杂地区更是如此。

  赵国栋记得他到曲州调研时,曲州方面还将天宝大酒店的出售作为一件招商引资的大功绩来宣传,认为盘活了存量资产,解决了一个长期亏损的国有企业生存问题,企业职工也得到了妥善安置,社会反映良好,而接手者也承诺要加大投入对天宝大酒店进行改造,将天宝大酒店建成一座四星级酒店,同时充分利用天宝温泉的优势资源进行开发,要把那一片建成省内著名的温泉疗养区。

  赵国栋记得自己当时还专门会见了几个天宝大酒店的原有职工,几个职工都是对天宝大酒店的未来充满信心,当时申请模样也不像作假,而自己和他们攀谈时他们也对天宝大酒店的来龙去脉十分清楚,不像是外人来作秀,自己还真觉得曲州市在处置破产企业下岗职工问题上工作做得相当扎实,是一个典型范例,值得大书特书呢。

  没想到会在网上却传出了这样的消息,这让赵国栋也是相当困惑。

  不能说网上的消息就一定是真实的,但是赵国栋的直觉告诉他自己,这个天宝大酒店的转让上有问题,按照现行程序一般说来都应该是采取拍卖程序,但是天宝大酒店的转让据说因为考虑到负债资产过重,而解决职工问题负担过大,几次准备拍卖都无人报名,但是最终处理出去却能引来这样一位投资商来大手笔投入,的确有些蹊跷。

  而当初对天宝温泉的处理在介绍中也比较含糊,由于当时赵国栋调研主要是地方基层组织,天宝大酒店作为一家已经转制为民营企业的企业赵国栋并不太关心, 所以也没有放太多心思在其上,结合着这些网上透露出来的一点一滴,赵国栋倒是觉得这个天宝大酒店的确存在一些问题,也许自己该把这个问题给纪委那边说一说,只不过这种事情自己也要过问插手,是不是显得手伸得太长了一些?

  如果没有问题,没准儿就会有人在背后戳自己的脊梁骨说小话了。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那个叫人生几何的丫头不就是曲州人么?不知道她对这个情况是否知晓一些?

  [w w w .bxw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