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节 乘势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节 乘势

  “嗯,既然我们三个的意见都统一了,我想就要尽快形成部务会议纪要,老田,通知潘巧,让她通知其他几位同志,下午召开部务会议研究人事问题,让她列席做好记录。”赵国栋点点头,“还有就是朱廷东的市委副书记由谁来接替的问题,这里我们也简单议一议,看看有没有合适人选。”

  田永泰和纪紫兰一时间都没有搭腔,这个曲州市委副书记也是一个紧要位置,杨明举在这次事件中究竟有多大责任现在还不清楚,就算是现在省委出于稳定局面考虑暂时不动杨明举,但是等到这件事情慢慢淡化了,曲州局面逐步稳定了‘杨明举离开只怕也是必然,而谁来担任这个市委副书记没准儿就是一个进军市长的有力人选了。

  “赵部长,这个人选要看是从曲州现有班子里产生还是从省里边选派或者从其他地方调任?”田永泰也不废话,径直问道。

  “曲州班子里边产生不妥,尤其是现在曲州班子成员里究竟还有没有人牵扯进去都很难说,还是要考虑从省里选派或者其他地市中调任吧。”赵国栋毫不犹豫的道:“我现在心目中也没有合适人选,你们俩都琢磨一下,这个人选很重要,出不得半点砒漏,而且也要选一个政治可靠,作风踏实,也要拥有一定政策理论水平的干部去,我个人意见还是倾向于在省里边选一名干部过去。”

  曲州窝案震动全滇,辜英海的落网直接导致了多名副厅级干部和处级王部的落马,曲州常务副市长何晓凡,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邢岗都被卷入其中,省委工作组一行十多人坐镇曲州,由工作组组长省委副秘书长曹瑞川临时主持曲州市委工作。

  “不能再拖下去了,正阳书记,工作组的职责只能是稳定曲州局面,而无法做到让曲州的发展顺畅进行,现在一晃就是两个星期过去了,我觉得省委应该果断确定下来班子人选,及早上任。”褚柳皱起眉头坐在蔡正阳办公室里,沉声道:“出了问题我们就解决问题,那边工作也不能耽搁,这不矛盾。”

  蔡正阳也知道拖下去不是办法,但是曲州班子一下子坍塌了大半个,一下子就要班子抽搭起来,也是件难事儿,杨明举虽然目前还未反映出大问题,但是谁能保证不在日后的调查中翻出什么来?其他班子成员呢?

  但是拖下去可能会更麻烦,现在只能就事论事,目前那些出了问题,必须要马上安排上任的就要立即扶上马,至于其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真的查出问题,又再来补缺。

  “国栋,你们组织部那边有没有考虑成熟的方案出来了?”蔡正阳沉声道。

  下了决心其实也就简单了,现在陶和谦和张保国都有些惶惶然,这种不安情绪让不少干部都是忐忑不安,毕竟两个重要领导与曲州方面的关系大家都很清楚,会不会有什么牵扯也是很多人量为关注的l这甚至影响到整个省里边局面的稳定。

  蔡正阳最为担心的还是省里局面引起中央的关注,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所以他宁肯在一些方面让一让,比如让许望江出任曲州市委书记,也要把局面尽快稳定下来。

  “嗯,部里边综合了一下意见,建议许望江调任曲州市委书记,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岳宝相出任曲州市委副书记,这两个人选部里边经过考察,觉得比较成熟,常务副市长的职为,部里倾向于由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茅巨成担任,根据部里和纪委那边了解,茅巨成和辜英海关系很一般,而且也比较洁身自好,另外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问题上,部里还没有成熟人选,如果一定要考虑的话,可以考虑从省里边调任过去,现在部里边也正在考察。”

  关系很一般言外之意也就是不好,茅巨成在每来的曲州市里边属于边缘化的人物,虽然资格很老,但是却受到辜英海的排斥,而且与杨明举关系也很僵,拿当地干部的话来说,基本上属于游离于曲州政坛主流之外的边缘人物,无论是在市委常委会里,还是在其他问题的发言权上,都可以忽略不计。

  “那好,就趁着这个时候把有些事情先定下来,无病,你给和谦省长与保国书记打电话,请他们过来一趟,开个碰头会,你也参加吧,如果可以就把这几个人定下来,不成熟的就暂时搁一搁,部里边抓紧时间考察。

  “蔡正阳也是说定就定。

  ……‘……‘……”‘………………‘……‘……‘…………‘…………,‘……

  碰头会终于散了,实际上却定这几个人选并没有花多少时间,许望江出任曲州市委书记这个建议让陶和谦与张保国都有些意外,当然意外中也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间或夹杂一丝感激。

  蔡正阳的这一意见让他们很是感慨,不能不说蔡正阳站的高度和表现出来的胸襟让人无言以对,陶和谦和张保国都没有任何意见,表示完全赞同蔡正阳的意见,能够让许望江出任曲州市委书记那几乎就是对陶和谦政治威信和政治影响办的一个保护。

  赵国栋回到办公室里刚坐稳,商无病就走了进来,后边也跟着一位。

  “国栋,晚上有没有安排?”商无病和赵国栋也很熟悉了,“如果没啥特别的,我就先预定喽?我知道你是大忙人,不过宝相这一次我得先道谢了,宝相也一直在说要和你喝杯酒,正好今儿个合适,怎么样?”

  在得知朱廷东落马之后商无病就给赵国栋打了电话,请他在研究考察曲州市委副书记位置上帮忙考虑一下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张宝相,这也是商无病第一次开口,赵国栋当然不好推辞,好在张宝相的表现在省里边也是有目共睹,只是提拔起来任副主任时间稍稍短子一点,在省委办公厅几位副主任里边排名最后,不过在这种非常时候,关键是要政治立场坚定,政治素质过硬,而这两点张宝相都绝对没有问题。

  “赵部长,我面薄分量轻,但您得给商秘书长一个面子,您来滇南这么久,也少有到我们这边来坐一坐,让我们省委办想替您写点东西都没有机会,谁让你们组织部办公室几个笔杆子那么厉害呢?”张宝相是北方人,一口标准的天津话,天津卫的味道十足,听起来很有味道。

  ‘呵呵,宝相主任,甭那样说,不过我还是先要道喜了,虽然明天常委会才会正式定案,不过我估摸着今晚预先庆祝一下也不为过,好时光难得啊。“赵国栋也笑了起来。张宝相是一个挺爽快的北方人,当然爽快并不代表没有头脑,跟商无病跟得挺紧,也很受商无病信任。

  这一次有机会外放,商无病第一个考虑到他,除了两度打电话之外,为此还专门登门面见自己谈了张宝相的事情,足见两人关系,当然这也得到了蔡正阳的首肯,赵国栋在蔡正阳面前稍稍露了一点风声,蔡正阳没有反对,估计商无病平时也是在蔡正阳面前提及过。

  “那赵部长,我们可就说定了,您这边还有谁?”张宝相笑嘻嘻的道。

  “唔,那就把永泰叫上吧,这段时间他也忙得够呛,让他今晚也轻松轻松,紫兰部长是个女性,还得顾家,今儿个就不喊她了。”赵国栋想了一想道。

  “嘿嘿,紫兰部长的酒量那可是在组织系统有口皆碑的,当然,她不能和您赵部长比,商秘书长在我面前可是老提您的酒量在咱们省委都是数一数二的,今儿个,我得好好敬您几杯。”张宝相恭维道。

  月票又滑落了一位,真是纠结啊,算了俺不单章了,省得招人厌,但兄弟们一定要记得投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