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一节 换手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一节 换手


  倒是杨明举这个人很有些分寸,性格也要阴沉老赫许多,虽然在魄力和手段上没有辜英海的雷厉风行气势,但是提出的一些东西也是可圈可点,在许望江看来,其实杨明举的性格似乎更适合市委书记,而辜英海则更适合市长,这样的搭配才是合理的。

  只不过从来也就没有这种说法,即便是发生了这类事情,现在闹得沸沸扬扬,但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历来是国人的性格特征,许望江相信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科学的监督机制,这样的事情还会屡屡发。

  ‘坐“

  简短一个字让许望江感觉到陶省长似乎一下子瘦弱了许多,平素保养得光鲜水滑的面颊上老年斑似乎在一夜之间就浮子出来。

  “省长,是不是有什么工作安排?”许望江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我是来通报一声,可能明天省委常委会要通过你的人事变动。”陶和谦没有绕圈子,“你要到曲州担任市委书记。

  “曲州?!”许望江吃了一惊之后随即低头想了一想,然后才抬起头来,“楚州这边谁来接老贺的摊子?陈忠敬?还是别的人?”

  “陈忠敬吧,你现在别管楚州的事情了,尽快熟悉曲州这边情况,稳住阵脚,不要影响到曲州大局。”陶和谦心中微微一叹,虽然表面上蔡正阳是放丁一马,但是楚州这动仇就顺理成章的变动了,当然相较干曲州,楚州地位又不可同日而语了,“曲州的重要性你知道,我希望你能在曲州好好干出一番事业来‘让那些希望看笑话的人闭上嘴。”

  陶和谦话语中已经隐隐有一丝情绪化在其中,许望江心中也有些感慨,这一轮风波竟然会是这样一种方式卷起来,自己还一门心思打算接任楚州市委书记,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一转眼却成了这样一副光景。

  “已经定了么?”许望江知道自己这话有些多余。

  “嗯,定了,杨明举暂时不动,但也只是暂时,所以你要在最短时间内熟悉情况,进入角色,切实履行起作为市委书记的职责来,记住,你是市委书记,不要被外界那些风言风语所左右,该怎么就怎么,就像你在楚州干的一样,拿出魄力和雄心,做出一番成绩来!”陶和谦眼角有一丝湿润,楚州换曲州,这一步未必划算,但却不得不走。

  纷纷攘攘的这一轮人事调整竟然是以当初认为最为平稳的曲州人事天翻地覆拉开序幕,见识了曲州人事调整的轰轰烈烈,后边诸如楚州、澜沧等地的调整就很难调动人们的胃口了,当然除了那些当事人以外。

  许望江出任曲州市委书记,杨明举依然留任曲州市长,省纪委x省监察厅对于杨明举在工作中的一些错误也给予了严厉批评,并给予了纪律处分,但是这已经大大出手很多人预料了,本以为杨明举会随着辜英海的坠落一样跌倒不起,没想到杨明举却能脱身而出,保住了市长位置,不能不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张宝相出任曲州市委副书记,茅巨成出任曲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这两个人选也在意料之中。

  张宝相来自省委办公厅,也代表着省委对曲州下一步工作的关注重视,而茅巨成作为能够在陶张系势力夹缝中生存下来的角色,自然也有其不凡之处,而也有不少人隐隐约约知晓,他这一次的晋位常务副市长和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赵国栋的力荐有相当大的关系。“夜白,啥时候我还得感谢一下你们赵老板呢。”等到两家人都已经上了车,曹子达缓缓启动车,驶出小院。

  “怎么,就为你这个常委办主任位置?”方夜白笑了笑,拍了拍自己儿子的头,示意儿子坐在后边他妈那边去,“不是你们商秘书长看中你了么?怎么又扯到赵老板身上来了?”

  两家人关系一直挺密切,这九月刚开学,秋高气爽,孩子们学习压力也不大,趁着这个星期天,两家人邀约着一起到野鸭湖去踏青散心。

  “商秘书长恐怕心里边还有更合适的人选,这一点我心知肚明,把我放到常委办主任这个位置上,没有你们赵老板的提携,怕是不可能。“曹子达一边开车一边道:“夜白,是不是你帮我在其中说和使了劲儿?”

  “子达,你觉得我有那么大能耐么?如果你说你是其他省直机关部门的我还能说两句,可你在省委办公厅下边的常委办,能轮得到我说话?怕是赵部长的话你们商秘书长能不能听还未可知呢,他可是蔡书记面前的大内总管。”方夜白连连摇头表示不敢贪功,又有些疑惑,“你说是赵部长找你们商秘书长说了话?”

  “应该是,我听说办公厅党组会议上,商秘书长直接提名我接任已经到办公厅当副主任的4主任位置,很多人都有些意外,下来吕秘书长通过侧面才了解到,说是赵部长直接和商秘书长提了我的名字。”曹子达也有些惊讶,看方夜白的表情不似作伪,他还以为是方夜白在赵国栋面前帮自己使丁大劲儿呢,没想到方夜白对此一无所知。

  “那是不是你有啥事儿给赵部长印象特别好特别深?”方夜白抚弄着下颌沉吟道。

  “不可能,赵部长基本上没有来过我们这边,我就是有心想要在他面前表现也没有机会啊。”曹子达表示不可能。

  “那可就奇怪了,难道是赵部长一眼就觉得你这人投楔“方夜白也百思不得其解。

  “觉得我投缘?那也要有机会让我表现啊,如果真觉得我投缘,那还不如把我放出去得了,这一次这么多机会,放哪儿也是锻炼磨砺的机遇啊。”曹子达有些遗憾的道。

  “得了,你才副处,就算这回升一格也不过正处,你出去能担任个啥职务?县委书记还是县长,咱们部里可都是管副厅以上的干部,这处级干部还不够格呢。”方夜白哂笑道:“要下去你也得在这常委办主任干上一年半载再下去不迟,那样安排也要稳妥得多,你要真想下去,等翻了年,我去找赵部长说说,找个机会咱们一块儿下去。”

  “夜白,你也想下去?”曹子达眼睛一亮。

  “子达,不是我们想不想下去的问题,而是咱们要想干点事业出来,就老在这机关里呆着行么?以前在下边干那点老本儿都快吃光了,下边现在情况怎么样,咱们现在不也是似是而非,要想真正做点事情,做出点事情,那还的到下边去,所以我们必须得下去。

  方夜白倒是把这一点看得很穿,机关里是打熬资历的地方,真正要趁着年轻下去干点实事,这也才不枉搏到现在这个位置上,自己现在也是正处级了,下去就算是平级担任个区县长,也算是一方主官,也能实实在在做点真正于国于民于己有利的事情。

  车稳稳的上了通往野鸭湖的道路,前面一辆奥迪车牌号是异常的熟悉,连曹子达都忍不住噫了一声,方夜白更是看得明白,”咦,是赵部长的车,他好像也是去野鸭湖呢。“

  “夜白,你们赵部长家属好像不在昆州吧?他一个人也来野鸭湖散心?”曹子达很好奇。

  “嗯,他家属好像是外事武官,但是好像听说调回国了,在京里吧,没见来过。”方夜白对于领导的家事儿一直抱着不闻不问的态度。

  “蔡书记也经常在野鸭湖这边,没准儿你们赵部长就是去觐见蔡书记呢。”曹子达随口笑道。

  “有此可能,他们这两巨头一碰面,不知道又有多少人的命运会在他们的对话中决定。”方夜白也是笑着半开玩笑,“但愿我们俩的命运别被他们一言而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