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二节 标准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二节 标准


  大局巳定,但是后续工作依然繁杂。

  滇中、滇西南以及滇西北几个地市州党政主要领导陆续砖壑到位,陈忠敬出任楚州市委书记,市长人选则由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出任}红山州州长人选也终于明确,省委副.秘书长齐鹏出任.,这也是.蔡正阳钦点

  主娄领导基本到位,但是各地市川班子成员还有不少调整空缺,在这个问题上赵国栋建议不宜一次到位,可以适当放缓节奏,成熟一个,补充一个,.没有成熟人选.,可以哲时搁置,多方面进行考察,确保宁.缺毋溶¢

  这段时间里不仅仅是赵国栋忙得不可开交,田永泰和纪紫兰也几乎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一**调整中耒.每一个位置的人选都关系到一干,干部甚至几个干部一辈子的政治命运,谁岭不敢轻忽懈怠。

  ·.赵国栋岭很放权,尤其是在一般地市州的班子成员以及省直机关部门班子成员的第一轮筛选都基本上交给了田永泰和纪紫呈来牵头摸底考察,然后提出意向性的意见,田永泰负责地市州人选,而纪紫兰则主要负责省直机关部门人逸。

  田永泰和纪紫兰也是老组干了,但是也是第一次应对这样重要的人事调整,而且赵国栋一下苦把权力交给他们俩,们们俩也是深感责任重大。

  “起部长,秦部长走之后,咱们部里就一直缺个副部长,老廖又不怎么过问这边的事情,我和紫兰部长觋在都觉得有些吃不住劲儿了,您看是不是尽早考虑副部长的问题?”田永泰来到赵国栋办公窒时,都忍不住活动了一下身体,运段时间连轴转,真还有点吃不消了,而纪紫兰今天更是直接请了病假,说是要在家里休整一天。

  “嗯,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考虑,我的意见还是在咱们部里产生,

  我也知道几个部务委员都在眼巴巴的望着呢。'”'

  “嗯,这是应该的,咱们部里副部长人选也应当要有从咱们部里自己产生的,否则这会让部里其他同志感觉到失落,包括我和紫兰部长在内都是外边来的,也听到一些声音,所以我觉得应该考虑这一点。”田永泰也笑着道。

  现在组织部里除了廖刚是从组织部里一步一步起来的,其他凡人都是外地外部门调耒,赵国栋就不说了,包括原来的秦力在内.田永泰、纪紫兰都是外单位调任,迳对于部里几位部务委员也是一大打击。

  “永泰,你这个观点我不赞同,我觉得如果一直在部里边工作我觉得反而不利于成长和锻炼,没有基层工作经验,你怎么了解基层?怎么知道基层最需要什么样的干部?光凭下边地市州委的汇报就能行?我觉得悬。组织部是干什么的,两大工作,组织建铍和干部建设,其中组织建设还要排在前面,当然在实际工作中,组织建设要通过干部队伍建设来实现,这就需要我们的组织部门领导必须要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

  赵国栋的这番话实际上也就是为这一次的部里的副部长竞争人选划了一道线,现有的几名部务委员中,只有干部二处处长孙幼来是从昭达地委组织部副部长调过来的,也深得赵国栋看重,其他儿位基本上都是在组织部里成长起来的干部,即便是有基层工作经验,但是都时间很短,这显然不符合赵国栋心目中的标准。

  实际上田永泰也发现赵固栋在工作中的喜恶也比较明显,从基层中起来的,尤其是有丰富基层工作经验的,如果在理论水平上又一套的,就很受赵国栋青睐,相反光有理论水平,但是缺乏基层工作经验这一类干部『赵国栋就不太感冒,甚至,明显流露出不能委以重任的态度。

  “赵部长,我觉得像丁华和樊跃波他们两位工作能力也都不

  猎,”田永泰尝试性的分辨道。

  丁华和樊跃波两位在部里边也是挑大'梁的角色,一个是干部三火的处长,一个是干部监督处处长,同样也很得起国栋信任。

  “他们俩是不错,但是丁华没有基层工作经验,这是他日后成长最大障碍,而跃波只是在昆州市委组织部干过一段时间,甚至不能算是基层,在我心目中,缺乏一段时间的基层工

  作经验是人生一大遗憾,所以我一直在考虑,要让他们两位到下边去锻炼锻炼,在这个问题上我已经向正阳书记和保国书记汇报过了,他们也赞同我的观点。”

  赵固栋的语气不容置疑,“组织部的干部不能只会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也不能仅限于会下去考察溜一囡,这里瞅瞅,那里看看,然后就是大马金刀坐在那里听下边组织部的反映,你得能有独立应对处理事务的能力,这一点相当重要,永泰,你也是基层出来的,你凭着良心说说咱们部里这些个干部们,处级副处级一大堆,在基层干过实际工作的有几个?这个部委调到那个部委,整天干的都是坐办公室写写画画的活儿,真要把他们扔在那个偏远县当县长县委书记,切实-扛起一个地方发展的具体工作担子,他们能不能吃得消?”

  赵国栋的话语来得太凶猛火辣了一些,让田永泰都觉得有些吃不沽,这个时候潘巧刚巧进来,请他签字,对方可以说这话,他田永泰可不敢随便接腔,真要被部里边这些个干部们听着了,那心里还不知道要腹诽多久。

  潘巧也听到了赵国栋有些犀利的言辞,不过地并不感到意外。

  给人的感觉赵固栋似乎对部里边的工作能力颇为质疑,尤其是缺乏基层工作经验的干部更是难得获得赵固栋的认可,这一点潘巧是早就知道了,在宁陵工作期间市里边干部都知道赵国栋偏爱从区县起来的干部,而对市直机关各部门的干部不太感冒,即或是市直机关的优秀干部也多半要被放到基层区县去打磨一番,就像当时的市招商局长崔秀夫和市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局局长周重一样,都被搁在了一县区的县区长的位置上,很多人都认为这就是表示要重用的前兆。

  不知道赵国栋的这种观点是不是源于他本人也是从基层起步的缘故,但是在宁陵这一点被坚实的贯彻了,看来到了漠南,赵国栋也把他这个观点带到了滇南省委组织部了。

  而他的这个观点一旦在漠南省委组织部被确立下来,也许就持影响到这一批甚至是一代干部,那种指望坐在机关里悠哉游哉的享受茶水报纸,然后背着手坐车下去晃荡一囡就算是完成了自己工作任务的干部就合渐渐被冷落,取而代之的是要想受到重用提拔,先到下边去干几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叟,看看你是否具备独当一面或者说处理各种具体事务的良好能力.只有过了这一关,你才算是一个真正合格的领导干部。

  赵部长,工作有分工,也各有所长,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您有的要求有些过于苛刻了,而且我觉得即便是有些同志没有在基层干过,但是在现有领导岗位上一样干得很出色。”田永泰觉得不能这样一棒子就把所有人敲死,所以还是据理力争。

  “我没有说他们瑰在干得不好,但是我觉得他们要想提升自我全面能力,要想干得更好,要想在更重要的岗位上发捧自己的能力,就必须要到基层实打实的打磨一段时间,这是我历来的观点。”赵国栋言辞铿锵,态度也很坚决,“永泰,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组织部要形成一个制庋,要主动把我们组织部干部交流出去,到地方到基层去任职锻炼,尤其是一些优秀干部具有发展潜力的干部,更要如此,不要把他们都放在温室里搁着,在基层的工作会让他们受益匪浅,我相信你自己也应诶有这方面的体会才对,不能因为到了组织部也变得本位主·义了。

  赵国栋笑了笑,“潘巧,把我这个观点记下耒,传达给部里边各位部务委员,下一次部务会议上作为专题提出来,请各位部务委员就这个问题作评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