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四节 谋发展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四节 谋发展

  赵国栋抵京时,韦文明和叶庆川已经在机场迎候着了。

  他们俩比赵国栋先到京几天,主要也就是打打前站,昆文高速公路的运作已经走上了正轨,叶庆川在京里也还有些门道,商务部与国家发改委和交通部多多少少有些联系,就算是他叶庆川面子不够,也能请出本部门一两尊大神来帮忙联络沟通一下,这样比起那些两眼一抹黑就敢来京的地方干部要好得多。

  京官架子大,一般省里边的厅长到了这里,基本上都只有排队搭桥的份儿,就算是副省长,那也要看平时和部里边走得近乎不,否则那也可能把你搁在边上凉上几天也能很正常。

  文城地区驻京办条件不算好,这些个老少边穷地区在京里的驻京办只能说是起到一个牵线搭桥和帮着买买飞机票,提供一下京城餐饮住宿的情况,仅此而已,你要真正指望这些驻京办能够和各部委拉上多么密切的关系,显然不现实。

  赵国栋倒是不太介意这些,京里边他比一般人要熟悉一些,毕竟在这里呆了半年,至于说交通部和国家发改委那边,他也有些关系,但是昆文高速公路不是一个小项目,投资额度相当可观,就算是国家发改委对这样的项目也得走相当复杂繁琐的程序,每一个环节都得走到,往往像这样一个项目程序走完,没有一年半载想都别想,尤其是前期的评估就是一个既耗时又耗力的活儿,而且必不可少。

  “情况怎么样?”赵国栋招呼着两人上了滇南驻京办的这辆别克商务车,一边随口问道。

  “有喜有悲,喜的是交通部这边对于昆文高速公路还是比较支持,据说是佑慈部长回京之后就派人专门落实这项工作,现在交通部这边的一些初步意见已经报到了国家发改委,悲的是,各省现在都对基础设施项目追得很紧,国家发改委那边这种项目排号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轮到咱们,前景黯淡。”韦文明一边摇头,一边有些沮丧的道。

  “大家都不傻,去年中央政策调控,压缩基础设施间投资,今年政策口袋放松了,谁都想把去年失去的夺回来,自然一窝蜂都拥上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赵国栋也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一个短暂的调控之后肯定会迎来一波**,这样其实并不科学,但是有些东西却不仅仅只从经济角度来考虑问题,同样要站到政治高度来看问题,去年那种态势之下不压一压收出收,民间反应很强烈,现在各省利用投资来拉动经济发展的**都很强烈,投资冲动也很强劲,中央在这个问题上也是声音不一,所以体现在政策上也有些零乱,才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一说。

  “可是赵部长,咱们滇南情况不一样,这一次总理来咱们滇南考察,态度也相当明确,咱们滇南是通向东盟和南亚地区的桥头堡,基础设施落后严重制约着我国与东盟和南亚地区的政治经济贸易往来,而且也容易形成塌陷效应,专门指示中央各部委要对滇南的基础设施建设给予优先考虑。”

  叶庆川也有些不甘心,原本以为总理来滇南考察发了话,有这尚方宝剑在,应该说无往不利才对,但是没想到到了京里才发现形势的严峻性,发改委这边一大堆这样的项目,都是等待着过关,而基本上每个项目都或多或少有某位领导的发话或者批示,即便是这样,国家发改委一样把你这些项目榈在一边,一个一个来,丝毫不会因为你觉得这个项目多么急多么重要就能优先考虑。

  当然,如果你的项目真的重要到总理亲自亲批限时办结,那又另当别论,比如像滇缅高速和滇缅铁路这样的项目,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不需要任何人打招呼,也不需要你去催促,那也是雷厉风行,绝对会以你想象不到的高效率给你拿下来。

  “庆川,你也是中央部委出来的,这里边门槛里道难道你还不清楚?部委里边这些个司局长们比猴还精,哪些需要马上办,哪些可以搁一搁,哪些可以酌情办理,哪些则可以打入冷宫,你报上去他嗅一嗅就能揣摩出个**不离十,我估摸着这种事儿你在商务部里怕也没少做吧?”赵国栋斜睨了叶庆川一眼,似笑非笑的道:“现在体会到下边办事儿的难处了吧?日后若是有机会回到这些部委里,可千万别难为咱们这些下边跑腿的了。”

  叶庆川被赵国栋这一番话说得脸皮子有些发烫,这位赵部长可是太精明了,他也是在能源部干过的,对于这些门道也不陌生,和这种领导打交道干事情既觉得来劲儿有奔头,但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想要糊弄他个啥,那是自取其辱。

  “这昆文高速公路是咱们自己争取的,总理当时听取了我的简短汇报,没有表态,也就是说这就是一个可上可下的项目,如果运作得好,那也能推上去,把握不好,搁上三五年也有可能,说穿了,就得要看咱们的谋划运作了,要不跑部进京这一说怎么能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那赵部长,现在咱们该怎么办?”韦文明是最为担心的,昆文高速公路这个项目一传出去就在整个文城引起了极大反响,这风声一传出去,可以说牵动了文城几百万人的心,现在文城地委行署也很有点骑虎难下的境地,如果这个项目真的黄了,那文城地委行署就真的难以向几百万文城老百姓交代了。

  “庆川,你应该也熟悉这一套流程了,你说说打算。”赵国栋也觉得此事颇为棘手,叶庆川应该有些门道,而且新任专员不久,肯定也想为文城做点实事证明自己的能力,在这件事情上也应该是不遗余力的,

  “赵部长,不瞒您说,在您来之前,我和韦书记也跑了几趟交通部和国家发改委那边了,交通部那边没啥问题,全力配合,但是国家发改委这边门槛不好迈,我也找了一些领导帮忙协调沟通,但是难度相当大,实在是像昆文高速公路这样的项最*好书*城}}目太多,而且希望中央财政拿钱出来,这就是一伞最大的难题,如果说省财政或者其他其他渠道筹资,就要容易许多。”叶庆川也不掩饰,“关键就在于这一点。”

  “嗯,我看你还藏着半截话,说吧,有啥想法。”赵国栋感觉到叶庆川大概也有一些偏门想法了。

  “嘿嘿,赵部长我这还是跟着您学的,昆文高速公路要想快速过关,还是得解决谁出钱的问题,中央财政每年用于基础设施投资的馍馍就那么大一块,盯着人太多,也不怪发改委这边像护犊子一样卡着,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变换投资来源,解决了这个问题,发改委这边问题就不大了。”叶庆川解释道。

  “省财政也很困难,不太可能在昆文高速公路上出钱,今年到明年省里边的基础设施投资重点还是放在滇西和滇西北那边。”赵国栋摇摇头。

  “这我也知道,我的想法还是采取BOT或者BOOT方式来运作。”叶庆川盯着赵国栋道。

  “BO,昆文高速公路对于文城发展很重要,但是对于投资商来说,他们要考虑回收成本和利润,我估计要找到合适投资商的难度不会比闯关发改委小。”赵国栋似乎早就料到了叶庆川会有如此一说,很冷静的分析着。

  “至于BOOT方式虽然只是BOT方式的一个变通形式,但是在政策层面上却比较敏感,事实上这也就是一个国家对公共基础设施私有化程度的容忍度问题,如果从我个人观点来说,像昆文高速公路并非国家主干线,采取BOOT方式并无不可,甚至国家或者地方政府也可以采取参股项目公司的方式来削减这方面担心,不过从国家层面上来看,在我国高速公路建设史上尚无先例,好像在政策方面也有限制,能否破关,我无法断言。”

  赵国栋很精准老练的分析让叶庆川也是大为服气,他原来还有些觉得赵国栋在宁陵时大搞公路建设的BOT不过是借花献佛,没想到他对这方面的政策了解如此透彻深刻,指出的问题都是现阶段无法逾越的政策壁障,这也是他最为苦恼的。

  昆文高速公路对于文城地区的发展至关重要,但是由于文城地区经济发展滞后,而且石灰岩溶洞地质条件复杂,投资金额大,什么时候能够收回投资成本也是一个很难预测的问题,也就是说投资商风险很大,未必能够找到合适的投资者。

  看到韦文明和叶庆川都像是被戳破了的皮球一般蔫了气,赵国栋也有些好笑:“怎么,就这么点事情就把你们给打趴下了?打算放弃了?我可没有这么快就打退堂鼓的习惯。”

  第三更送到,兄弟们看书之余,检查一下票篓吧,没准儿已经产生出一张月票了呢?轻轻投给老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