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五节 生活如斯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五节 生活如斯

  韦文明和叶庆川眼睛都是一亮,赵国栋说话从不无的放矢,既然这话露出来风声,也就意味着他就有其他路子。

  “庆川你的路子没错,关键在于如何***作,昆文高速公路投资额相当可观,但是咱们好歹也是把这个事儿向总理汇报过,无论是国家发改委还是***都不至于留难咱们,所以可以在方式上做做文章,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走民办官助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主体投资者可以多元化有些,外资也好,民资也好,国资也好,都不受***,二来,可以申请***的高速公路建设补贴,这方面我想我们可以做到,佑慈部长口口声声称要支持民族地方的经济发展,基础设施上的投入就是最大的支持,昆文高速公路可以搞投资主体多元化,方式也可以灵活变通,但鉴于情况的特殊,我想部里边给点补贴应该是可行的。”

  韦文明和叶庆川都是暗自点头,赵国栋的这个折中意见可以减轻各方压力,投资主体上多元化也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诟病和非议,当然关键一点还是要在投资方式上的变通,减轻投资者风险,他们才会感兴趣。

  “除了争取部里的支持外,省里边我想也可以酌情争取一些税收减免政策,聊胜于无。”赵国栋又想了一想,“这里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尤其是boot的具体***作方式上也还有很多商榷之处,文明,你和庆川回去之后还得要和省发改委和省交通厅衔接一下,看怎么来具体运作。”

  赵国栋把基本调子定了下来,韦文明和叶庆川心中也算是放下一块大石头,有了目标就好,至少可以知道该往哪方面使劲儿,不至于东一榔头西一***没个准星儿,而且赵国栋来了,自然他就要扛起重担,自己两人也就是搭边配手的活儿了。

  回到家中,赵国栋静静的坐在沙发里,享受着难得的安闲,和以往回到这里感觉大不一样,现在家中充满着一种温馨家庭气息,嗯,有点像自己回到罗冰或者徐春雁那里的味道,就是家庭的感觉。

  赵国栋自我解嘲般的摇摇头,自己算是有几个家?只怕这个真正的家自己却是回来最少的,斑斑点点的细碎事儿流淌在心间,让赵国栋有些出神。

  一个个鲜活的女人形象在脑海里走马观花般的掠过,瞿韵白的雍容,程若琳的浪漫,徐春雁的温柔,罗冰的沉静,古小鸥的爽朗,还有乔珊,这一幕幕都像是突然从脑海间蹦了出来,却是在这个时候,让赵国栋一时间想得有些痴了。

  猛然间赵国栋觉得自己似乎对于周围这一切是这样的陌生,窗明几净的客厅,摆放在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壁挂式液晶电视似乎可以映出人影,淡麻色窗帘半遮半掩,沙发上两个靠垫随意的摆放着,摆放在角落里那盆盆栽依然青翠欲滴。

  突然一瞬间里先前那一股子淡淡温情也一下子消失无踪,自己似乎不像是属于这里,他有一种想要拿起包赶快走人的***。

  努力的压制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赵国栋深呼吸了几下,让自己有些澎湃的心潮慢慢平静下来,生活就是这样,你不能因为某个时候的感觉而改变一切,发生了事情依然存在,各自还会按照各自的轨道行进,一切还要照旧。

  想通了这一点,你就可以坦然的面对这个世界。

  刘若彤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行政班,上合组织秘书处的工作其实并不复杂,只不过刘若彤所从事的工作相对复杂特殊一些,但即便是这样比起他在中亚和伊朗的使馆从事的工作来,也要轻松不知道多少了,这样刘若彤也有更多的时间来从事她自己感兴趣的外交情报分析工作,而不是琐碎的收集整理工作。

  上合组织的影响力在稳步扩大,而且紧密化趋势也日益明显,从***军事领域迅速向经济文化贸易领域全方位铺开,而随着经济贸易领域的往来日益密切,中国在上合组织的地位和影响力也在稳步提升,俄罗斯一些媒体已经在惊呼俄罗斯在上合组织的影响力已经严重落后于中国,所以俄罗斯也力图通过军事力量方面的展示来强化作为大国的影响力,和平——2005联合军演不过是一个缩影。

  刘若彤的生活一样充满了节奏韵律,每天早上四十五分钟的锻炼,慢跑,跳绳,柔道,然后一杯牛奶,几片面包,一个白水鸡蛋,中午到父母那里蹭一顿,然后小睡半个小时恢复精力,看看书,上上网,然后上班。

  下午下班更简单,兴趣高的时候和几个同事一块儿吃顿饭,没兴趣的就独自到哪个西餐馆或者就回家里自己做一顿简单饭菜,每周两天晚上的瑜伽也要消耗几个小时,然后就是看书上网,偶尔兴致来了也要去看看电影。

  刘若彤不太喜欢看电视,即便是看也是浏览一下新闻,或者看看科学教育频道的《探索?发现》节目,这个节目也是赵国栋很喜欢看的,在这一点上两人倒是有惊人的共同点。

  星期六星期天如果不需要加班,那么刘若彤会选择近处出游,从大学毕业之后她几乎就没有时间好好游一游京里周围的景点,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国外,即便是回京也忙于其他事务,现在可以有充裕的时间来享受这份闲暇了。

  当然这其中免不了刘乔会时不时造访一起出去,几个大学同学里关系比较好的也会走入生活中邀约着一道出游,刘若彤觉得自己正在一步一步的走近正常生活,也许这才是本该属于她这个年龄的生活。

  现在觉得事业和生活并不矛盾,也并不是一定要在第一线才能真正发挥出自己的才干,刘若彤越来越意识到这一点,随着现在情报搜集手段越来越先进,越来越多样化,怎样拨云见日,怎样去芜存菁,怎样抽丝剥茧,找出真正有价值的情报,这才是最关键的,而她和上司都发现她在这方面领域有着独特的嗅觉和挖掘分析能力。

  生活简单而不乏乐趣,刘若彤也在逐渐适应,有时候夜里躺在床上她也会想起天各一方的赵国栋,不知道他这个时候在干什么,睡觉?还是工作?一个人入睡,还是搂着别的女人入眠?这一切是否与己无关?刘若彤有时候觉得自己似乎对于这个问题太过于大度了,大度到甚至有点轻慢的程度。

  但是自己重视又能怎么样呢?现实就是如此,自己从来没有和赵国栋形成真正的夫妻关系,自己和他始终保持着这种有些怪异的关系,刘若彤虽然觉得自己似乎渐渐有些不满足于现状,但是却又对可能发生的改变现状的变化感到一些惧怕,这种惧怕感和期待感混合在一起,形成了她现在这种复杂的心态,以至于她甚至在回国大半年了,依然不愿意主动的和赵国就这个进行探讨。

  虽然这个问题终究会浮出水面,但是刘若彤还是像一只鸵鸟一般,只要能拖得一时便算一时。

  钥匙一开门刘若彤就知道是赵国栋回来了,之前赵国栋并没有打电话,也许他只是短时间的回来一趟,但是她还是有些不高兴,至少对方应该和自己打个电话。

  赵国栋被钥匙开门声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有些歉意的起身走过来,“对不起,回到家里就有些困倦了,坐在沙发上打了个盹儿,还没有来得及给你打电话呢。”

  “嗯,什么时候到的?”刘若彤心情顿时好了许多,温和的问道:“你吃饭没有?”

  “还没,怎么是打算在家露一手还是准备请我下馆子?”赵国栋也笑了起来。

  “随你的便,如果你觉得我的手艺能够满足你的胃口,我也不吝小试身手。”刘若彤也浅浅一笑,“不过味道不佳可别怪我有言在先,有时候连我自己都对自己手艺不满意。”

  “哦,心情好比什么都更重要,就在家吃一顿吧,冰箱里有菜么?”赵国栋也挽起袖子,“需不需要我帮你打打下手?”

  “那敢情好。”刘若彤回眸一笑。

  淡淡的温情萦绕在二人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