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六节 碰壁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六节 碰壁

  饭后一杯清茶,袅袅升起的水雾让整个空间似乎也变得朦胧起来。

  “这种事情好像不应该是你这个组织部长的工作吧?”刘若彤对赵国栋又重操旧业很是不解,“你们滇南分管交通的副省长呢?或者说也该常务副省长来跑一跑吧?怎么把你这个组织部长推上前台了?错位了吧?”

  赵国栋把文城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表示这包片领导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要承担起帮助所在地区招商引资拉项目,推动地方经济发展。

  刘若彤眉峰微蹙,回到国内这么长时间,她的工作范围也略略有所改变,除了本职工作之外,也需要关注国内发展态势。现下车内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发展经济上,可以说经济发展指标几乎就占据了中央对地方党政的主要考核内容,也由不得地方上各级都要不遗余力的把招商引资搞大项目列为第一要务,连赵国栋这个组织部长也不例外。

  “你打算怎么做?我觉得你这次这个项目好像没那么简单,不但引资数额大,而且风险也大,尤其是面临国内政策壁障,要想实现突破难度不小吧?”刘若彤也在逐渐适应回国后的生活,不管也承认不承认,赵国栋的工作生活同样也与她息息相关,总会下意识的牵扯也一部分注意,在日常工作中也会自觉不自觉的去帮着琢磨。

  “没有难度的事儿还用得着我出手?”赵国栋自我调侃般的笑笑,“投资金额大是一方面,而且文城地区经济比较落后,对于投资者来说,怎么收回投资成本这很关键,需要多方面政策配合支持,所以在选择投资者和运作方式上都很费思量,投资者也不是傻瓜,看不到盈利前景,他们肯定不会掏腰包,这就需要我们在工作中创新思维方式。”

  “你别夸口,有些事情不是个人能力问题,而是制度问题,BOOT方式涉及敏感领域,公共基础设施使用权可以转让,但是所有权,尤其是高速公路,好像还没有谁敢尝试工,”刘若彤也很尖锐的指出了这一点。

  “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几手准备,看来还得劳驾四姐一回,请她帮忙疏通一下融资渠道。”赵国栋很坦然的道:“另外还要好好跑一跑国家发改委这边。”

  “我估计国家发改很这边为你松口子的可能性不大,除非哪位领导能开口为你开绿灯,但作为这一级领导,在没有足够的舆论氛围准备的情况下,你沉得你有这样的能量么?”

  刘若彤说得很直白,但是很实在。

  “肯定有些问题,等闲发改很是不会为什么人开口子的。”赵国栋也知道这其中的奥妙和难度,沉吟着道:“所以我也一直在琢磨,该从什么地方来着手。”

  “国栋,我感觉,你在发改很那边运作没有多大意义,就算是发改委主任也没有这个权力,昆文高速公路三百多公里,投资至少在一百多亿,这样大一笔资金如果从中央财政来,可以说不上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说融资渠道多元化,那就意味着可能要突破一些政策界限,否则根本吸引不到投资者,这同样不是发改委可以拍板的。”刘若彤很肯定的道。

  赵国栋倒是有些对刘若彤刮目相看了,至少自己简单介绍一下,也就能把握住这其中的命脉所在,提出的问题也全是关键问题。

  “那你的意思是????”赵国栋抿着嘴问道。

  “要想办成这件事情,恐怕找一般人都没有意义了,要么要直接找总理,这最好,毕竟你向汇报过这个情况,他有印象,而且也对滇南基础设施建议持支持态度,这很重要,但是要想面见总理专题汇报这事儿怕不容易,如果换了你们蔡书记进京来也许有机会,你一个组织部长怕是难得靠上边,即使是有机会,只怕总理也不可能给你这么多时间来汇报这件事情。”刘若彤仔细的分析着。

  “我也知道这事儿难,总理虽然当时听了汇报,但是没表态,说明他也知道这条公路耗资不小,中央财政也不敢乱开口子,尤其是中央对滇南的几大基础设施建议已经投入巨大了,再随意开口子,怕也引起其他地方的情绪。”赵国栋也有些为难。

  “如果总理那里不好办,钱副总理那里也是一条路子,但那里也一样难度不小,他分管这一摊子,要想从他这里打开口子的人太多了,可以说个个背后都能牵扯出一大堆理由来,什么民族关系,老少边区,战略意义,脱贫致富,这些个理由只怕钱副总理也听腻了,除非拿出能够让他信服的理由来,否则也是没门儿。”

  钱越是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主持国务院日常工作,在经济工作中也有很大话语权,如果能够获得他的认可和支持,那么昆文高速公路这个项目不管通过何种渠道来筹集资金我,也都问题不大。

  “Darling,你这样说不是把我所有路子全部给封死了?”赵国栋摊摊手,“那我怎么回去向文城人民交待?”

  “你只能在这两条路选一条,当初你在宁陵东寨机场项目上不是通苏副总理解决了问题么?所以解决问题要抓住牛鼻子,这一次苏副总理怕都帮不上你,敲敲边鼓也许行,但是还得总理或者钱副总理点头。”

  刘若彤也很想帮赵国栋一把,但是这件事情难度实在太高,尤其是国家对滇南的基础设施建议已经相当大的前提下,你滇南还要别出心裁的弄出一条高速公路项目来,的确很难获得认同。

  一夜无话,赵国栋却有些睡不着了。

  刘若彤的话让他有些着急,但情况的确是这样,找发改委意义不大,得找到能够点头算数的,而且还得有人帮忙推动,这个项目最终要上国务院常务会议形成一致意见才行。

  但是现在着急也没有用,所以他第二天就安排韦叶庆川留上一人就行了,另外一人还是得回去主持文城地区工作开展起来,不能因为这个项目就把其他工作给搁下来。

  何况现在的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干下来,得选准实际和火候。

  叶庆川心里边也有些纠结,赵国栋在这件事情上很上心,这几天里都是在鼓捣这件事情,他陪着赵国栋也见了一些人,像那个刘乔,他也知道刘家的人。

  刘家在京里的影响力虽然远不如几十年前,但是第三代也逐渐成长起来,像刘乔即便只是在商业打拼,但是凭借着深厚的人脉关系和自身能力,中华联合投资俨然成长成为国内投资界的一条大鳄,而且中华联系投资背景不一般,香港相当一部分爱国人士和大家庭都是这家投资集团的重要股东,就凭能够用中华两个字打头,你也就知道这后边的分量。

  赵国栋和刘乔谈得很艰难,对于商业上的问题,刘乔素来一是一二是二,你想要让她在这方面徇私基本属于不可能,拿她自己的话来说,一切都需要按照商业程序来运作。

  刘乔并不看好这条耗资巨大的高速公路,明确告诉赵国栋包括她本人在内的中华联合投资集团对这条高速公路没有兴趣,并且列举了三大风险,一是投资金额太大,就算是融资多元化,但融资者获利空间太小,二是地质条件差,建议时间长,也有巨大风险,三是受制于国内,不确定因素太多,稍不留意就要血本无归。